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11-05 20:3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参加沛县2017年举办的“沛公园健身绿道骑行活动暨沛县第一届骑行认证活动”,我们“丰邑骑行群”一行九人,提前一天赴沛县县城。
      11月3日下午4时,我们自丰县,沿着丰沛公路骑行出发。越过宽阔、澄碧的大沙河不远,火红的金轮在西天边坠落。是日为农历9月15,硕大如烟水晶般的冰魄,自东偏北的地平线上悄悄升起。没有“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开阔和典雅,我们依然感到愉悦和欣喜,丰沛不分家、丰沛一家人自不必说,骑行,让我们找到了和世界愉悦相处的方式——遵从自己的内心;村上春树说得好“不感兴趣的事怎么都做不好,感兴趣的事怎么做都能做好”。
       到了沛县县城,我们去了这次运动的组织者——沛县在路上单车俱乐部的负责人、美利达自行车专卖店的老板端志安的店面那里。端兄弟是一位热情好客、魅力四射的年轻人,对我们一行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一切得体、自然而大方,禁不住令人肃然。他安排我明天代表丰县的骑友,上台发言。他打电话叫来一位开车友旅馆的骑友温喜军,温老哥带领我们去自己家开设的“温馨旅馆”住宿。这位已经退休的骑友老哥,在前面骑行引路,我们鱼贯而入。这位老哥并不是我们当中年龄最长着,丰邑骑行群的老李哥、老吴哥,分别六十八岁和六十四岁了。
      4日一大早,骑友温老哥骑行去鹿楼大桥北的临时休息点服务,我们交上了住宿费,他的妻子只愿意收一半。好一番推让,这位大姐关上屋门,再不打开,我们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8点多,参加这次活动的一百多名骑友,陆续进入了县城北郊的沛公园。8点半,骑行启动仪式举行,我应邀做了发言: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车友们、以及各位前来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丰沛自古一家,值此在沛县人民政府文体局的大力支持和关心下,沛县自行车协会举行了这次盛大的活动,我谨代表丰县的车友们对此表示真诚的祝贺。丰沛一家人,自古一家亲。愿我们的到来,能给今天的骑行活动,增加一点彩色,一点喜庆,一点活力。闲言少叙,车轮滚滚。让我们一行骑行起来,丈量苏北丰沛大地。让我们酣畅淋漓,享受骑行的快乐。
        9点钟,骑行车队分成两队,两两并肩,绕沛公园一周后,首先骑行第一个目标——沛县千岛湖湿地。天蓝如海,艳阳似潮,骑行在黄叶飘零的宽阔、平坦的马路上,时令虽接近立冬,并没有肃杀、黯然的压抑,反而有高亢、昂扬的洒脱。秋季雁阵排空,为蓝天隶书人字,刘禹锡能把诗情引入碧霄;那么车如游龙在平原戏水,也是一道动人的风景。某些人总是诟病国人的素质不高,可是,我们遇到所有的路口,大小车辆纷纷礼让,而且喝彩、微笑,怎么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呢?今日黄叶飘零,明天就是花繁叶满,我们需要高歌奋进。
       骑上微山湖大堤,就到了千岛湖湿地。大家稍事休息,就顺着沿湖公路奔向二级坝方向。后勤保障车往来穿梭,拍照、录像、修车、断后,幕后英雄更值得崇敬。只要保障车开到前面拉开拍摄的态势,每一位骑友都招手、欢呼、微笑、呐喊。蓝天阳光下,一面是浮光跃金的浩渺微山湖,一面是烟火人间的苏北、鲁南村镇,那么沿湖公路就是一道担起人间希望和现实的铁肩了!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华夏民族源远流长,举世永昌!
       骑行过了二级坝路口,平坦的沿湖柏油路,被坎坷的砂石路面取代。即使骑行在沿湖路的边际,强烈的颠簸感还是挥之不去。可是此处的湖面更加宽阔,有海天茫茫的韵味。住在船上的渔民,远处小洲静默的烟树,无不引起我们的向往:生活不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一路坦途,没有障碍,会麻痹人生的神经,死于安乐容易上演乐极生悲的惨剧,而生于忧患需警钟长鸣。骑到一处,挖掘机正在作业,坑洼的路面被湿漉漉的土块占据,只有下车牵着车步行。我由衷的感谢端志安等和其他的线路设计者、组织者,生动的人生课堂,不一定在灯红酒绿、华衣美食处开班,也不必一路绿灯,有如对“泰坦尼克号”的希冀。
       出了坎坷的藩篱,轮下又是平坦的沿湖路。但见车轮如飞,衣袂飘飘。生活本来就是如此,既有“幽咽泉流冰下难”的不堪,必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快意。从骑上千岛湖湿地旁的沿湖公路,京杭大运河就一直伴随着我们蜿蜒的车流。蓝天无语,碧水不言,我们不过是匆匆的过客,我们来过,我们的车轮印记必将与历史的沉淀重合,就是化作一粒微尘,也不会凭空消失,因为现实是不能抹杀的。
       从大沙河入湖口旁的大桥上过去,就踏上了大沙河西岸的沿河观光路。暂别了,静悄悄的微山湖;暂别了曾经波光帆影的大运河,但是大沙河的命脉依然连接着。车速加快了,没有骑手言语,只有“刷刷”运动的链条和车轮的声音,除此之外,就是耳畔的风声,和个别骑手的随车便携式音响旋律,随着运动跳跃。金典老歌、轻音乐、潮曲应有尽有;不经意间,前望成行的骑行队列,大家的蹬车频率保持一致,大腿、小腿屈伸统一,简直就是“千手观音”的另一种形式。沙河滩涂,蒹葭苍苍,芦缨飘飘,河面波光潋滟;大堤另一侧麦田青青,来年夏季定然麦浪滚滚,村镇始终呈现一种熟悉而陌生的仙姿。伴着乐音,赏着风景,微笑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你可能说骑手的脸部大部分被骑行面巾遮挡,可是骑手的眉宇是放松的,印堂是发亮的,嘴角当然是上扬的。
       在龙固镇小憩后,大家继续进行一百公里的骑行认证旅途。阳光明媚,天朗气清,连一丝风也没有。可是,骑行带动的空气,在耳畔轻吟低唱。似《二泉映月》的婉转,有《赛马》的节奏,恰是《西班牙斗牛士进行曲》的明丽欢快……
       才过了丰沛铁路桥,我们进入了休息便餐点,不觉到了十二点中,骑行近70公里。设在桃园里的休息点,温喜军老哥已经烧好了一大桶开水。便餐后半小时,我们继续顺着沿河观光路南行,温老哥也加入了骑行的车流里。行至丰县华山镇大沙河湿地,我们拍了集体照。下午三点返回沛公园,完成了骑行百公里骑行认证活动。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坚持跑步几十年,但他拒绝承认大众所默认的意志坚定说,并直接纠正对他表示钦佩的人:“我能够坚持跑步三十多年,是因为跑步合乎我的性情,至少不觉得痛苦。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下去,不喜欢的事,怎么也坚持不了。所以,我从来没有向周遭的人推荐跑步,马拉松更非万人皆宜的运动,就像小说家并非万人皆宜的职业一样。”骑行也是这样,“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假如你是骑行爱好者,或单骑,或集体,在路上,且听风吟,的确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分割线——————————————————————
      全体骑行女同胞合影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整个参加骑行活动的骑友们合影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骑行路线图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来自丰县的部分骑友,左二老吴哥六十四岁,中间老李哥六十八岁。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来自丰县的骑友侯老师、张老师,是夫妻。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短暂休息
在路上,且听风吟(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