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市井(原创小说)程守忠  

2018-04-20 17:4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营长是肉肆上的佼佼者,和精神领袖。
       猪肉摊就不要说了,就是羊肉摊,甚至杀鸡的,宰鸭的,卖鱼的,还包括或近或远的活狗肉馆,烧鸡店,卤菜铺,没有谁不对他礼让三分的。在小镇集市上,没有他摆不平的事。
       他并没有在部队服过役,当然更没有当过少校营长,倒当过村里的民兵营长。他不是凡人,可谓带民兵有方。不论在乡里、县里、市里,乃至省里的民兵大比武中,他率领的陈桃园民兵营,都获得过不俗的成绩,甚至拔得头筹。他不但带民兵有方,还是一名精干的庄稼把式,犁耧锄耙样样精通,割种、扬场、压瓜、莳秧苗,样样是好手。而且,还会编席、打篓子、掐折子,编柳条筐,打毛窝子;杀猪宰羊,还是乡村厨师。红白事,样样知礼节,懂规矩,凡是他料理的事,绝对不会贻笑大方。他不但会吃,还会逮。打野兔、捉飞禽,捞鱼摸虾,手到擒来。还练得一手颇见功力的武术。在没有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前,民兵营长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受到村民的追捧和爱戴。
      可是一包产到户,民兵营长之职,就形同虚设了。陈营长料理几亩责任田,简直是大材小用,整日闲得难受,感觉无聊。于是,他急流勇退,辞去民兵营长,专司杀猪。大家称呼他陈营长惯了,还是叫他陈营长,也有叫他陈营的。
       陈营长扬名立万的第一件事,是把陈桃园乡里的工商所所长方伯儒,赶走了。
       方伯儒的工商制服,在菜农、摊贩、做小买卖的那里,相当于龙袍。只要他的家人,上街买东西,就披上他的外套。多拿、强拿,明抢暗偷,屡见不鲜。大家不敢言而敢怒,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方伯儒的老婆披着“龙袍”,到市场买菜,正遇上陈营长的老婆卖头茬韭菜。过了秤,付了钱,他老婆又多拿走了四把。陈营长的老婆不干了,两个女人当街吵吵起来。方伯儒的老婆盛气凌人惯了,当时就掀了摊子。两个健妇撕打起来,挠破了面皮,扯散了头发,闹得沸沸扬扬。方伯儒直接去派出所报案,要求拘留陈营长老婆;陈营长马上去了县工商局告状。工商局派员下来调查,调走了方伯儒。
       陈营长的江湖霸主地位,由此确立。渐渐目空一切,陈桃园集市,就是他的一亩三分地。特别是他卖猪肉的那一块。
       一天,一位衣着靓丽、长相俊俏的妇女来到肉摊前,翻了翻陈营长摊子上的几块猪肉,没有问价,就走过去。他追了上来,拦住了,气哼哼的说:“不买肉,你瞎翻动啥?出过门吗?”“我看了不像好猪肉,我哪能买啊!”他勃然大怒,一把扯住小媳妇的胳膊,拉得小媳妇踉踉跄跄,跑到他的肉摊前,指着猪肉大吼:“臭娘们,你哪只眼睛看见是孬肉!”小媳妇挣脱了,圆睁杏仁眼大叫:“两只眼睛啊!”“我把你的双眼抠下来!”他扑向肉案前的小媳妇。
      小媳妇顺手拿起案子上的剔骨尖刀,才要举起来,“噗嗤”一声,已经贯入奔过来的陈营长腹腔中,直没了把手,血雨井喷般飞溅,二人和大家都呆了……
      幸亏集市离医院不远,陈营长得到及时的抢救,接上刺破的肠道,输了血,缝上了肚皮,总算捡回来一条命。小媳妇因行凶伤人,被绳之以法,判了六年有期徒刑。
      等陈营长出了医院,基本恢复了元气,他的一帮练习武术的师兄弟们,约齐来庆祝他的康复。满满坐了四桌,吃菜喝酒,猜拳行令,轰轰烈烈。酒至半酣,他最小的师弟“铁云掌”柳海云,年轻气盛,喝住众人,厉声说道:“我打听清楚了,小媳妇的家,是城西石坑的,连她家门朝哪,我也摸清了。咱们得去一趟她家,给陈师兄出这一口恶气啊!”大家轰然叫好,连坐在椅子上,还歪斜着身子的陈营长,也目露凶光。时间定在后天。
       后天,大家在陈营长家吃罢晚饭,酒足饭饱,等到夜静更深,推一辆平车载着陈营长,五十多号人,一路衔枚疾走,不到一个时辰,就来到了石坑村。摸到一处院落前,柳海云一纵身,上了院墙,跳了进去。悄悄打开大门,大家才走进院子,突然呼哨一声,火光大亮,屋里院外,涌来黑压压的人群,持着火把,把他们围在核心。
       为首的是一名穿着玄色道袍的老道人,须发皆白,脑后绾着发髻,臂上搭着拂尘,善眉慈目,仙风道骨。老道一摆拂尘,躬身稽首道:“无量天尊!贫道这厢有礼了,请你们的大师兄出来说话。”陈营长已经从平车上下来,抱拳行礼说:“见过道长,我就是他们的大师兄,陈铁头、陈营长!”“原来是陈檀越,贫道早有耳闻。夤夜来此,意欲何为?”陈营长正想说一些大话震一震老道,当与老道寒星般的眸子一对视,不觉神色一凛,还是朗声说道:“咽不下这口恶气……”“无量寿佛!石玉清刺你一刀,得到了六年的牢狱之灾,是她咎由自取。你今天出了恶气,明天能在清水里待着吗?”
        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被围在圈子里的精壮汉子,纷纷垂下棍棒和手臂。“那我怎么能吃得下去这个哑巴亏啊!”陈营长的声音低了下来。“陈檀越,冤家宜解不宜结啊,政府已经还你公道了,收手吧,过安生日子去吧!心不静,哪有安生日子过啊!”“您是……”“你师父铜腿铁臂唐白驹,可是我的师侄啊,他没有跟你提到过我吗?”“您是师叔祖石老道吗?”“正是贫道,贫道回武当山了。”
      陈营长正想行礼,老道人拂尘一摆,已经跳出院墙,消失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人群和亮似白昼的火把。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