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甄长手(原创小小说)程守忠

2017-8-19 12:44:40 阅读32 评论2 192017/08 Aug19

       甄长手,名副其实,他的左手中指每一节都比食指和无名指长一半,三节加起来,就如鹤立鸡群的鹤了。他很在意他的“鹤”,不是戴上中指加长的手套裹起来,就是半握着拳藏在身体的一侧,轻易不肯示人。

       处在黄河故道的苏北甄寨村,祖辈修习武术,高手辈出。皖北武术大师、曾任《武当》杂志社顾问、安徽省武术协会副主席、砀山县武术协会主席的胡敬章,多次来访问、指导、切磋。

民国某年的一个清明,一位手托巨大铜钵盂的胖大和尚,跏趺坐在甄家祠堂大门口,任甄家老少爷们无论怎样劝说,也不肯让出道路,大家无法进去祭祖。年轻人挥拳踢脚驱赶,“叮叮咚咚”全部招呼在铜钵盂上,叫苦连天,而结跏趺坐的和尚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青年好手甄长缨怒发冲冠,携日日苦练的春秋大刀电闪而至,寒光闪闪,直取和尚。和尚倏然开目如炬,跳将起来,身随刀走,左手钵盂如盾牌,右手化掌似戈矛,游斗于一起。甄长缨刀法如神,遍体刀影,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刀刀不离和尚的颈项,隐隐有暴风骤雨之势;和尚步法灵活,走出九宫八卦阵型,如蟠龙绞柱,袈裟飘飘,不见身形。到底是门楣之前,狭窄局促,甄长缨纵然不惧方寸之间,还是不能完全放开手脚,被和尚钵盂逼开刀锋,二龙戏珠袭向双目。甄长缨心头一凛,偏头避让,不料和尚沉指坠掌,一掌印在甄长缨的前胸,人鲜血狂喷,飞下台阶,倒地不起。

猛然狂吼连连,高手甄长天、甄长水一个使双斧,一个使铁鞭,跳了上来。“叮叮当当”、“噼里啪啦”、吐气发声、震脚跳跃,令人胆寒。耳轮中听得“嗨、嗨”声起,甄长天、甄长水,倒在门楣之外。

作者  | 2017-8-19 12:44:40 | 阅读(32) |评论(2) | 阅读全文>>

[置顶] 刘顺风(原创小小说)程守忠

2017-8-18 7:03:35 阅读176 评论13 182017/08 Aug18

        早起,去早市买解拉猴(蝉蛹)打牙祭。

        远远看到一个感觉很熟悉的人,走近了,发现是收解拉猴的刘顺风,两个帮忙的,一个应该是他的媳妇,一个是女儿。他还是微笑着,点数、算账、开出钱,装入盛着清水的大塑料桶里。他来不及抬头,但我知道他还是精神饱满,手边工作利索有序。我的心禁不住疼了一下。

        早些年前,刘顺风在我做班主任的班级读初一。那是一所乡村联中,就在他居住的村庄西头。他学习努力,心清如水,做我班级的班长。他拿着教室前后门的钥匙,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班级的学生都愿意听他的安排,班级秩序井然,学习风气浓厚,简直就是我班的“带头大哥”。

       一直教他语文兼班主任到初三毕业,他和几名学生顺利的考取了县城的重点高中。他进了尖子班,我也调离了这所承载我一段青春岁月的乡村联中。

       有一天,他的父亲来到我调入的宋楼中学找我,还给我捎来了半篮子带着新鲜泥土的花生。他父亲说刘顺风在县城高中迷上了网络游戏,尤其醉心于麻将游戏中不能自拔,已经被学校遣返回家反省五次了。他父亲说,刘顺风最愿意听我的,让我做一做工作。

 

作者  | 2017-8-18 7:03:35 | 阅读(176) |评论(13) | 阅读全文>>

[置顶] 占位(原创小小说)程守忠

2017-8-9 17:26:12 阅读187 评论19 92017/08 Aug9

老舅来找他时,刘正权正在苦恼。

       作为一校之长,居然不能要回房租,不能收回属于自已房屋的使用权,而且是自己亲手租赁出去门面房。盯着租赁合同,已经看了老半天了,可是他一个字没有看进眼里去。

        刘正权才把租赁广告贴在门面的卷帘门上,还没有走到家,就有电话打了进来。他折回去,遇到关水平。看了门面房,关水平很满意,就拟好了租赁合同,签了字。按照合同规定,关水平要付半年的房租,才能开门营业。关水平搔着短发忸怩的说:“刘校,教育局关胜利是我二叔。”“是关局长吗?”“是的,我爸是老大,他是老二。”碰到关副局长,他提起这事,关副局笑了:“是水平租赁了你的门面?没错,是我侄子,可是他是他,我是我!这小子!”门面租赁出去近三年了,一枚硬币也没有看到关水平付给。只要一提租金,关水平就会满脸笑容的说:“我得叫你刘叔,这两天就给你!”无数次两天过去了,就是不见关水平付钱。他本来想在第一年租赁期满,拿到关水平付给的租金,让一千、两千的,他得顾及关副局的面子啊,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老舅听了拍案而起,吸了一口烟,开了腔:“外甥,你老舅没啥本事,就会要账!”说完就走,他紧忙喊道:“舅,钱不多,咱们不能出格啊!”“不会的,这几个钱好要!”

       他相信老舅的能力。老舅在泥池酒厂干了多少年销售科长,就是后来升了厂长,还给销售科出谋划策,从来没有遇到要不来的货款。

作者  | 2017-8-9 17:26:12 | 阅读(187) |评论(19) | 阅读全文>>

[置顶] 做饭悟道(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8-5 14:26:28 阅读202 评论32 52017/08 Aug5

      老婆在食堂做饭久了,有些职业倦怠,我是教师,假期闲暇,正想再练一练厨艺,不要枕边吹风,随即一拍即合。

      依然早起,却不能晨练气功、太极,耽误了医生们的早餐,我可吃罪不起,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大号电饭煲注入清水,加上大米,揿下按钮煲粥。旋即清洗鸡蛋,放入电饭锅加水白煮。

下楼牵出电瓶车,去北集买包子、油条。熟门熟路,自然方便,路过馒头店,要把馒头捎回来,却不能如愿——接连下了几天雨,馒头店歇业。送回来买品,电饭煲里即将开锅,电饭锅里水已经翻边,只留一个按钮烧煮,随即去另一家馒头店。等了十分钟买回来够上午吃的馒头。关闭电饭锅,电饭煲里大米已经熬煮开花,米香四溢。攨半瓢面加水搅拌成糊涂勾芡,清沥的米汤化作较为粘稠的大米稀饭。淘洗煮好的鸡蛋,放在窗口旁,炒好咸菜端过来,又攨了一勺老婆酱制的腌黄瓜。一切就绪,只等医生们来食。

上午是猪肉烩粉丝、黄豆芽,主食馒头、粥。先煲粥,随即切猪肉。这块价钱超过百元的剔骨彘肩非常漂亮,几乎没有肥肉,如果上来斗酒,请来近邻居樊哙,也不能演绎鸿门宴,菜刀太钝,还没有盾牌,再说厨房也不能当做大帐酒场啊。刘邦是老家人,可以找汉皇祖陵——丰县金刘寨刘家子孙来替代,去宿迁市请项羽的后人急切之间做不到。得先磨刀,老娘们应该不是切肉,这叫拉肉。磨刀我是行家里手,半翘磨刀石,沥点水,把刀刃放平了,就手上加力磨砺吧,至少一面磨一百五十个回合,再试可谓吹毛利刃,敢和《水浒传》里杨志在东京街头杀泼皮牛二的宝刀有一比。再切彘肩,犹如豆腐。好容易找到一点

作者  | 2017-8-5 14:26:28 | 阅读(202) |评论(32) | 阅读全文>>

[置顶] 人怎样才能变得更好呢(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8-2 15:07:11 阅读136 评论35 22017/08 Aug2

       照例去徐州饭店参加暑期高中地理教师培训活动。

       已经去了好几年了。本来我们地理学科组成员不少,这种暑期培训活动需要每一位成员轮训,可是其他同事暑期活动太多,分身乏术,任务总是落实到我和同事郭兆琪名下。他们不愿前往的原因,不言而明——大热天的懒得动。我和小郭是骑行者,烈日和暴雨、霜冻和狂风都司空见惯,去徐州不过百来公里,就算烈日当空,只要早起,也能避开炎热高峰;而且还算持公款旅游,何乐而不为哪!

前几次,我俩都是早晨五点钟从丰县出发,沿着徐州市到丰县二坝湿地的快速通道骑行。快速通道沿着一条蜿蜒的河流一侧,向徐州市延伸。这是江苏省与安徽省的界河,河道不够宽阔,但河水丰盈,碧波荡漾,青绿的庄稼地与恬静的村镇交替出现。隔河就是皖北宿州市萧县的村野,想跨省骑行,就从桥上骑过去,在皖北的土地上骑上一圈,不知不觉又从另一道桥上骑回来——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坦荡如坻。想吃新鲜的西瓜解渴,就在路旁西瓜摊前停下自行车,嫌瓜蒂淌着新鲜的水滴的西瓜还是不够新鲜,就去摊后碧绿的西瓜地里去挑选。如此想来,一些人也够可怜的,他们一辈子吃过新鲜的西瓜吗?

河道中的蒲苇和芰荷一路相随,给河道两侧敹上华丽的镶边,抖擞的蒲棒与热情的荷花为伍,不自觉的令人感觉如同郎才女貌;莲蓬与苇叶缱绻,如同和睦的家庭;蒲苇荷叶或静立或招摇,与碧波水乳交融。前方是农家在道旁洼地处开辟的荷塘,与河道的自然之趣相比,自有一番风流。荷叶更加阔大,荷花更加热情,莲蓬更加饱满,连粗壮荷花箭也许落下巨大

作者  | 2017-8-2 15:07:11 | 阅读(136) |评论(3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江苏省 徐州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守得住底线,耐得住寂寞,禁得起诱惑。
 
近期心愿旅游天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