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绿豆丸子(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9-30 13:37:12 阅读171 评论18 302017/09 Sept30

       大家吃过绿豆雪糕、喝过绿豆汤降温减暑,品尝过烈酒绿豆烧,一杯饮下,肠胃瞬间灼热起来,全身暖洋洋的,但不一定吃过绿豆丸子。

       绿豆丸子属于苏北丰县美食,严格地说,地域性很强,是属于城南宋楼镇的,老妈是烹饪的圣手。我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吃过这种人间美味、至味,颇合大苏的辞句之妙: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老家人祖祖辈辈土里刨食,看待土地分外金贵。哪能不金贵啊,土地就是农家的衣食父母,多少次农民起义、斗争,不都是为了“耕者有其田”吗!没有土地,饥寒交迫,再也没有活路可走,这才揭竿而起。如果老家因为水旱灾害,或者种秋庄稼的土地暂时占用,不能再栽红薯、点玉米、大豆,也就是说误了种秋庄稼的节气,勉强种上,就只长棵,不结果实,就是结了果实,也不能果熟蒂落,充当粮食,那么老家人就会种上绿豆。

农家不会种上一大块地的绿豆的,本来苏北人口稠密,需要扎扎实实种种庄稼,才能解决温饱问题,而且人均耕地少。更重要的原因,是绿豆产量太低,属于杂粮系列中,最外围的庄稼,农家就拿点绿豆填充。小块的绿豆地只出现在地头、沟坡上,一小条,一小块,简直像处在人生边上的边上的生活区域,从来都是低眉顺眼,偏安一隅。绿豆生长期短,才长团棵,植株下部结出的绿豆角已经变黑成熟了,需要马上摘取收获,不然豆荚炸裂,豆粒撒在地上,而豆棵上部的绿豆才开花结果,中间的黄黑相间。果实不一起成熟,也是绿豆不能大面积种植的制约因素。

初霜一下,就要薅绿豆秧了

作者  | 2017-9-30 13:37:12 | 阅读(171) |评论(18) | 阅读全文>>

[置顶] 红烧肉炖茄子(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9-28 19:17:21 阅读33 评论4 282017/09 Sept28

       周末闲暇,操刀下厨。

       煲米粥、馏馒头,先做好统筹安排,然后操刀切肉。刀钝如木刃,如何迅疾斩乱麻。妻在医院食堂做饭久了,可能对炊具的锋芒要求不高,自然随方就圆,我却不能容忍。放平磨刀石,沥水磨砺。一分钱,一分货;一份力,一份功。反正面各磨一百五十个回合,看看刃锋发蓝,有蓝白的剑气溢出;拇指轻触,森然涩手。切肉似砍瓜切菜,好几斤带皮五花三层的猪肉,瞬间成为肥瘦相宜的小块,最适合红烧。

五花肉下锅,点火烹煎,文火最好。肉在锅里,浅吟低唱,水汽袅袅蒸腾。我备好材料,拿茄子开刀。紫色硕大,掐一掐皮,有点艮,已经老了。蔬菜瓜果爽口,很讲时令,先天不足与老而弥坚均不可取。如“打春的萝卜、立秋的瓜”,就是窖藏极好的心里美萝卜,过了立春,心就糠了,失去了甜脆的质地;西瓜也是如此,满地的西瓜,过了立秋,西瓜味就淡漠了。岂止“秋色老梧桐”,大茄子头里结满籽实,茄肉当然发柴。其实,了解蔬菜的属性,完全可以亡羊补牢。如黄瓜硕大如棒槌,吃到嘴里就酸溜溜的。不能凉拌,但可以油泼。老黄瓜打皮去瓤,就剩下莹白如玉的瓜肉了,切成厚薄均匀的漫长条,以精盐、味素调和并手抓入味,然后以捞出花椒、干红辣椒段的滚沸大豆油泼淋,瓜香与油香、材料香齐飞,等凉透浇些陈醋佐酒,妙不可言。顶花带刺的黄瓜妞,切成块凉拌如明珠投暗,消弭了小黄瓜的鲜、香、甜、脆;切成长条生吃,或者蘸郫县豆瓣酱,就着蒜瓣佐酒,那才妙!老茄子也不能去皮的,就像做红烧肉不能用去皮的猪肉一样,去了猪皮的红烧肉不但发腻,而且不能保

作者  | 2017-9-28 19:17:21 | 阅读(33) |评论(4) | 阅读全文>>

[置顶] 老梨园情思(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7-9-12 22:16:54 阅读131 评论13 122017/09 Sept12

         我天生亲近梨树园,特别是古意苍苍的老梨园,我面对每一棵铁杆虬枝的老树,我的灵魂轻轻飞出我的躯壳,栖息在梨树的枝头。

        我有两位奶奶,还都还是亲的,四位大伯,四位叔父,我爸叫甄小五。

我小的时候,我爷爷最稀罕我,我有亲姊妹六个,堂叔兄弟姐妹四十三个。每年到梨花如雪的春天,我爷爷会把我领进房后的老梨园里,决不再让任何一位孙子和孙女跟随。来到梨园深处两座高大的坟茔前,我爷爷就说:“梨头,给你每一位亲奶奶磕头!”我学着大人磕头的模样,又是作揖,又是打拱,还屁股撅起像油壶般、膝盖不着地磕头,爷爷就会笑起来,拉我起来说:“算了,算了,不磕了你这带尾巴的头了,你两位亲奶奶谁也不会怪罪的,你给我点上烟袋吧。”爷爷坐在一株枯死刨倒的粗梨树干上,烟袋锅已经在烟荷包里攨满烟叶,而且按压结实了,把火柴递给我。我要是连划三根火柴还点不着烟叶,爷爷就会一把抢过去,骂道:“小兔崽子,无用辣菜的(苏北土语,表示人无能。辣菜,也叫辣菜疙瘩,地下球茎类似苤蓝的蔬菜,比苤蓝疙瘩小,最好用来腌制咸菜,有钻香味,似芥末味略淡些。除了腌制咸菜外,很难做他用。)、败家子,看我的!”爷爷抖抖索索的,也许接连划五六根火柴也擦不出火苗,爷爷就会把火柴盒擦火柴的一边,放在粗布衣襟上摩擦几下,递给我说:“还是让我孙子给我点吧,老太婆们,不许笑话啊,回来我给咱孙子讲咱们的故事!”

其实,我是故意不利索的点燃火柴的,这样,爷爷还是点不着,就会在衣襟上摩擦后,然后再给我。我点燃

作者  | 2017-9-12 22:16:54 | 阅读(131) |评论(13) | 阅读全文>>

读初中的日子(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9-11 18:05:54 阅读121 评论27 112017/09 Sept11

      我的初中,是在宋楼镇渠坑小学读的。

      当时是七十年代末,乡镇还没有联中,小学可以戴帽办初中班。我们的教室,是一座浑青的瓦房。墙体是青砖垒的,屋面也是青瓦苫的,支撑青瓦的里子,是檩棒上面覆盖着高粱杆织成的箔。

织箔,是每一家农家的必修课。谁家的土地再紧张,也得挤出来一些,种上高粱。金秋里,高粱晒过红米后,成熟了。把带着梃子的沉甸甸的高粱穗子,从高粱杆上扦(割)下来,然后把秫秸砍下来,一起带回家。苏北老家把剪下高粱穗子叫做扦秫秫,砍下来扦掉秫秫头的工作称为砍秫秸。

扦下的秫秫头,要小心的把梃子扦下来,不能弄折了。梃子要准备好粗细均匀的,然后用针和白棉线将梃子一根挨一根地穿起来,必须排列得密密实实,最后再根据自家需要,把纳好的高粱梃子修剪成圆形,中间缝上一个把手,就是盖锅的锅拍了,也能盖面缸,放包好的饺子,是农家不可或缺的用具。秫秫头在铁锨的刃上,剐掉高粱米,就剩下带有细枝节的高粱头,把一把这样的高粱头,扎成圆把,就是刷锅的刷帚,纯天然的。

拉回家的秫秸要劈下剩余的叶子,可以喂羊,而且要把包在秫秸上的皮全部剥下来,秫秸就成了一根根光杆司令。许多农家在没有扦秫秫、砍秫秸以前,已经劈过一次秫秫叶,还泛青色的秫秫叶是喂羊的好饲料。特别是丰县的青山羊,喂青草、秫秫叶、玉米叶、豆秸,饮羊麦麸皮水,那羊肉近乎纯天然的,煮出的羊肉汤能香半个村庄,而且口感绝佳,无以伦比——那才是正宗的农家羊肉汤!在两棵近距离的树上,绑住一根较为粗大的木棒,离地一米多高,把苘绳子缠

作者  | 2017-9-11 18:05:54 | 阅读(121) |评论(27) | 阅读全文>>

皖北圣泉寺(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9-10 15:33:17 阅读184 评论12 102017/09 Sept10

       当骑行成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旅行就以很简单的方式展开。在骑行群里,交流骑路景色和美食,皖北萧县圣泉寺就自然浮出了水面。萧县与丰县接壤,一不留神,就骑到皖北的地盘,意识里已经是家乡的组成部分。

       平常的日子里,工作之余骑行去皖北吃午饭,下午回来上班不会迟到。经过萧县县城去皇藏峪、天门寺、拔剑泉已经不止一次了,可每一次都忽略了分布于城北的圣泉寺。这是骑行的不足,消耗体力来完成对旅途的丈量,时间和距离最考验心态。如果不是当日返回,大可优哉游哉徜徉;若单程距离超过一百公里,最好只能游览一个景点,否则就是早行,晚归也得趁着夜色;在车水马龙的大公路上与大小车辆争锋,是一种相当不明智的行为,此时甚至不如背包客步行安全。

早晨六点半,我们一行五人汇合,开启了这一段单程为七十五公里的旅程。轻车熟路,而且天阴欲雨,骑行就格外惬意。陌生产生神秘感,这种刺激和期盼的心理感应,我们已经体验了多次;熟悉则西线无战事,有些精神不够抖擞。到了萧县黄口镇,随一名骑友去瞻仰“三圣阁古刹”。我们习惯把脚下的254省道,称为“丰黄路”,原来是丰县联系外界的一个最重要的门户。黄口虽然是镇,却有陇海铁路穿过镇区,格局就阔大起来,连接着东到连云港西到兰州的交通大动脉。从更大处讲,黄口镇是悬挂在第二条亚欧大陆桥上的一颗明珠。我在上高中时,曾经以在自行车后衣架上绑着平车把拖拽着平车,来黄口铁路站台,拉回去大哥从山西发来了的一张三角铁焊接成的铁床,当时感觉是二万五千里长征。即便如此,至今我才知

作者  | 2017-9-10 15:33:17 | 阅读(18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江苏省 徐州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守得住底线,耐得住寂寞,禁得起诱惑。
 
近期心愿旅游天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