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临窗听雨(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8-06-22 06:5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细雨霏霏,瓦片上汇集的雨珠滴落在窗外铁皮雨搭上,怎么听,都有“大珠小珠落玉盘”弹奏琴弦的韵律。这一段酷旱的天气应该有所缓解吧,更期盼“地上射起无数的箭头,屋檐下落下万千条瀑布”的大雨,电闪雷鸣中,把这一段热旱不已的天气终结。
     临窗听雨,谁都历经过。即便是“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一生遇到的下雨天,几乎没有法子统计,一年多少场,一日多少次,就是有记日记的习惯,也未必详尽。纠结、郁闷、愤怒、无助、凄清,或者庆幸、狂喜、高歌、把酒、微笑,饮茶、夜读、临窗、凭栏;细细梳理一下,这些情绪和场景都是体验过的。可能如匆匆而行一样,忽略了过眼的烟云,不曾留意罢了。
      雨雪等降水现象,是上天的恩赐,期盼未必得到;就像你遭际的晴天一样,都是生命和生活中美好的时刻。一生中,除去阴晴雨雪、风雾雷电,我们还能遇到哪种天气状况?台风、龙卷风、沙尘暴等极端天气现象,我们可能一生也遇不到一次,你可能偷笑,这是多么幸运啊!不错,一帆风顺,没有挫折,日子过得顺溜,生命没有起伏,但你失去了体验生命张力和韧性的机会,不也是一种憾事吗!
      割过小麦后,日日响晴,气温奇高,伏天也不过如此。如此气候异常,是不应该严厉追查人地环境关系的。的确,人类贪婪无度,过分追求利益最大化,只知索取,不加保护自然环境,会遭到天谴,如滑坡、塌陷、泥石流肆虐等等。但许多现象,是大自然的调控,人类充其量不过是个小“帮凶”而已。全球气候变暖,只是和人类排放温室气体有关;厄尔尼诺现象,每隔2—7年发生一次,个中原因,尚无定论。就像一个好人,偶尔人性的黑暗面显露出来,只要不大错铸成,是不需要终生监禁的。我们需要顶礼膜拜风调雨顺的年份,也要承受天气异常的现象。我们干涉不了大自然的变化无常,但我们可以以不变应万变,救己救人啊!
     近一个月的炎热干旱,庄稼已经不堪其扰,要罢工了。大棵的果树,根深蒂固,还没有透出疲倦的病容,小果树、庄稼已经惨不忍睹了。午后的田野里,本来应该蓬勃生长的玉米植株瑟缩成一团,大刀般的叶片打成圆筒自救;小果树塌拉着树叶,愁眉苦脸……
     还好,咱们临近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路线,一声令下,长江之水滚滚北流,大河涌动,小河水平。抗旱大军各种各样的灌溉方式全部用上了,旱情得到缓解。然而,苏北大平原,人口稠密,种植业发达,即便是“长江之水天上来”,分到千家万户,水流也就小了。旱灾还是让人揪心,每一个人都期盼一场豪雨的降临。
     老家素有“大旱不过五月十三”的说法,这具有一定的哲理性。每年农历五月十三,通常处在夏至或小暑节气前后,正常的气候,都有降水的过程——苏北已经进入雨季,而且咱们这里属于半湿润气候,此时不下雨,就非常不正常了。假如到此日还不下雨,则属于不吉之兆,预示着当年或许有“自然灾害肆虐”。若此日下雨,便是关公在磨刀,其磨刀的用水是从南天门处,降下凡间的。下雨就是吉兆,雨越大越好,预示着当年的光景必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到了老历六月初一,人们这天庆祝丰收、祈求丰年的氛围,会更加隆重,白面(小麦粉)馒头个头分外大,而且包有红糖芯,馒头的尖上点上分完醒目的红点。丰收的喜悦,洋溢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和眉梢。
      中考期间(才进农历五月初),响晴的蓝天渐渐上了云彩,当时百姓的心绪并不好:旱天难下雨!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云层看看厚了,不时还有零星小雨滴落,可是谁也不把这泪水般的雨点当回事。多少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阵仗,也只是“干打雷,不下雨”,要不就是“雷声大,雨点稀”!
      不料18日(老历五月端午)晚上,零星的小雨下成了气候,成为淅淅沥沥的小雨,临窗听雨终于成为现实版的音乐,比春天的旋律还优美。
      父亲节晚上,和妻一起回老家吃晚饭。长兄如父,老嫂如母,自然觥筹交错,贪吃了几杯烧酒,骑车回到宋楼镇家里,便感觉相当的不适。我相信和喜欢自然疗法,人吃五谷杂粮,血肉之躯,生病是多么正常啊,我贪杯在先,咎由自取。我一向身体健康,酷爱运动,几无恶习,偶尔风寒感冒等头疼脑热,往往不到一个小时,症状就消失了。妻不允许我硬扛,要给我吃一点感冒药,问我是不是要打点滴。我折中吃了药,婉拒打针。
     18日傍晚,雨声里,我的发烧达到了高峰期。窗外无风,雨声淅沥,窗内我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相信高烧临窗听雨的经历,许多人是不愿涉足的,亦无缘涉足。高烧,是机体组织能量,提高体温杀灭体内恶性细菌和病毒的必要手段。如果把此调兵遣将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有效灭杀行为,强行药物和物理降温,此次拉网剿灭行动只能可惜在“胎死腹中”了。健康长城的裂缝和破损得不到有效修复,隐患就此埋下,日积月累,那还了得?雨是天地间的精灵,就是“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那也不是雨水的过失,那是大自然的选择。人不过为自然之子,规避自救才是当务之急,怨天尤人,有什么用呢?
     雨声时大时小。大也不会万马奔腾战犹酣,小也不曾寂然无声。大时,屋瓦汇水下坠,叩击铁皮雨搭,“叮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叮叮咚、咚咚咚叮……”,如印第安人自由的鼓手,看似无序,其实有章;又似山间迭扑的清泉,一路飞珠溅玉,短笛无腔。小时,不闻雨落之音,偶尔听闻丝雨凝为玉珠,自瓦当垂落,重击铁弦,颤音缕缕,如撞击灵魂的鼓点,经久不绝。直如海浪排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虽然打坐,却不能凝神定气,虚空自我,如匆匆行走江湖的浪子,居无定所,漂泊无依。
     蓦然,窗外虚化,把我带入雨骤风狂的现实世界里。那日骑行大沙河沿河观光路,仲夏闷热,乱云飞渡,雨声只在身后发作。我发力狂奔,雨帘追踪,茫茫若幕,横空卷来。我才入屋内一秒,大雨接踵而至,瞬间天地玄黄,门外积水盈尺,堪堪入室窥探。次日再骑,才入观光路骑行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之际,头顶上的黑云突然裂开,倾缸大雨劈头浇下,未及凝神,全身湿透。就像穿了一色新衣新鞋,在泥潭边推陷落之车,畏葸不前。突然一跤跌翻,扑入泥淖,全身泥水淋漓,再也不要畏首畏尾了。全力以赴,一声呐喊,车辆出来了。反正湿透了,还有什么顾虑,全身冰凉,可以发力狂蹬车子增热。在豪雨中狂奔吧:让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一次骑行贾汪,骄阳似火。回到家,沐浴休息,哪能受得了:所有皮肤裸露之处,皆热灼灼的痒痛。但极度乏力的身体,还是听从大脑的指令,不理皮肤的呼天抢地,原地安营扎寨休息。一觉醒来,热灼灼的痒痛化为清凉的享受,只是皮肤结结实实褪了一层皮,才算了事。
     一会腾云驾雾,不知所踪;一会清醒如初生的婴儿,只好奇窗外的雨声;冷热交替,小腹剧痛。我修习静气功久矣,善纳丹田之气,能把全身的不适感先纳入丹田,再自涌泉排空。可是对于发烧,无能为力。全身的不适,能纳入丹田,可是无计排出。诸多的不适,在丹田处左冲右突、嘶叫不羁、酝酿发作,丹田顿时成了藏污纳垢之所,刀剜的感觉阵阵袭来,冷汗涔涔,头晕目眩,以为身体即刻分崩离析。平日打坐,如坐春风;发烧无计,直入地狱。一阴一阳谓之道也,金科玉律!
      黎明时分,雨声更加繁密,而机体趋向正常。如同历经了一条暗黑的时光隧道,前面突然看见了光明,出口就在眼前。走出居所,雨丝飞动,点点垂落,打在积水中,化作圈圈涟漪,一波未消,一波又追了上来,犹如世间前赴后继的生命更迭;又似步步生莲,随开随合。不由吟诵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临窗听雨,适逢久旱逢甘霖,发高烧昏沉、清醒交替之际,人的思维可能格外敏感,或者迟钝,剑走偏锋,这是一种全新的、难得的生命历程。曾经在简嫃的书里看到过一段话:你想起年少时,固执地夺取单一的绚烂与欢乐,抗拒枯萎与悲苦,不禁感到羞赧——真像浅塘在暴风雨面前痛哭。人生应如秋林所呈现的,不管各自在岁月中承受何等大荣大枯,一切都在平静中互相呼应,成全,共同完成深邃的优美。树的枯叶装点了磐石,苔痕衬托浮光,因容纳成就丽景。当心胸无限空旷,悲与欢,荣与枯的情事,都像顽皮的松树偶然抛来的小果粒,你咽下后,微笑一如老僧。
     大自然中的阴晴雨雪,正如人生里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我们从来都不是渐渐老去的,而是一瞬间,一霎那,一个低头,一次转身。临窗听雨,倾听自然,善待自己,不与他人和自己为敌,与疾病和睦相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