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2-21 23:1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闲暇。
      气温很低,但阳光明媚,还是拉出来旅行车,傍着大沙河骑行。
      冬至将至,数九就要开始了,冷一点本在情理之中,老家有俗语“该冷不冷,必生灾情;该热不热,五谷不结”。才骑行了一段,凛冽的寒风,已经感觉温风如酒了。成群的麻雀在芦苇丛中聒噪,待到临近,“扑棱”一声,有点遮天蔽日的味道。它们并不真怕我,稍稍远离,又安营扎寨。正要思忖,是不是要拍照,前面的一只苍鹭陡然飞起,翼展雄阔,开合自如。拿出相机,苍鹭变成了黑点;正在失望,一只白鹭飞临而来;我屏息凝然,那只白色的精灵落在水滨,急忙调整镜头、按下快门,警惕的白鹭还是惊飞了,但是我也追踪拍摄了几张。
       傍着水滨观光路骑行,看雪白的苇缨,碧波起伏的河水,而且阒然无人,已经非常的惬意,只是惋惜,为什么苍鹭和白鹭都是独身的,如果成对临水掠飞,说不定来年大沙河里会鹭鸟成群,那才带劲。不时有野鸭子“呱呱”惊飞,倒是成双成对,不知王勃见到霞光里一只野鸭子飞起,而写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是什么感觉,也有惋惜的成分吗?正在遐思,一群水鸡冲出芦苇丛,扇动翅膀,双脚划水,箭头般射向河心区。一只半大土狗,隔着果树地里的金属栅栏,向我狂吠,我前骑,它就顺着栅栏里平行追击。我下车,它也停住了。狂吠变成了小吠,我静静的注视它,它静止了,我牵着车子从容离开,它还在行着注目礼。
      骑到鹿楼大桥,我上了丰沛公路。来到一家我经常吃饭的小饭店,顾客就我一个。老板娘在做午饭:西红柿、鸡蛋、疙瘩汤。西红柿略微煸炒,就加水烧开,老板娘拿着水舀子里盛着的饧好的白面团,用一只筷子凑着水舀子边,挤压光溜溜的面团,一个挤压,一小块月牙形的面块,就跳到开水里载浮载沉。拨完面团,老板娘把两枚鸡蛋磕在舀子里,拨打均匀下在锅里。开锅后,舀碗,碗里撒一些碧绿的芫荽段。我也有幸分得一碗,一尝,非常美味,山珍海味不过如此。问及老板娘,这种类似“羊蝎子”的面食名称,老板娘大笑揶揄我:“你不是丰沛人吗?这就是拨的疙瘩!谁不会做啊?”
      丰县在大沙河头,沛县在大沙河尾,而且毗连,风土文化几乎如出一辙,而这种把疙瘩拨成美丽的月牙形的,我可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再来看苏格拉底说自己“我知道,我无知”,是多么的黄钟大吕。老家的疙瘩汤,与糊涂一样,都是寻常农家的饭食。
       小时候汤类中,糊涂占有一日三餐的半拉阵地,另一半就是疙瘩汤了。做法几乎和糊涂一样,区别在于,糊涂需要把少量的面化开在清水里,像稀浆糊一样,等锅里水烧开,把面浆糊倒在开水里,搅拌均匀,烧开就行了,有点“粥”的意思;而疙瘩汤,需要面多水少,搅拌成细碎的面疙瘩,倒入开水锅里烧开,有细碎的熟面疙瘩漂浮在汤里。都可以再加鸡蛋,小时候,一个就很难得了。一个笨鸡蛋磕了搅匀,倒入锅里搅拌,鸡蛋花就漂起来。名字也改了,鸡蛋面子水,不能叫鸡蛋糊涂。面子水和糊涂的区别在于,面子水稀,解渴;糊涂加面多,稠一些,管饱。疙瘩汤下鸡蛋最好,叫做鸡蛋疙瘩汤,解渴还管饱,饿了,多喝疙瘩;渴了,多喝疙瘩下的鸡蛋面水。
      我们这代人,特别是生在农家的,没有谁不会烧疙瘩汤的,而且都遭遇过大疙瘩的困扰。家长搅疙瘩,轻车熟路,面瓢里滴一点水,拿筷子往一个方向搅拌一阵子,再反向,细碎的疙瘩就出现了。割麦炸豆之时,就是白香山写的“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小孩子也得下地。看看晌午到了,大人舍不得到手的庄稼(至今老家还有这样说的:紧手的庄稼,消停的买卖!),就吆喝孩子:“三,回家做饭去!”小孩子得当大人使唤。回家先烧疙瘩汤,添上水,引起火,就去搅疙瘩。妈呀,搅不成啊,筷子不在面里转圈啊,加水,稀了;加面,稠了,搅拌了半天,搅出来碓头一般大的面疙瘩。都下锅里煮吧,不行啊,煮不透,就捞出来,拿刀杀开,手上烫一个泡,疼得淌眼泪,还得拿刀切成面片。等瓦罐里拎着热疙瘩汤,手里抱着笼布里包裹着煮熟的咸青皮、鸡蛋、馏热的发面饼,一溜小跑,来到田地头前,家长、哥哥们就围了上来。老爹看看瓦罐里的疙瘩汤,兴奋的大叫:“儿来,不简单啊,会玩刀削面了,我还不会做!”娘就扭他的胳膊:“你看孩子的手烫的,还说风凉话……”娘的眼泪下来了。
      有时也做咸疙瘩汤,就是白疙瘩汤烧好,把盐渍的青头下到锅里,浇一点酥菜、炸丸子余下的熟明油即可。荠菜的最好,菠菜次之。做拽疙瘩,非常不容易。没有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前,一般家庭吃红薯、喝糊涂,才勉强能哄饱肚子,白面疙瘩汤都喝不到,哪能喝得起拽疙瘩哪!除非挖河、打场等社员都出工,才能吃上白面大扛,喝上羊肉拽疙瘩汤。由于给民工做饭的都是糙老爷们,活好白面(小麦粉)拽出的疙瘩大小不一,因此拽疙瘩也叫“老头子蛋”,反正不论大小,放在羊肉汤锅里能煮熟。有天驴拉着耩子回牛屋,拽疙瘩汤就在牛棚边上,炒牲口饲料的大锅里烧的,走到汤锅前,驴一抬蹄子,粘卡在上面的一枚驴屎蛋子,飞到汤锅里,顿时把汤污染了一片。队长急忙拿水舀子,把那一块淡红色的拽疙瘩汤舀出来,对周围的做饭的社员吼:“你们都回家吧,不要喝拽疙瘩汤了,每个人加十个工分。谁要说出去,我扣他一百分,还得掘他祖宗的坟头!”
      老家人也做拨疙瘩,但往往做成“老头子蛋”,也不如搅疙瘩方便,就渐渐式微了。问老板娘,怎么会拨出这样俊的疙瘩,老板娘又大笑起来:“我要是拨的大的大、小的小,像老头子蛋,丑的不能见人,我的饭店还不得关门!”
————————————————————————分割线————————————————————————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老家的疙瘩汤(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