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骑行在春天里(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02-12 22:0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假将尽,明天就要上班了,而手机有点闹情绪,不能正常工作,真想弃之如敝履,换一个新的。
       正如骑行,关键处掉链子,是必须更换链条的。登高、爬坡是考验链条优劣的非常时期,而链条和齿轮因龃龉打滑,让人把心脏提到嗓子眼,不能容忍。手机有点老态龙钟了,用起来很顺手,如久经盘桓的老玉,华润的包浆如同温润的凝脂,还是敝帚自珍吧,而且仅仅是充电接口处有点小小的不合辙。能充进电,但需要点耐心。把充电器和手机相连,插在电源上,手机很多时候没有反应,就要把充电器与手机断开,再接上,可能就通了;不通就再重复,往往好几次才能接通。查看接口,磨损严重。就像一个人、一张白纸,总不能因为一点短处、一个污点,就全部否定吧。
       小镇太小,可能修不了,就去县城吧,也趁机骑行。选择滨河路,避开喧嚣的省道。微微南风,阳光明媚,顺风傍水,安静宜人。并非滨河水泥路乃世外桃源,上级计划与县城滨河大道修通,此路基本联通,但还有一段是野地,也被行人和电动三轮车轧出小路的模样,骑行绰绰有余,但毕竟接近断头路。骑到水泥路断头,一条窄窄的小径从麦田里经过,人迹罕至。一大群玄色水鸟出现在眼前麦田里,有的晒着太阳,有的悠悠踱步,有的飞窜入水,有的警惕四望。看看我没有恶意,鸟群安静下来。阳光下的远处的村庄、树林、麦苗、河水静悄悄的,我慢慢的骑行,与鸟群擦肩而过,一切浑然天成,好像亘古也是如此。一来怕再惊飞前面的水鸟晒着太阳,二来这条野间小径我也是开辟者,就顺势拐入一条向东去的黄泥小道。行不多远,居然转换为了砂石路面,到了村头,是水泥路面。骑出村庄,又进入熟稔的老沿河土路。不多时,就来到丰县城,进入一家手机维修点。略微等待,就换好了接头处。
       看看时间还不到十二点,就决定骑行丰沛路去大沙河西侧吃臊子面。2017年1月份,曾经在此吃过我和高正东、高为亮二位老师骑行在沙河东岸买的乌鳢(http://chengshouzhong1965.blog.163.com/blog/static/61162365201701083546748/)和臊子面,感觉很棒。有些人感觉过春节、过元宵节没有意思,其实不是节日没有意思,而是你自己没有意思。诸葛亮在《诫子书》中说“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问题是自己没有情趣,当然看了世界没有情趣了。做一个无趣之人,是多么的悲哀和凄凉。其实世界从来都是精彩的,星斗漫天、月落乌啼;海水熔金、四季更替;飞鸟冲天、鱼翔浅底;蓬头稚子学垂纶、黄发老翁行迟迟;多么具有诗情画意。这些不过是生活中的而一小部分,趣事、奇事、轶事、秘事多如牛毛,怎么就有那么多没有意义的事哪!春节怎么不好了,千里遥远的游子尚且回家团聚,那是多么的难得,吃饺子、相互问候拜年,一年的陌生感、隔阂感全部烟消云散,生命的华章再起新篇,纵然老去,有什么遗憾!小到蝼蚁蚊蚋,大到山川河湖,再到日月星辰、银河宇宙,没有永恒,只有更替,那么偏偏你那么特殊,能不死不生、不净不垢、不减不增?每一个人都是常人,每一件物都是常物。是的,咱们小时候,元宵节是多么的向往和快乐,挖一个萝卜坑填上蜡,抿一个棉花条就是灯芯,扎几条竹篾,糊一圈薄纸就是一个农家灯笼。那些都藏在咱们的内心深处吧,且抬望眼,飞升的孔明灯的亮度几乎淹没月亮,焰火的轰鸣、腾空,震耳欲聋、挤满天空。此时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位笑面天使,每一位成人都在仰望夜空。正月十五,县城有武林大会,乡间歌舞升平。作为一名常人,咱们要的就是内心的宁静。
       从徐济高速公路下骑过,路北那家叫做“满口香”的饭店已经近在咫尺。按照苏北习俗,正月十五前都算作还在过年。这家店铺今天才刚刚营业。没有臊子面,倒有菠菜咸面叶。要了一大碗,也许饿了,也许春节后被酒场绑架久了,扒一口透明的宽面叶轻轻咀嚼,身心分外熨帖。
       喝完面叶,告别亲切的店主,我继续东行,去看沙河桥东岸的鱼摊。可惜今天才是正月十六,鱼摊还没有摆上。不想折而向西骑行沙河西岸的熟稔的河堤路,就向东骑行,找到一条陌生的砂石路向南骑行。久骑行柏油、水泥路,骑完砂石路就进入一条黄泥土路,显得格外亲切,仿佛会带了久违的童年。低着头一看,似乎能找到往日的足迹。绕了好大一圈,又回到大沙河东岸。依旧是黄泥小道,感觉假如要有一片较为古老的树林,完全可以作为拍摄《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这一折戏的外景基地。
     天,瓦蓝瓦蓝;南风稍大,却不扬沙;沙河水碧波荡漾,大河横陈;偶尔有鸟雀被我骑行惊飞,我能听到我的呼吸声。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