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祖母(原创小小说)程守忠  

2017-02-27 18:1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没有见过祖母,但不影响祖母的声誉。
       怎么能见到祖母呢!我生于1960年,祖母在这一年辞世。
       祖母年轻时练过大洪拳,身手矫健,与师兄师弟过招时,常常把他们掀翻在地。大家背地里说,因为祖母的父亲是他们的磕头教拳师父。
        日本鬼子占领丰县县城,老外祖父带着他的弟子参加了抗日队伍,把十八岁的如花似玉的祖母留在家里,照顾生病卧床的老外婆。
         日本鬼子到村子里来抓花姑娘,在村口正遇上为老外婆抓中药回来的祖母。祖母折身就跑,鬼子“叽哩哇啦”吼叫着就追,枪栓拉的“啪啪”响。鬼子并没有开枪,他们以为捉拿一名年轻的支那女子,不过是探囊取物。等几个鬼子兵从胡同里追去来,祖母已经跃上复新河河堤。
         鬼子听到“噗通”一声,赶到河岸上,巨幅的涟漪还在层层扩展。鬼子兵朝着涟漪的中心开了几枪,悻悻而去。藏在一棵被砍掉树冠而又新发出一蓬密密的细柳枝的柳树上的祖母才悄悄下来,轻似狸猫。她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冲鬼子离去的方向做了一个鬼脸。后来她回到村子里,给经常在河滩牧羊的老五爷送去一个柳根木墩,因为为了制造她自己投河的假象,她把拥有一张团伞般的树冠的老柳树下,老五爷经常坐下歇息一块石头投进了深深的河水里。这些是活了一百零七岁才去世的老五爷亲口告诉我的。
        我爸、我大爷、我爷爷不知什么原因,都不愿意说起我祖母的事。问急了,就要揍我。以下都是从我妈、我大娘、老五爷那里听来的,断断续续的。
        后来,我老祖母被鬼子的流弹打死后,祖母就去湖西找老祖父。找没有找到,不知道,反正祖母学会了编席、打篓子的技能,也不知是怎样嫁给的我爷爷。老五爷也说不清楚细节,只能说一点梗概。我爷爷是抗日战士,在微山岛被打散了队伍,爷爷有伤,不能突围。鬼子搜索时,祖父和祖母含着中节通气的芦苇管藏在深水区,而躲过了一劫。
        解放后,于堤口村的许多人都跟着祖母学会了编席、打篓子,能赚一点零花钱,贴补家用。大跃进、人民公社时,一些社员偷偷编席、打篓子被发现,追根求源,找到我祖母头上,被关押了好长时间。关押期间,倒不是太难过,因为偷偷给祖母送吃的,大有人在,连看守也是她的编席、打篓子的徒弟。
        祖母胆识过人,为了解决全家的口粮问题,敢半夜躺在即将成熟的大豆地里剥豆粒。看护庄稼的人,发现了空的豆荚,就汇报给了队长。等祖母晚间再一次潜入豆地时,一声锣响,几百个基干民兵把豆地围得水泄不通,灯火通明。偷剥生产队黄豆粒的社员被捉住了几个,至今搞不清楚,祖母是怎样逃脱的。被捉住的社员咬出了祖母,公社书记、村长快速、连夜搜查我家,跺开我家的堂屋门,发现祖母在床上躺着。
        祖母最终饥饿而死,死时,瘦成皮包着骨头,怀里还抱着正在吃奶的我小叔。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