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乌鳢.臊子面 (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7-01-10 23:4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琐事缠身,心绪颇不安宁,简直有亡命之感。
        不论如何,总比林教头遭遇“野猪林”、“风雪山神庙”、“雪夜上梁山”要好得多,夜奔是多么的悲苦和激愤,逼上梁山是穷途的末路。想一想,也就释然了,尽力而为也就是了,不能为就放弃交给上帝吧。
        正好有点闲暇,想喝杯茶,读一读《瓦尔登湖》。才翻开书本,骑行老友高正东、高为亮电话相邀骑行。合上书,牵出旅行车,扑入大自然吧。
        岁在三九,并没有呵气成冰,冬雨倒是下得接二连三。天空不空,浓云、薄云、蓝天、太阳交替登场,风静悄悄的,仿佛骑上一圈,就春暖花开了。水泥路干爽笔直,而路肩和黄泥小道水洼连着泥泞,不时有大片的老水围住不动声色的果树。骑上大沙河河堤路,不时有奔驰的车辆从后面追上来,鸣笛、带起的烟尘、呼啸而去的霸气,很是令人不爽。我们放弃河堤路,骑入临水观光路。宽阔的水面上,有微风吹拂。每当浓云遮住阳光,微风就兴奋起来,粼粼的波光就化作前赴后继的浪涌,水边的发着白色的芦苇就会抖动干燥的叶子,飞蓬的芦缨就像一面面迎风招展的小旗子。“猎猎”声来自茎秆和倒垂的叶片,而芦缨只是像远处摇旗不呐喊的疑兵。浓云撤走,云淡风轻,水中有模糊的倒影。一只孤独的白鹳被我们惊飞,扇动宽大的翅膀徐徐飞行,偶尔叫出一声,不知是呼朋唤友还是独自悲鸣。临水路靠近水面的一侧正在准备修隔离带,混凝土修筑的矮墙上等距离建造了一个个方形的台子,台子上面预留着空洞,以便安装金属棒,支撑金属网。远远一看,犹如长城上的烽燧。感觉等到隔离栅栏修好,内侧是静好的柔波,外侧是姣好的果树,人类成了拆散牛郎织女幸福生活的王母娘娘。临水路没有排水设施,时有很长的水洼霸占路面,感觉如吹弹得破的玉白的脸颊上落了一只苍蝇。
       越过华山大桥,我们顺着东河堤路继续北行。到了丁字路口,这次我们没有过桥到大沙河西岸河堤路上去,而是折而向东,去领略陌生的风景。眼前有大片的绿油油的麦田,不时有养殖场出现在路旁。乡间也不是净土,本来应该是清凌凌的河沟水,而今被养殖场的排污污染了,臭烘烘的泛着白色的泡沫。不觉进入了沛县的地界,沛县的乡道水泥路更为宽敞和平坦,也许是陌生感所致吧。从一座桥涵通过徐济高速公路,行不多远,就来到熟稔的丰沛路。夕阳西下,我们没有向东去沛县鹿楼镇区,选择西行回家。骑到大沙河鹿楼大桥东岸,遇到卖鲜鱼的摊点。几条浑身长满花纹的野生乌鳢分外灵动、抢眼,谈好的价格,买了一条三斤许的,杀好了,放在车筐里去打牙祭。乌鳢者,俗称黑鱼,苏北唤作火头鱼,生性凶猛,繁殖能力强,胃口奇好,能吃光池塘里所有的鱼类,包括自己的幼崽。
       骑到徐济高速公路入口处东边,路北有一家唤作“满口香”的店铺,经营“臊子面”、油饼、大包子等一类食品,颇似早点铺。老板娘淳朴美丽,独自经营,室内干净利索,愿意给加工乌鳢。我们洗净鱼,剁成块腌渍。老板娘已经切好姜丝、葱段、红辣椒丝。打开煤气灶,倒上金黄色的大豆油,把材料炸出香味,加水烧开后,把鱼段续进去。大火烧开,文火慢炖,一盏,满室鱼香。此时老板娘已经打开机器,把掺入两个鸡蛋和好的面团放在机器里轧面条了。宽宽的面条漫漫长长,极富筋道、美好的感觉,分成三把静候在面案上。
       老板娘分外健谈,家长里短,头头是道;朴素大方,表里如一。说着话,手却不闲着,忙里忙外的。她说臊子面是跟她二姐学的,她二姐在陕西宝鸡岐山待过几年,学会了臊子面的手艺。宝鸡是一个有故事的地级市,古称陈仓,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发源地。《水浒传》里有有关臊子的故事:第三回,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折,鲁达坐下道:“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这里的臊子就是肉丁的意思,不过地点在渭州。据说,臊子面最为重要的是臊子汤,臊子汤是臊子面的灵魂。看着老板娘的灵巧、诚恳的做派,臊子面不会差的。
       乌鳢已经炖好了,不是一般的好。家养的乌鳢,肥大、笨拙、肉肥腻,口感不好;而野生的,流线型的身体,灵活,肉质细密,口感筋道。高正东老师买了啤酒,啤酒就乌鳢,鲜香、爽口,令热叫绝。我们多次邀请好客的老板娘品尝,老板娘只是笑:“俺家靠着大沙河,啥样的鲜鱼没有吃过!不过还是得谢谢你们的热情……”说着话,臊子面下好了。满满三大碗,尖尖的,臊子盖满一层,汤汁鲜美,玉带般的面条鲜香筋道,滋心润肺。
       乌鳢不难买到,但是野生的乌鳢可遇而不可求,三斤左右的更是难得;臊子面以宝鸡的岐山臊子面最为正宗,我们没有去过陕西,而在丰沛吃到了,正宗与否我们无从知道,但是我们吃了分外熨帖,就足够了。品尝野生的乌鳢,而且吃到如此美味的臊子面,该是多大的造化啊。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