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若干年后(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1-30 21:3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闲暇,随着丰邑骑行群去沛县安国镇,一来领略安国湿地秋韵,二来感悟安国镇“五里三诸侯”的历史氛围。湿地为塌陷矿区,虽然做了一些改造,基本还处在自然状态。芦花已经长成,还没有成熟,但气势宏大,风来飘逸,仿佛藏有千军万马,只待鼓声响起,便杀声震天,有“沙场秋点兵”的豪迈。荷叶半残,如果正好秋雨淅沥,将是最妙的天籁。不时有鸥鹭、喜鹊、麻雀惊飞,仿佛是蒲苇吟唱的高声部。安国镇因西汉安国侯王陵而得名,他与绛侯周勃、颍阴侯灌婴的居所彼此不足五里,故有“五里三诸侯”的美誉。
      下午回来,感觉头发不爽。留惯了短寸平头,稍微长一些,总觉有些累赘,就去谢勇理发店。顾客较多,需要稍等。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壮汉问:“您是程守忠老师吗?”“是啊。”“您认得我吗?”我端详了半天,仔细搜索了整个记忆仓库,也没有眼前这个人的蛛丝马迹,我摇摇头。“我是孙中伟啊,是您在杨楼联中教过的学生!”电光石火间,曾经沉寂的回忆复苏了。
       自1986年教书开始,迩来三十一周年了。前后教了19年语文,后来至今又教了12年地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粗粗算来,教语文要代两个班的课,至少100名学生;地理课至少四五个班级,曾经教高一地理9个班,每周十八节课,简直有走马灯的忙乎。一届学生教下来,就是近500人。说桃李满天下,有点恬不知耻,但我教过的学生组成一个团,应该没有问题。
      1989年去杨楼联中教书,2000年调入宋楼初级中学任教,整整十一年,也是一生中最青葱的岁月。已经无法记住更多的学生的言行了。孙中伟拉我进,他所在杨楼联中读书时的那一届微信群里,这些曾经烂熟于心的名字出现了:李勇敢、李立盘、刘清雪、刘桂琴、张淑慧、李永存、夏冬艳、范登峰、吴颖、谢正伟、李鸿飞、刘晓文、王卫东……
      大多数只是认识名字,脑海里几乎没有匹配的形象。想当年,我的记忆力多强啊!一班新生,点过一次名,就记住了绝大部分,再上一节课,全部对号入座,名字和人物无缝对接。可是到了2012年,我在宋楼中学任班主任,直到学生毕业离校,我居然还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名字和形体分离,时常张冠李戴。原来,一天上八节课,并不感到乏力,而今接连上四节课,需要回到办公室小坐一会,才能回家。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也不是风来疏竹、雁过寒潭,对两类学生能对号入座。成绩特别棒的,如张淑慧;再者就是当时特别活跃的,像刘清雪。其他的,唯有看了他们发在微信群里的照片,我狂搜脑海中的沉淀,还是有一点印象的,只是极为模糊。
       一次,我们同学聚会。酒至半酣,我一本正经问李学志:“学志兄,你是哪一所学校毕业的?”学志半嗔,击我一拳:“咱们可是从初中就是同学,高中三年、师范二年都在一起,你都忘了?”不是我忘了,这时的我,再也不是那时的我了,人怎么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呢!
      王卫东问我:“程老师,你还记得我吗?”“只有一点点面熟。”“不会吧?当年,我的作文不能按时完成,你罚我蹲在办公桌下,课文不会背诵,你罚我抄写课文?”记起来了,当年那个瘦弱、腼腆的学生出现在我的眼前。又是多么的荒唐!怎么能把学生罚蹲在办公桌下呢?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写不好作文,说明学生写作困难,不能心手合一,不能把脑海里的想法变成文字,表达出来,我应该帮助他克服困难,教给他写作方法,哪怕是手把手的教。当年的我,真是不可理喻!
       我们一再强调尊师重教,为什么不提倡忘年交呢,为什么以前老师高高在上,而今老师小心翼翼呢?学生是成年人的过去式,老人是我们的将来时,尊老爱幼是多么自然和谐的事情,可是就是不能准确的定位。老师教给学生知识,也必须交给学生做人,原来家长、社会还是还是认可老师的,而今成了什么样子。老师动辄得咎,时刻处在风口浪尖上,当然这一点也被披着羊皮的狼一样的老师败坏了,学生成了灰堆里的豆腐,这如何是好?都抓升学率,谁来关注升学率以外的东西?学生生存,升学率能起一辈子的作用吗?我为我当年的过激处罚行为道歉,为如今唯成绩论英雄悲哀,我想这可能有点小小的作用吧。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不仅可以医疗战争创伤,也能医治社会沉疴吧。
       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师生可能天各一方,永不见面,但是偶尔午夜梦回,也许会回忆过去。仇恨,只要不是深仇大恨,估计都被时空稀释了,剩下的就是对方的亮点。如果师生间朋友般相处,那么亮点就增加了甜蜜和厚度;相遇就会更令人欣慰。人生本来如此,哪有不散的宴席。不过一个人时时拷问自己的良心,任何时候遇见或者不见,都会更加坦然些。正如江西泰和县快阁《戒不铭》碑,清代督署至县衙,皆设戒石碑或戒石坊,南向刻“公生明”三个字,北向刻“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字,只要良心在,有所敬畏,骂名就会少一些,活得心安理得些。没有惩罚不是教育,过度惩罚亦不可取,这个度值得每一个人去思考,因为谁也不是社会外的人。思考多了,自然有所得啊。
      这样,使我想起人世间的许多事,得与失,悲与乐。师生是人世间很深的缘分,教书育人是多么令人自豪的事情。当然每一位学生,不一定都成为你的衣钵传人,但他们的知识体系、待人接物中有你的影响,已经足够了。老师老去了,学生们长大了,薪火相传,还有什么遗憾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