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联中岁月(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8-02-21 07:3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戊戌年正月初四,在老家与当年教过的学生张淑慧、王翠兰等一起回忆,我们同校为师生的岁月,感慨良多。傍晚,淑惠微信出当年的校徽:杨楼联中。
        位于宋楼镇杨楼村的这所镇办联中,成立于1988年。我是师范毕业后的第三年——1989年加盟的,当时挈妇将雏入住校园里伙管室西侧的两间屋子,大哥二哥在屋门东侧,掩着窗户,给我们搭盖半间,屋顶一面下垂的小屋,作为我们的厨房。如果扒开带有花砖透明的南面矮墙,就是半间偏厦。大哥工瓦工,在小屋内给垒砌了带有烟囱的大锅,地板青砖铺成,还能堆放煤球,煤球炉,简单灶具;二哥善木工,设计的简易木门朝里开,开开厨房门,人就在木门运动的弧形轨迹里做饭,就是物尽其用,相当于现在说“做最好的自己”。两间正房,靠屋梁下以家具和布帘子隔开,外间做客厅兼饭厅,里间是卧室。房后是一排钻天杨,后墙开有窄小的双扇后窗。客厅就是打开门,也是相当暗黑,前窗被简易厨房遮挡,后窗有树木荫蔽,光线自然珍贵。房前是通往厨房的东西路,路南是我近二分的菜地,菜地东侧就是学校的水塔和机井,水池、水龙头。
       我的小儿子程硕,就是1990年9月初,出生在校园我的家里的,我妈接的生。门前的菜地相当肥沃,没有建设校园以前,这里就是杨楼村的良田,厕所里肥料尽管用,房后的杨树叶随便往菜地里填,机井里的水,想怎么浇菜,就怎么浇菜。二分菜地,种啥长啥。我妈就把程硕放在我二哥做的小木车上坐着,去地里摘菜,去水塔下的龙头上淘洗、下锅、烹炒。只要程硕坐够了,一“吭哧”想哭,我妈就关上炉子风门,把锅端下来,坐上水壶,然后去推车哄孩子。不然,就是刘清德嫂子帮忙给看着,我妈继续做饭。清德哥做学校的校长,嫂子在伙房帮厨,许多燃眉之急都是嫂子帮助解决的。
       杨楼联中,一共有三排起脊房屋,正中间是一条南北向的路,隔成六段。我所在的那一排,处在最后,路东基本是生活区,最东侧是伙房和配电室、柴油机发电室;路西有三家教师住户,最西头是女生宿舍和厕所。中间一排,西边是初三教室和办公室,东边是男生宿舍;前排东侧是初二教室、办公室,西侧初一教室、办公室。初一教室前,到南墙根,是操场。大门朝南,校园周围遍植钻天杨,春夏枝叶婆娑,秋冬黄叶飘零,挺立如剑,似护卫学校的哨兵。
        1996年,学校扩建。学校西侧辟出圆周四百米的大操场,操场西侧靠南,建设了教学大楼。首任校长于世建,接着是刘金凤、刘清德、刘道平,最后一任赵厚峰,接着杨楼联中撤销,教师和学生合并到宋楼镇中心中学。我家安在杨楼联中十年,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的十年,也留在这里。小儿生在校园,那一年正好在北京举行亚运会,因此取名“亚弟”,师生同呼为“老亚子”。老亚子不但在校园里叫得响亮,就是在杨楼村,和蒋沟、谭楼自然村也家喻户晓。住校的一名教师的亲戚。来到学校,看了才四五岁的老亚子,大惊道:“我以为老亚子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人,原来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孩子!”
         铁打的学校,流水的学生。自1989年加盟该校,到1999年调离,整整十年,我教过多少学生,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一些学生,多多少少有点记忆,也常常张冠李戴,记错届别和班级;但我依然兴奋、感动,我感觉我年轻了,又重新回到那黄金般的年龄阶段。
        一天下了晚自习,看了学生睡倒在宿舍里,我就在前院西操场,白杨树下修炼静气功。才要入静,听到院墙外有两个人的脚步声,遂收功守株待兔。两个人影上了墙头,扶着树撑着下来,甫一落地,我便摁住一个,那一个撒腿跑了。带进办公室,打开灯,我吃了一惊:我教过的一名女生!问其故,女生说,她和她表妹下了晚自习,去蒋沟姥姥家了,回来大门锁上了,只好翻墙。我让她回宿舍休息。多年后,我遇到这名女生,她问我还记得这件事吗,我说记得。她问我想知道真相吗,我笑了:“小丫头片子,你不就是和那名男生出外谈恋爱去了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学生告诉我的!”“那你为什么不嚷我,教育我啊?”“不谈就完了呗,谁还没有年轻过!”“程老师万岁!”“别!我还是自生自灭吧!”
       刘风波是我做班主任班级的班长,自习课期间,打了一名不守自习课纪律的女生,当然不是拳打脚踢,就是当真不当假的擂了女生后背一下。第二天,我正在上课,家长领着一群人冲进校园,堵住教室门,要打刘风波。现在想来,当时也不是非要打刘风波不可,主要是闺女在学校被一名男生打了一下,家长感到没有面子,想恐吓刘风波一下,求得心理平衡。我堵住门大呼:“谁敢动手!谁要是敢动刘风波一根手指头,我立马送他去派出所!”并示意一名眼下的学生,从后门去找校长来。一群人围住前门,还是要讨一个说法,但气势明显减弱了。我因势利导,说孩子们在家和邻居孩子发生冲突,你们是怎么做的。家长说,孩子小不懂事,得找孩子的家长。我赞同他的说法,并告诉他,在学校,老师就是学生的家长,有事情得找老师才对呀。校长领着一群老师到来时,大家已经离开了教室。当时,学校哪有门卫,杨楼、蒋沟喜欢读报纸的人,经常去学校看报纸,这是多么自然、正常的事啊。
      当时,面对十分顽劣的学生,老师会动手体罚的,男生就踢他屁股,女生就以教鞭打手心,我就体罚过不少,当然得有分寸。遇到不服的学生,就扬言要把他交给他的家长,学生就服了,至少表面服了;因为家长如果知道学生在学校操蛋,还不服老师的管教,那可是要痛下杀手的,而且以让他的孩子辍学相威胁。当时的孩子多皮实啊,在学校犯了较大的错误,班主任有权把学生关在教室里,不准他去吃上午饭,还让与犯错的学生同村的,回到家告诉犯错学生的家长,不准来送饭、讲情。家长真的不来送饭,我的做法是,只给关在教室里的学生,送一个夹着咸菜的热馒头,一碗白开水而已。其实教室门并没有上锁,学生也不敢夺门逃跑。关一次,一般就把学生顽劣性,打掉了。一个班,几十名学生,不想学习、不愿读书的,就那么一两个人。当时,不可理喻,而今想来,是他们有学习障碍,国外叫做患有“学习困难综合征”。而今,这个问题,我们依旧不能解决。
       当时,百分之九十九的教师,在教书育人方面是尽力的,但也有害群之马。家长找上学校来,打他一顿,是没有人护着的,上级处理他、甚至开除,大家都拍手称快,正气是学校的底气,绝对凛然不可侵犯。我教的一名学生,参加期末考试时,因为试题简单(相对他而言),他十几分钟就把试卷做完了,就交卷出了考场,坐在考场外的走廊下读书。一名校领导检查考试情况,嫌学生不知道天高地厚,就踢了他的屁股。这名学生,直接去找校长:“那名校领导不应该踢我。程老师踢我,我服,他肯定抓住了我屡教不改的毛病。可是这名校领导做错了,我没有犯任何错误!”在正气的压力下,这名校领导终于红着脸,给我的学生道歉了。师道尊严,并不是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狐假虎威的嘴脸,而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从善如流、上善若水的襟度!
       谢正田和李斌,我至今对他俩念念不忘。在接手我任班主任班级以前,我就询问了他们的日常表现。通过了解他们曾经的班主任、科任教师、极其走访家长、询问他们的同班同学,他俩有好撒谎的宿疾。他俩给我请假时,我准假,但前提是我得跟着他们去他们家,核实情况。我数次登门求证,开始大多是跟他们途中返回学校,后来就多说真话了。他俩不在一届,我也记不清是哪一年,做他们的班主任了。他们都得四十岁挂零了,不知他们过得好不好?我在杨楼联中十年,所教过的学生,都是周边村子里的:渠坑、王岗集、毕楼、杨楼、李瓦房、黄楼。半径鲜有超过五公里的,当然也有慕名而来,周边乡镇的,套楼乡、刘王楼乡、孙楼镇、华山镇、王沟镇、单楼乡,甚至还有皖北萧县黄口镇、砀山县葛集镇、周寨镇的。
      文中提到的张淑慧、王翠兰、刘风波,他们老家都是王岗集村的,谢正田是杨楼村谭楼的,李斌是李瓦房村李大楼的,更多的学生,我是记不起来的。在杨楼联中的地缘已逝,但属于联中的时空永存,师生情谊未变。繁星纵变,智慧永恒。属于咱们的联中岁月,只是暂时封存在异度空间,但是从来不曾消失。一张照片,一枚校徽,一段故事,一个话题,就让我们朝花夕拾。曾经的连接,可能因为时间久远,传导慢了;没有关系,拂去岁月的征尘,依然可以看到曾经的流金岁月!
      最后,让我们一起来朗读,我的博友写在《有一种深沉的连接感,源于读书》这篇文章的一段话,作为此文的结束语吧:人的很多快乐都是来自于有连接感,而所有的悲伤,抑郁绝望,都是因为没有了连接感。诸如分离、分手、失去、逝去、死亡、分开,失业,失恋都是因为没有了连接。因为生命就是这样简单——你连接的越多,你的生命就体验就越多,那些美好就融入在你身体里边,然后产生一种美好的能量。

——————————————————————————分割线——————————————————————
联中岁月(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