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拔节之痛——读徐伟成长篇小说《校花》(原创)程守忠  

2017-08-22 14: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微信上看了一段视频——《金蝉脱壳》,分外震撼。读了一些人写小麦、玉米拔节的文字,说静谧的夜间蹲守田间谛听,庄稼拔节的声音清晰可辨,令人激动不已。为了体验这种感觉,我曾经试过,除了天籁之音就是自己心跳的声音,拔节的声音只是一种理想的描述。而金蝉脱壳,是一段充满生死艰难和曲折的拔节历程。金蝉激烈抖动,想必充满像人类分娩时,同时裂断二十四根肋骨的剧痛,金蝉的背部裂开了,孱弱的洁白的蝉艰难的一点点挤出,等上半身自由了,蝉来了一个高难度的仰卧动作,来完成蜷曲翅膀的羽化,瞬间蜷曲成团状的翅膀伸展成透明美丽的蝉翼。蝉最后一努力,完全从蝉蜕里脱壳了,悬挂在前世的躯壳外,完成了拔节蜕变之痛。
     
读了徐伟成的长篇小说《校花》,有这种感觉。不论庄稼拔节,还是昆虫的蜕变,从幼小走向成熟,是充满阵痛的过程,不历五风十雨,庄稼不能成熟;不历艰辛的金蝉脱壳,不能完成从若虫到成虫的巨变。人类更是如此,长大成人,简练的四个字亦可置换成长成大人,其艰辛、阵痛绝不啻于金蝉脱壳。随着徐伟成的笔触渐渐深入,这种感觉更加清晰,而且不是一只金蝉蜕壳,其中折射、反映的教育问题、未成年问题、社会现实、官场生态等诸方面,不得不令人沉思。
       
作品采用倒叙的写法,小说中的徐伟成在篇首就出现在青海唐格木劳改农场里。这部多次命名,最后才定下来为《校花》的长篇,徐徐打开了。故事不复杂,甚至有点俗烂,只是发生的时间、地点不同而已。可以这样说,每个人的生命历程皆是可圈可点的,但是许多人不愿意拿起笔墨圈点,当然是更多的人拿不动笔。没有一条生命成长的历程,是一帆风顺的,拂去尘封,精彩毕呈,殊途同归。
      
世人千千万万,与自己有关系的却屈指可数,关乎自己成长历程的也就是:罗娟英、钱君英、杨英、英兰四个女生,孙有柄、张东旗、魏生京、张大力、霍建国等诸人。成长中,遭遇倾慕异性、打架斗殴、四处奔跑,以童年或者长不大的眼光看问题是多么的平常。可是遭遇家长的不在意、学校的不注意,又是多么的可怕。许多问题本来就不是问题,结果在萌芽状态自由生长,终于酿成人生中少有的灰色过程。几次打架斗殴都可以避免,英兰也不会死于铁路之上,结果由于时空的错位,都成为滴血的成长阵痛。通篇中,除了贾老师有点流氓外,其中出现的人物,从人性的角度讲,都不是暗黑无光的。我感到这是一处败笔,也许作者的笔力不够老辣,还不能洞悉人性深处的东西。人性中龌龊、暗黑的东西从来都是不缺少的。虽然英兰之死透露出一些,我认为还是远远不够的。突出人性中的不堪,才能凸显正常生活、高雅人性一面的闪光,激励更多的人去伪存真,活出自我来。
       
未成年人的学校教育状态非常令人担忧,这是作品里最成功体现出来的问题,也是这部小说最炫目的闪光点。现在这种情况还是愈演愈烈,校园霸凌即是其中之一,可是至今没有强有力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令人痛心疾首啊。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这部作品涉及到的问题,一直存在,可是至今没有一篇作品强有力的揭示出来!小说中,本来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学子,由于社会的放任,家庭的失察,学校的放纵,问题接踵而来。多少年来,我们信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觉醒者能有几人。就是如今,一些人看见打架斗殴的现象,能有几个人挺身而出,加以制止、劝导。家长们也是为了生计,甚至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忽略了对子女的教育管理;学校老师也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诸多起于青萍之末的微风,合在一块,就有了“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的结果。就是孩子们读书读到高中,从心智发育来讲,他们还是天真无邪的大孩子啊。正确的做法依然要以引导、疏导、关注他们的心理成长,作为一个重要方面啊。道和器始终是不能割裂的,偏废一方,都会总成暴风骤雨后的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器可以视为是学生的学业成绩,所谓“专”,没有“术业有专攻”之“专”,一个民族不能稳立于世界之林。可是仅仅限于“专”的过度膨胀,学校教育前景堪忧啊,校园霸凌、学生跳楼现象即是其表象,多么血腥,多么令人触目惊心。“道”是精神层面上的,小说中深刻揭示了这一点:生理卫生老师叫欧阳梦,是个南方人,长的矮小白皙,一说话跟小鸭子似的。她讲课讲到关键之处脸就发红,声音颤颤悠悠的越来越小,我们支棱着耳朵吧叽着嘴,早把课堂捣乱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学生多么热爱上生理卫生课啊,他们遭遇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可是欧阳梦老师声音颤颤悠悠的越来越小,终于不能得到解决生理、心理问题的方法,学生们只好“无师自通”了。所以才有杨英与徐伟成铁路边的含泪交流,有英兰遭遇钢笔帽插入的悲惨遭遇。徐伟成具有良好的嗅觉,能闻出校花罗娟英的定位,钟情的男子,与怀春的女性,即将到了成人之礼,是多么的美好和自然,仅仅有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隔着,外力只需一点就破,可是裹在其中的准青年们却左冲右突不能突围,这仅仅是他们的悲剧吗?这是教育的悲剧,社会的悲剧,而当今还在上演!多么令人毛发上指啊。小说把它揭示出来,多么难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我们从来不缺乏思想者,我们的思想者大部分了做了满足于地下的蝉蛹,而没有胆量拔节蜕变!

   我们不怕问题的出现,怕了也没有用,还得按部就班的解决。说到底,每一个都是一座古堡,在建设过程中,遇到不可想象的事情是多么的正常。但是不论他人和外部环境如何,内因总是最重要的,结果是要自己承担的。小说最后写道:

这时远处飘来张东旗豪迈的声音:“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蛤蜊油,蛤蜊油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这段毛主席语录我们儿时背的滚瓜烂熟,可蛤蜊油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想起一个外国心理专家说的一句话,意思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思想是无所不通无所不在,真实而无任何掩饰的。看着前方她和他的背影,在路灯底下,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终于暗下去,暗下去……一个人的流金岁月,正向一段荒唐的历史一样,就是留下深深的烙印,也会暗淡而消失,每一个人都要承受生来具有的孤独。假如外部环境柔软一些,遇到的人和事理智一些,这种孤独外的回忆就会多一些亮色。写出来,告诫他人,无疑也是功德无量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莎士比亚名说“一千个读者眼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同样适于用《校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必将是挂一漏万。《校花》产生的时代背景已经定格在往日的烟云处,清晰而又模糊。要想深刻了解这一段历史中的一个节点,阅读《校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小说中还有硬伤,但瑕不掩瑜,读完后,时代的烙印会清晰的留在读者的心坎上。抚摸烙印,痛定思痛,我想你会更加珍惜眼前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