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喝粥(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2-17 20:3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这首《煮粥诗》:煮饭何如煮粥强,好同儿女细商量。一升可作二升用,两日堪为六日粮。有客只须添水火,无钱不必向羹汤。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长。苏北老家,吃饭如果没有粥,就不能称为是一顿饭。可是这种姑且称为“粥”的汤汁类,往往唤做“糊涂”。
       粥一般也称糜,是一种把稻米、小米或玉米等粮食煮成的稠糊的食物。苏北丰县早点流行喝粥,这种色白、味淡,舀在碗里能立住筷子,有特殊的大豆醇香之味的粥,大家都称为“粥”。喝粥的绝配,是丰县家喻户晓的水煎包,因此老家人吃早点,说成“去吃包子、喝粥”。后来,有了“粥面”进入千家万户,喝粥就不要上街了。但是,无论在家怎么捯饬,也烧不出大街上“粥缸子”里的味道。
      妻初到医院食堂做饭,把早餐名称写在小黑板上:皮蛋瘦肉粥。一位好较真的资深医生喝了一口,怒吼:“什么皮蛋瘦肉粥,就是变蛋瘦肉糊涂!”老家人只认那种能挂住碗壁的白粥,其他的汤汁,要么称为糊涂,要么称为咸汤,要不就是咸糊涂,反正称为咸粥、或者皮蛋瘦肉粥,就不行,得和你掰扯掰扯,你得认错。童年的老家,秋、冬、春早晚饭就兴喝糊涂,基本千篇一律:洗净的红薯,剁成短圆筒状(苏北土话称为谷轮),放在大锅里煮熟,省事就吃红薯,喝红薯茶(煮红薯的开水);想滋润一些,就勾芡一点红薯面,就着从咸菜缸里捞出来的咸苤蓝疙瘩,也能吃出一头汗水。我爷爷在旧军队里当过兵,练出来的吃饭快,我们一碗糊涂没有喝完,他老人家已经三碗下肚了,头顶冒出蒸蒸白气。就是寒冬腊月,他也解开扎住衣襟的布腰带(苏北土话占占),露出胸膛来凉快。秋天好喝咸疙瘩汤,黄豆泡胖改刀切碎,续到大锅清水里烧开,苋菜开水焯后,握紧去水改刀,盐渍,面粉在葫芦开出的面瓢里,加少许水搅拌成细碎的颗粒疙瘩,下锅烧开,倒进去青头,就是滋心润肺的咸疙瘩汤,味道老好了。如果是小麦粉,那是更上一层楼。如果是冬春季节,青头是荠菜,又上了一层楼。别人问:“上午吃的啥饭?”“荠菜好面(老家至今称小麦面,为好面。女婿是贵客,必须以小麦面待客,因此翁婿亲情被称为好面亲戚。)咸疙瘩汤。”对方会竖起大拇指。你要说喝的咸粥,对方可能会随着你,去你家看看。看到咸疙瘩汤,对方会撇撇嘴说:“读了几天书,看把你能的吧!还咸粥,撇啥撇,就是咸疙瘩汤呗!切!”
      去参加发小儿子的婚礼,一桌子全是光腚一起长大的发小。若非红白喜事,很难坐到一块,而且这次是喜事,不觉开怀畅饮,怎么被送回到家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饥肠辘辘,肠胃还有点不适感。厨房正好有昨晚没有吃完的大米干饭,剩在电饭煲里。一个同学告诉我,用冷水烧电饭煲里的剩大米干饭,烧出的米粥不比新煲的粥差。加上冷水,就去打太极拳,勉强打了一路,有点力不从心,看样子不服老不行啊。年轻时,不论喝多醉,一觉醒来,天蓝水清,哪有一点不适感。如今可不行了,估计这种肠胃“滴溜溜”的不适感,至少持续两三天吧。
      回到家,电饭煲里已经沸腾。浓稠如炼乳般的大米粥,简直如缩微趵突泉里涌起的水轮,滚滚滔滔的。细审,每一粒大米都开了花,随着沸腾载浮载沉,缕缕清香扑面而来。熄了火,给自己盛了半小勺,放到碗里,轻轻转动,粥便挂在碗壁上,均匀的涂了一层,丝丝缕缕的热气袅袅升腾。拈起汤匙,搲些吹了吹,送入口腔。此时琼浆玉液、珍馐佳肴统统靠边站,口里的粥,最妙啊!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