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喝粥(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2-17 20:37:33 阅读20 评论4 172017/12 Dec17

        喜欢这首《煮粥诗》:煮饭何如煮粥强,好同儿女细商量。一升可作二升用,两日堪为六日粮。有客只须添水火,无钱不必向羹汤。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长。苏北老家,吃饭如果没有粥,就不能称为是一顿饭。可是这种姑且称为“粥”的汤汁类,往往唤做“糊涂”。

粥一般也称糜,是一种把稻米、小米或玉米等粮食煮成的稠糊的食物。苏北丰县早点流行喝粥,这种色白、味淡,舀在碗里能立住筷子,有特殊的大豆醇香之味的粥,大家都称为“粥”。喝粥的绝配,是丰县家喻户晓的水煎包,因此老家人吃早点,说成“去吃包子、喝粥”。后来,有了“粥面”进入千家万户,喝粥就不要上街了。但是,无论在家怎么捯饬,也烧不出大街上“粥缸子”里的味道。

妻初到医院食堂做饭,把早餐名称写在小黑板上:皮蛋瘦肉粥。一位好较真的资深医生喝了一口,怒吼:“什么皮蛋瘦肉粥,就是变蛋瘦肉糊涂!”老家人只认那种能挂住碗壁的白粥,其他的汤汁,要么称为糊涂,要么称为咸汤,要不就是咸糊涂,反正称为咸粥、或者皮蛋瘦肉粥,就不行,得和你掰扯掰扯,你得认错。童年的老家,秋、冬、春早晚饭就兴喝糊涂,基本千篇一律:洗净的红薯,剁成短圆筒状(苏北土话称为谷轮),放在大锅里煮熟,省事就吃红薯,喝红薯茶(煮红薯的开水);想滋润一些,就勾芡一点红薯面,就着从咸菜缸里捞出来的咸苤蓝疙瘩,也能吃出一头汗水。我爷爷在旧军队里当过兵,练出来的吃饭快,我们一碗糊涂没有喝完,他老人家已经三碗下肚了,头顶冒出蒸蒸白气。就是寒冬腊月,他也解开扎住衣襟的布腰带(苏北土话占占),露出胸膛来凉快

作者  | 2017-12-17 20:37:33 | 阅读(20) |评论(4) | 阅读全文>>

[置顶] 监考偶得(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2-6 14:01:14 阅读167 评论28 62017/12 Dec6

       今天八点有一场监考,期中考试正在进行中。得稍稍改变一下生活节奏,平日里按时八点上班,今天要提前到七点半了。五点起床,就免去了“晚起三慌”。打了几遍太极拳,耍了两遍太极剑,加上运动热身、八段锦、红砂手、站桩,才刚到七点。换下运动鞋和汗湿的运动服,穿上正装、皮鞋,吃了早餐,就去学校。

        七点半,来到离家三分钟步行里程的学校,先去办公室。给自己沏一杯铁观音,揽镜检点,绝不能有眼屎、鼻毛显山露水;皮鞋有点灰尘,拿出鞋油、刷子、布,上油刷拭,尽量远离“油腻男”的形象。七点四十,去考务办公室接受点名、清点试卷,然后进入四楼考场。

高考监考太严厉、太肃穆,大有谈虎色变的感觉,即使不是“战战兢兢,汗不敢出”,芒刺在背如影随形,大气只敢向着角落悄悄透出。一次高考监考,我肃立教室后,场外巡考者找到我,耳语:“你最好换到另一边监考。”“为什么?”“你离后排一位女生太近了!”“扯淡!我总不能挤进后墙壁里边,去监考吧?!”“兄弟,给我个面子吧。”此时,发下草稿纸、答题卡、试卷后,还不到正式考试时间,我悄悄的拿出手机拍了两张学子们伏案书写的场景。(亲爱读者,不要告发我,为了写这一篇带有图片的文章,我可是冒着杀头之罪哪!高考监考万万不可,手机必须放置在考场外。带进去如此,我可能永别教师职业了。)

监考怎么能等同受酷刑、蹲监狱呢?有人说,还不如上课,至少上课得耳聪目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容不得你闲下来。说的有理,但是值得商榷。上课,你需要“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作者  | 2017-12-6 14:01:14 | 阅读(167) |评论(28) | 阅读全文>>

[置顶] 若干年后(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1-30 21:33:26 阅读36 评论15 302017/11 Nov30

       周末闲暇,随着丰邑骑行群去沛县安国镇,一来领略安国湿地秋韵,二来感悟安国镇“五里三诸侯”的历史氛围。湿地为塌陷矿区,虽然做了一些改造,基本还处在自然状态。芦花已经长成,还没有成熟,但气势宏大,风来飘逸,仿佛藏有千军万马,只待鼓声响起,便杀声震天,有“沙场秋点兵”的豪迈。荷叶半残,如果正好秋雨淅沥,将是最妙的天籁。不时有鸥鹭、喜鹊、麻雀惊飞,仿佛是蒲苇吟唱的高声部。安国镇因西汉安国侯王陵而得名,他与绛侯周勃、颍阴侯灌婴的居所彼此不足五里,故有“五里三诸侯”的美誉。

      下午回来,感觉头发不爽。留惯了短寸平头,稍微长一些,总觉有些累赘,就去谢勇理发店。顾客较多,需要稍等。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壮汉问:“您是程守忠老师吗?”“是啊。”“您认得我吗?”我端详了半天,仔细搜索了整个记忆仓库,也没有眼前这个人的蛛丝马迹,我摇摇头。“我是孙中伟啊,是您在杨楼联中教过的学生!”电光石火间,曾经沉寂的回忆复苏了。

自1986年教书开始,迩来三十一周年了。前后教了19年语文,后来至今又教了12年地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粗粗算来,教语文要代两个班的课,至少100名学生;地理课至少四五个班级,曾经教高一地理9个班,每周十八节课,简直有走马灯的忙乎。一届学生教下来,就是近500人。说桃李满天下,有点恬不知耻,但我教过的学生组成一个团,应该没有问题。

1989年去杨楼联中教书,2000年调入宋楼初级中学任教,整整十一年,也是一生中最青葱的岁月。已经无法记住更多的学生的言行了

作者  | 2017-11-30 21:33:26 | 阅读(36) |评论(15) | 阅读全文>>

[置顶] 骑行三省赏菊展(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1-28 18:06:25 阅读153 评论7 282017/11 Nov28

       豫东永城市的骑友相告,芒山镇正在举办菊展。这是首届“开封菊展”,走进芒砀山举行的盛会,来自开封的全部菊花已于9月28日布展完毕,展出时间将持续到10月18日。本次菊展在布展在造型上充分吸纳了汉文化原素,形成了汉鼎、中华龙、彩凤凰等汉文化特色造型。让东京汴梁菊花与汉源山水的美丽相拥,同气连枝,大美天下。

    10月14日周六,我们苏北丰县“丰邑骑行群”和“悦骑团”一行十人,早晨自丰县出发,沿着254省道向南,在大沙河镇李寨南西行至徐州到二坝湿地的沿河公路。骑行在高出平地好多的河堤路上,朝阳基本褪去红颜,由磨盘大小缩小至黄罗伞盖一样,红颜色渐淡,柔和的明媚之色渐强。近处的果园、远处的聚落静默着,有些王母娘娘的蟠桃园的仙姿,和琼楼玉宇的飘逸。一条条水泥小道从河堤路上发出去,消失在果园深处。似乎把河堤路当做大的绳索拎起来,就牵动着水泥路,把村庄带动了,每一处院落都是一个音符,随着绳索的五线谱跳跃,乐音就不经意的响起来,微微侧耳,有《光明行》的旋律。

下了河堤路,折而向南,苏北丰县的《光明行》,瞬间化作皖北砀山县唐寨镇的《二泉映月》亲和,故黄河滩上的老梨树足以当担阿炳怀中命若琴弦的古朴和苍凉。我们不能骑了,得和老梨园亲近亲近。亲近古木,犹如亲近祖先,亲近文化,亲近命脉,仿佛我们的前生今世尽在古木写成的字里行间。仰视枝丫横斜的树冠,感觉我们就是新生儿,睁开眼,就是全新的世界。酥梨已经下光,但落在老树上的酥梨比比皆是。小梨只能卖给榨果汁的,大片的酥梨还没有全部下完,果农是不待见小果子的。

作者  | 2017-11-28 18:06:25 | 阅读(153)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三)月夜骑行(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1-13 13:15:22 阅读32 评论11 132017/11 Nov13

         周五下午放学,回到医院食堂,妻子正在张罗晚饭。粥和馒头已齐备,只差鸡块炖土豆了。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搭上一把手,絮叨些家长里短、饮食起居,菜已经炖在锅里,心里美滋滋的。

        17点半开饭,18点10分,最后一名晚餐的医生离开了食堂。妻提议去骑行大沙河,欣然前往。妻牵出她绑着挡风的二轮电瓶车,我拉出来旅行车,走了出来。

夜影初起,华灯绽放。苏北小镇宋楼,安逸而祥和。出了镇区,离大沙河镇,不过三公里,轮下的254省道太喧嚣,大小车辆如同过江之鲫,即使是双向四车道,单车感觉如车流里的小舢板。倦鸟归林,鸡栖于埘,车辆自然急于回家,说不定妈妈已经给打了电话,全家要一起共享晚餐呢。

一入大沙河镇新修的环镇柏油路,静谧接踵而来。此时大部分家庭还没有吃过晚饭,穿过苹果园的新路暂时属于我俩的二人世界。骑行到果都大观园的西侧,路灯悄悄的亮起来,感觉霜降后,傍晚还是上一点夜影更有魅力。看得太分明,下过梨的果园就少了几分神秘感,但毛涩的梨树叶多了一些抖擞的精神,也许和灯下看佳人相似吧。骑过农家小院景点,我们并没有留恋车阵和飘出来的香味,就拐入冲大沙河方向的一条没有路灯的窄窄的水泥路,接近大沙河外的边河,茂密的蒲苇丛中,传出来水鸟或激烈、或平淡的鸣叫声,而且有好多声部。也许它们在争栖息地,说不定一啄一嘴毛,进行剧烈的辩论、斗殴;平淡的鸣声可能在仲裁吧?妻熄了电瓶车上的照明灯,丁酉年九月初八的上弦月开始显山露水。牵手立于阒然无

作者  | 2017-11-13 13:15:22 | 阅读(32)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江苏省 徐州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守得住底线,耐得住寂寞,禁得起诱惑。
 
近期心愿旅游天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