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风雪夜归人(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02-01 15:0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老家,正遇上大侄子程宝箴在家要与他的同学聚一聚。刘涛、谢高才、司增波、张晶、于波都是我在宋楼镇杨楼联中教书时的在校学生,有的我教过,都到了近四十岁的年龄,如何能错过师生一见的难得机会。
       大嫂主厨,我打理凉菜,侄媳妇王佳帮忙,大哥烧火,一切有条不紊。我在杨楼联中工作了十年,我的小儿子程硕是我去那里的第二年——1990年出生的,而来28年了。杨楼联中建校于1988年,我算不得元老;我在1999年离开去了宋楼中心中学,2002年,杨楼联中合并到宋楼镇初级中学(宋楼中心中学改名为宋楼镇初级中学),我不是守老营的教师,这十年于我,却是最为留恋的青春岁月。
       我的小儿子的生月与北京第十一届亚运会同月(第11届亚运会于1990年9月22日-10月7日在中国北京举行,小儿子的生日是1990年9月5日,我母亲为他接生。),因此取名亚弟,杨楼联中师生统统唤作”老亚子“。在丰县梁寨镇医院做医生的刘涛,他的叔父刘金凤和他的婶母李荣秋是我在此地的同事,荣秋姐的亲戚来学校串门,见了还是儿童的老亚子说:”天哪,我以为老亚子是一个大人,原来是一个孩子啊!“近年来,不常见面的学生见到我、或者微信、短信、电话、留言等等,最常见的内容就是:老亚子还是小孩子吗?上高中了吗?天地悠悠,岁月匆匆,老亚子在苏南已经做医生了。十年杨楼岁月,历历在目。我的居所门口是我的一块菜地,冬有芫荽、菠菜,春有”苏州青“、韭菜,夏有豆角、黄瓜,秋有”心里美“、大白菜。住校的家庭五、六家,谁家来了客人就是公共的,大家都去陪客;菜园共享、荣辱与共,恐怕这种感觉今生再也不会遇到了。学生们也都是附近乡村的,几乎接近散养,该打的打了,该推出教室门外反省的也毫不留情,而人才辈出。杨楼联中最近的杨楼村(还有属于杨楼村的自然村,蒋沟村、谭楼村.。)因此走出的大中专学生一百多人还是有的(可能还会更多),而周边的几个村(王岗集村,渠坑村、于堤口村、李瓦房村、黄楼村、毕楼村)等加起来,也不如杨楼村走出去的人才多。当时镇里准备在上述乡村建一所联中,诸村纷纷推辞,他们考虑的是占用农田的利益问题,而当时的杨楼村支部书记刘爱山不这么认为:村子里面走出去一名学生,他应该分得的土地就留在村子里,多了就不要说了,肯定是一大笔财富。于是学校建在杨楼村。杨楼联中撤消后,杨楼小学入住校园,周边的小学合并后,家长接送学生哪里比得上杨楼村的方便哪!心胸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当年只有两只眼睛的孩子们,已经接替了我们原来的位置。频频举杯中,饱含着多少依依的亲情和友谊。我和大哥告诉孩子们,如果想走得更远一些,历览更多的精彩世界,需要终生的阅读学习和自省。我和大哥退出,我俩在场毕竟会影响孩子们的兴致和洒脱。人不可没有自知之明。
      室外大雪纷飞,多么难得。我谢绝大哥、大嫂、孩子们的挽留和车送,飞身骑上旅行自行车,享受雪夜的洗礼。风霜雨雪都是上苍赐给人间的珍宝。没有风霜雪雨的人生,是多么的乏味和苍白。雨打芭蕉,雪掠竹林,本身就是天籁和画卷;清风明月,霜晨远足,入歌入词,灵魂都会翩翩起舞;冬日暖阳,夏日浓荫,阅读、发呆、品茶、聊天,均为不可多得。如品茶,需静而妙。当然在山巅、僧寮、”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的环境更好。林语堂这样说:明前龙井犹处子也,淡而清,味微苦而隽永。明后茶如少妇,浓酽适度,淡浓皆宜,少妇则心性开放,此时茶味酽然皆出,苦甘俱来,谓之浓茶浅醉,而秋后茶如中年妇,识世间风味,知人情冷暖,此时茶味苦甘俱备,而风韵犹绝。至于冬后茶片,枯索少趣,只合作普洱苦茶罢了。冬后茶,其色枯,其味索然,如风烛残年的妇人,不知其昧。此时骑行,正是动而酣。静生智养心,动生津养身,如何能错过此天赐良机。
       自北而南,我徐徐骑行在254省道上。虽然车流如过江之鲫,而双向车道少缺了往来穿梭的凌乱和危险。即便如此,单车还是这条路上最为单薄的弱势群体,况且是大雪纷飞的晚上。我骑行在单向车道的最外侧的人行道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顺着汽车雪亮的灯光,黑沉沉的铁幕被光柱撕开一道道光明的走廊,飘飞成如巢穴前的密密飞行的蜜蜂般的雪花,像箭雨般飞动,想分辨出箭尾处的羽毛的样子,却被更多飞来的箭头覆盖了,比天女散花还要热烈。假如雪花大如席,造成空中交通堵塞也未可知。雪花扑在脸上,眼镜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感觉像清脆的童声干净、透明,中间没有滑音,像说话一样歌唱:对着夜晚一字一字说——/黑黑的天空低垂/繁密的雪花飘飞/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选自小茶的《断章》,有改动)。骑行不远,双臂上的衣裳已经覆盖了一层白雪,车把上、车篮子上,有盈盈的雪花积累。据说不到十五万片雪花,就能压断树枝了。记得一则寓言有这样一句话”兴许只差一个人的力量,和平就会来临了”,那么每一片雪花,每一个世人,都是多么的可爱。当一个人可爱的一面隐去了,咱们就把他当做一片雪花吧。
       一个天涯浪人,在公路上拦车,久久伫立无果。他在站过的地方留下两句话:一是海水洗岸浪飞花,二是野荒伫久亦是家。嗟乎,苍凉极了。在荒野中枯等,即使没有搭上便车,他的收获是丰盈的,他拥有一段最枯寂却又是最富有的感觉,最天地自在的极佳时光。
      那么,我做了一回风雪夜归人,无疑是幸运的。
  评论这张
 
阅读(76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