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老梨园情思(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7-09-12 22:1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天生亲近梨树园,特别是古意苍苍的老梨园,我面对每一棵铁杆虬枝的老树,我的灵魂轻轻飞出我的躯壳,栖息在梨树的枝头。
        我有两位奶奶,还都还是亲的,四位大伯,四位叔父,我爸叫甄小五。
        我小的时候,我爷爷最稀罕我,我有亲姊妹六个,堂叔兄弟姐妹四十三个。每年到梨花如雪的春天,我爷爷会把我领进房后的老梨园里,决不再让任何一位孙子和孙女跟随。来到梨园深处两座高大的坟茔前,我爷爷就说:“梨头,给你每一位亲奶奶磕头!”我学着大人磕头的模样,又是作揖,又是打拱,还屁股撅起像油壶般、膝盖不着地磕头,爷爷就会笑起来,拉我起来说:“算了,算了,不磕了你这带尾巴的头了,你两位亲奶奶谁也不会怪罪的,你给我点上烟袋吧。”爷爷坐在一株枯死刨倒的粗梨树干上,烟袋锅已经在烟荷包里攨满烟叶,而且按压结实了,把火柴递给我。我要是连划三根火柴还点不着烟叶,爷爷就会一把抢过去,骂道:“小兔崽子,无用辣菜的(苏北土语,表示人无能。辣菜,也叫辣菜疙瘩,地下球茎类似苤蓝的蔬菜,比苤蓝疙瘩小,最好用来腌制咸菜,有钻香味,似芥末味略淡些。除了腌制咸菜外,很难做他用。)、败家子,看我的!”爷爷抖抖索索的,也许接连划五六根火柴也擦不出火苗,爷爷就会把火柴盒擦火柴的一边,放在粗布衣襟上摩擦几下,递给我说:“还是让我孙子给我点吧,老太婆们,不许笑话啊,回来我给咱孙子讲咱们的故事!”
       其实,我是故意不利索的点燃火柴的,这样,爷爷还是点不着,就会在衣襟上摩擦后,然后再给我。我点燃了爷爷的烟袋锅,爷爷就会深深的吸一口烟,徐徐从鼻孔里喷出烟雾,故事就在烟雾里诞生了,我的两位亲奶奶就复活了。
       我老爷爷家是皖北砀山县著名的富户,三顷地的梨园围绕甄堤口村半边,还在砀山城里、丰县城里、徐州、归德府(商丘)开了油坊、旱烟馆、染布坊、客栈、酒馆等铺馆,家道殷实,积德行善,口碑很佳。我爷爷娶了归德府侯家(侯方域的后代)的大小姐为妻,门当户对,琴瑟和鸣,先后生了四位公子。我爸出生后,侯家要接过去在娘家祝满月,不想被芒砀山的土匪劫上山去。奶奶刚烈,夺过土匪的钢刀抹了脖子,鲜血直流,看看不能活了。土匪听说是砀山的甄家,深感后悔。他们上一任大当家,曾经去偷袭我家,被祖上逮住,祖上并没有把他们送官府治罪,反而给了钱粮,礼送回去。祖上说:“谁要是还有一点活路,都不会做大王的!”
       土匪把奶奶送回甄家,奶奶还有一口气在。口授修书一封,去请她的姨妹。姨妹是归德府陈姓的小姐,也是大户人家。据说,侯方域到南京应试时,英俊倜傥,才华横溢,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辟疆并称为“明末四公子”。南明建立后,阮大铖大兴党狱,侯方域因参加复社而四处避难。清顺治二年,侯方域再下江南,在宜兴陈贞慧家被捕。当侯方域被带到船上准备押解到南京大狱时,陈贞慧前去送别侯方域,说道:“你我两家同命相连,休戚相关,你这一去生死未卜,不如两家联姻!”就这样,两家定下了娃娃亲。陈贞慧去世后,宜兴陈家逐渐衰落。后来,哥哥陈维崧带着14岁的弟弟陈宗石来商丘,找到侯家投亲。从此,陈宗石在商丘落户,拜雪苑社的名流为师。侯家以东园为嫁妆,让陈宗石与侯家小姐成亲。后来,陈宗石中了进士,做了京官,陈宗石的两个儿子陈履中和陈履平兄弟双御史,陈家连续四代出了五个翰林。陈氏一族不仅仕途亨通,而且受陈贞慧和侯方域的影响,陈宗石父子三人的文学诗赋在清初文坛也颇有一席之地。陈家小姐知书达理,修文习武,深明大义,虽然年龄比奶奶小一些,却是奶奶的闺蜜,曾经数次来甄家小住。
       接到奶奶的书信,陈家小姐星夜单人独骑而来。奄奄一息的奶奶,马上安排爷爷和陈家小姐拜堂成亲。爷爷和陈家小姐力拒,奶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捷星,小、小妹,你、你们把手递给我!”奶奶费了好大的劲,才让爷爷的手和陈家小姐的手牵起来,“我不、不行了,我知道,我家小、小妹待字闺中。只有你们结婚了,我才能放心我的五个苦命的孩子!你、你们答应我吧!”说着,就要挣扎下床下跪,我爷爷和陈家小姐只好含泪答应了。“我、我要你们立马拜堂成亲,入洞房,不然我死不瞑目!”
        看了二人拜堂成亲,喝了交杯酒,入了洞房,奶奶才让娘家哥哥去请娘家人,随即昏死过去。老老外祖父带着名医来了,名医隔着绸缎摸了摸奶奶的脖颈脉搏,摇摇头。老老外祖父大吼:“抬走,抬走,快呀、快呀!咱们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祖父磕掉烟灰后,把烟袋别在后腰带上,说:“梨头,回家吃饭了!”我很想让爷爷继续讲下去,可是看了爷爷满眼的泪水、疲惫的样子,就没敢说。
        后来,我有点厌恶了。就算一个再精彩、现实的故事、话题,每年都讲到同一个节点就停止,而且一连持续了十几年,谁能受得了啊。
        可我不敢逼我爷爷讲下去。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我爸,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老实人,顿时暴跳如雷:“小甄梨,你要是敢逼你爷爷讲下去,我不但要砸断你的腿,你的叔伯还得揍死你!”
        我遍求叔伯、婶娘伯母,几乎都是得到严厉的拒绝,没有下文。作为高中生的我,有时会生出恶毒的遐想: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讳莫如深,男女结合,传宗接代、繁衍生息,就是这么一回事。一门两不绝的婚姻,我早就听说过。就是亲兄弟或者叔伯兄弟俩,只有一家有儿子,另一家没有儿子的,可以再在自己家,给有儿子的一家娶一房媳妇。这两家的媳妇共享一个男人,或半个月一换地方,或者一个月。我母亲说得更形象,到男子改换地方住的早晨,另一家的媳妇或者孩子就会抱着男子的衣服,起一个大早,敲一敲男子在这一家的住房说:衣服给你放在门口了,起床时记住要换啊!当然,也有闹乱子的——共享男人不公。如此看来,我亲奶奶可能没有死,后来给医治好了,可是自己的表妹已经嫁给了我爷爷。这里面应该有一些事,不好处理,或者出了什么大事,名声不好……百思不得其解!
       我爷爷活了一百一十八岁才寿终正寝,他始终没有讲下去,我的长辈们也没有告诉我的。但是,我还是知道了一些,只是一鳞半爪的。
      我爷爷和甄堤口唯一的外姓于家有点渊源。于大海爷爷也算高寿,比我爷爷早去世了十八年。我大学毕业后,在江南工作、安家、娶媳、生子,春节回家省亲,爷爷把我叫到他的屋子里,老兄弟俩正在定计,合谋算计于大海爷爷的儿子。也不是于得水伯父不孝顺,而是这两位老头乐善好施,给他们一些零花钱,都让他们救济了更穷的人。我爷爷孙男嫡女一大片,自然不会断老头子的花销,而大海爷爷就有点捉襟见肘了,关键是于得水伯父属于富庶人家啊。两位已过米寿之年的老头,命我用最差的毛笔字写一张欠条,然后请大海爷爷轻轻按上一点手印,再撒上一点沙土,揉搓折旧,还在桌子的棱角上来回摩挲。你别说,两位老头不简单,捯饬了一会儿,再看这张借条,还真有些破旧,宛如陈年老物。两位老人让我拿着借条,去找于得水伯父要钱。
      晚上,我去于家,没有找到得水伯父,就去了大海爷爷的屋里。大海爷爷叮嘱我,一定要把戏演好,得把钱要回来。我应允了。我问我爷爷和我两个亲奶奶的事,大海爷爷手摆得像荷叶一样,说不知道。我掏出借条还给他,说我不能帮助他要钱,转身就走。他叫住我,命令我发誓不能给任何人透露半点消息。我跪在地上,举手发誓说:“天灵灵,地灵灵,离地三尺有神明。我甄梨假如说出半个字,必将天诛地灭!”他拉我起来坐下,告诉我:“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早些年,你爷爷要听说,谁在议论你家两个奶奶的事,就会给人家拼命。拼不了命,就抹自己的脖子,死过好几次的,都救回来了。具体啥情况,我也说不明白。我去亳州华祖庵,发现有一位老尼姑像你侯奶奶。你陈奶奶发誓要找到你侯奶奶,可是归德府侯家和陈家都是大户人家,讲究脸面,坚决不同意,说已经丢人现眼一次了,决不能有第二次,命你爷爷发下毒誓,决不能找到。后来你侯奶奶病死才埋在你家梨树园里,再后来你家陈奶奶生了四个儿子,也郁郁寡欢而死,她们姐妹的坟茔挨边。“
       我笑了:”这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没有秘密的。“大海爷爷伏在我的耳边说:”梨儿,我怀疑是你陈奶奶的先死的。因为埋了你家先死的奶奶,你家活着的奶奶就终日戴着面纱,说脸部得了病,不能见风。从此你家奶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最多去你家垒着高墙的梨园里哭一哭。“”那片老梨园还在,哪有高墙啊?“”你还不如猫大!你哪知道以前的事,入社时,高墙给拆完了。你活着的这个奶奶,就是那时死的!“”这有什么秘密!“”有啊!你两个奶奶貌相、个头、胖瘦,都差不多,简直是双胞胎,一般人不容易分辨。我和你爷爷是生死兄弟,一起打过鬼子,引爆过砀山日本鬼子的火药库。我感到你奶奶走路的姿势很怪异,就想偷偷问问你爷爷。你爷爷是个老杂毛,不但掀翻了桌子,还把我一拳打翻我,怒吼:‘再提这事,咱们不是兄弟了!’我偷偷观察过,确定是你做了尼姑的奶奶回来了!“
      后来,我找到得水伯伯,说起借条的事,得水伯伯笑了:”老弟兄俩,愿意动动脑子,多好啊,不迂不聋的,是咱们的福啊!你说是不是,梨儿?“
      回到老家,就不用说了,我最愿意待在古意苍苍的老梨园里。遍视梨树下祖亲的坟茔,就像他们还围拢在我的身边,从来没有走远,枝叶婆娑,像他们呢喃细语;遍树金黄,定是他们不朽的绵绵无绝的精魂所化,摘下一个酥梨,咬一口,满腔蜜汁,是他们向往美好生活的寄托。人生在世,始终难免一死,死后能长眠于生存了数百年的老梨树下,该是多大的造化啊!
      到了江南,偶尔见到粗壮的梨树,或者是苍苍古木,我都要顶礼膜拜,感觉它们蕴含着祖辈、先人的魂魄。古树上,岁月的年轮宛然,古木苍苍,岁月不老,华夏民族永昌!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