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踏雪寻梅(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4-02-10 12:55: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苏北很冷的一天。本来一月份0度等温线大体在秦岭——淮河位置,因此苏北很少有气温低于负10度的情况。年末岁尾、甚至整个冬季都不冷。立春之际才盼来一场较大的雪,昨天还有零星的雪花飞舞,今天早晨雪霁天晴。典型的冷锋过境后:雪去天晴,气温降低,气压升高。温吞吞的天气一下降至负8度,也许阻碍了许多人晨练的步伐,然而我还是照例早起。
       天然运动场—宋楼镇政府东边的杨树林里有点林海雪原的味道,适合平民百姓哼唱: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若是童祥苓来唱此地景色就太苍白了:真正的林海雪原才配得上大气磅礴的京剧艺术唱腔。有人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有人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有人笑谈,不周游世界不知天高地厚;有人揶揄,不到雪域高原旅行是人生缺少洗礼。是啊,处在不同的位置观察,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原本无可厚非,可是人毕竟是宇宙里的一粒微尘,虽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自生自灭,存在是真实的,存在即合理。我们亲山爱水,喜欢念叨仁者爱山、智者乐水,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得到满足,那就在自己的庭院里、花园里、案头的盆景里安置一些假山曲水、缩微景观也可以聊以自慰,感到幸福。林间麻雀、灰喜鹊、蓝喜鹊嘈杂乱飞。树林北侧、新修的水泥路旁的大杨树上居然有两个喜鹊的巢穴,大如盛满粮食的麻袋,几十只喜鹊此起彼伏,也许在争夺住宅的所有权,也许在布置一天的新工作,也许在议论某件奇闻异事,好不热闹!
       两个熟悉的练友邀我去踏雪寻梅。好啊,机会难得,踏雪寻梅更是难得。我们从水泥路上走下来,踏入粉妆玉砌的雪地。踩着大概有30公分深的雪地,行走有点费劲,可是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大片银装素裹的世界的确令人心旷神怡。一个练友陈述自己年轻时的趣事。他说他上大学时宿舍门前的小径通往食堂,有漂亮的女生经过,他就大声吼道:我爱你!女生悚然一惊,驻足四顾,等那女生目光就要找到自己,他就若无其事的把头和身躯转向一旁唱到:塞北的雪!我们大笑过后,他接着说,本来那条小径十分幽静,少有人走,可是他和他的室友几次恶作剧后,行人居然多起来,特别是女生成群结队的经过,个个目光如炬,这回轮到他们不敢洞开寝室门窗了。我俩笑他肾气和荷尔蒙不足,他自我解嘲:那时候脸皮太薄,正像一块刚刚雕琢出来的新玉,贼光毕现而智光不足啊!要是现在,做个男模有何不可!他说,那时有好事者把那条小路命名为:塞北的雪路,并且用白纸写上字贴在小径旁墙上,直到毕业还保留着。去年校庆,大伙去了,想不到那条路已被命名为“塞北的雪路”。大伙流泪了。他说:这不,我的手机上还有我们在那里留的合影。手机的照片里是一大群失去了青春气息的中年人,写着“塞北的雪”路的牌子倒很醒目。练友说,一块路牌不怎么样,我掏出我身上所有的钱捐献给了我的母校,返程的费用是给同学借的。
     回到水泥路上,朝阳已经把东天边染红。然而天边有一些青灰色的云霭遮挡,通红的太阳调皮的在里边玩捉迷藏。它从云霭下面露出半张脸,好像灰堆里垂下半块火红的巨大的银元;一会儿,它又如肩负重物一样冲破阻隔,在云霭上方露出月牙般的笑脸。云霭既遮不住下方,也盖不住上边,只好缠住太阳的腰部。太阳抖一抖腰身,一下子冲出重围,云霭顿时无影踪。苏北小镇没有梅树,更没有梅林。阳光下,红妆素裹里,似乎眼前都是梅花!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