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沙河遇袭(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6-07-04 20:4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了暑假,原说身心可以更好的放松放松,岂不知假期刚刚开始,琐事接踵而来,疲于奔命不说,一些事情反而更加棘手,如在盘丝洞,愈陷愈深。
       昨日奔波一天,没有解决一点问题。早晨起来还是坚持打了三遍太极拳,上午勉强写了一点文字,感到心沉甸甸的,似乎有一口大气呼吸不畅,棚在心肺间,左冲右突不得释放,满身的不适、不爽。
       吃过午饭,稍事休息,即牵出自行车奔大沙河方向而去。大沙河自西南到东北蜿蜒而去微山湖,可以骑行的道路简直有一大束,都是我的轻车熟路。
       乡间小路宁静,几乎没有喧嚣霸气的卡车过往,人间烟火之气浓郁,鸡犬之声不绝于耳。老百姓过于随意,相向骑行的电三轮相遇,正好把整个水泥路面堵得严严实实,而骑三轮车者坐在车座上,就话起了桑麻。真想绕过去,本来乡间小路就少有人来,我的过往打断了人间的闲话,多少有点罪过之感。可是不好绕过去,一些新修的水泥路并没有垫上路肩,只好摇铃下车。
       经过套楼,街道两侧摆满农家通红的鲜桃和大个的西瓜,只是没有人气。除了一脸无奈的卖者,就是静默朝天的果品。父母官们大都好大喜功,热衷面子工程、鲜亮工程,每年都是计划超前,要做多少多少项利国利民的事,到头来落实的寥寥无几。在我看来,倒不如具体做一点事,如新修的水路尽早垫上路肩,有利于会车操作;许多较早修成的路面,已经出现坑洼,所有经过的车辆都要经受颠簸之苦,把坑洼修好,远远比刷一些不疼不痒的标语口号、开一些不咸不淡的会议要好一些。父母官就是要关注百姓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离开这些,这样的官应该回家卖红薯。
        骑上沙河李口大桥,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插下车子,凭栏四顾。大沙河水呈现黑绿色,微风里波光粼粼,不时有紫燕掠过。我猛然有喊叫的欲望,但看了看附近有不少钓者正在专心致志,休闲的人家领着幼小的孩子在不远处漫步,惊扰到他们多不妥当。弄不好,他们以为我要嚎叫跳河自杀,纷纷奔来,更是不妥。
       骑到东岸大堤,南行不远,正好有一条通往邻水观光路的新铺的水泥路。调正车把,直接放下去,码表瞬间显示达到三十五公里,真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冲上邻水路,车子还在往前飞驰,鸣蝉、飞鸟纷纷动起来,大都随着我的方向飞动,水里不知是鱼还是青蛙,“噗通、噗通”击水,水禽也飞起来,掠水掠岸而去。目之所及,整个路面没有人,除了宽阔的水面、高耸的柳树林,果树、开花败花的向日葵,夹着小路的芦苇荡,就是被我惊起的鸟和蝉。我下来车子牵着走,还是乱哄哄的蝉、鸟乱飞。几只刚离开栖身的柳树鸣叫,后来只是无声飞动的黑色蝉碰到我的后背,坠落在地上又叫起来,令我有点愧疚,但我的心绪渐渐好起来。
       索性再骑上去,紫燕擦着车轮掠过,水边带有宽翼的白色大鸟惊叫着双双飞走了,一群喜鹊占领了邻水的巨石观望着我的到来,不待我临近就“扑啦啦”飞走了。下车登上巨石,清流在石头上荡起涟漪,揉皱了倒影的景色。四野无人,仿佛天地间只有我的存在。喊了一句:“小鸡了,卖——小鸡——”,中气充沛,酣畅淋漓,棚在心肺之间的那口气随着喊声冲了出来。
       年轻时,曾经随着在自己家以炕孵小鸡的亲戚走街串巷卖过小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像亲戚一样大声豪气的吆喝:“小鸡了,卖——小鸡——”。原来是活着活着就无耻了,虚荣早已荡然无存。索性再吼了几嗓子后,开始大唱我熟悉的经典老歌,皆用原声,不用假声:《怀念战友》、《冬不拉我的伙伴》、《草原之夜》、《晚风轻拂澎湖湾》、《不管你是谁》、《滚滚长江东逝水》。不得不服老,当唱道“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笑”字,差一点给憋死了。我正在身心愉悦的喘息着,一个光着膀子的老汉从梨树丛里钻出来,“哈哈”大笑后说:“爷们,唱的挺好啊。再来一嗓子‘小鸡了,卖——小鸡——’,我多少年没有听到有人吆喝了,你喊的是那样的!”我只好再喊一嗓子,我说:“老爷子,你也来一声!”老头张了张嘴:“不行,我喊不出来!”我禁不住大笑起来,感觉自己透亮极了,像这清澈的大沙河的河水。
       告别了古铜色的老爷子,我继续沿着邻水观光路南行。快到夹河闸了,沿河路并没有完全贯通,我顺着一条水泥路走上了沙河大堤上。路两旁,全是高大笔直、枝繁叶茂的白杨树,遮住西下的阳光,很是阴凉,风里似乎带着大把降温的负离子。我放慢蹬车的频率,享受这难得的佳境。
       突然,一只苗条的黑色小鸟,像一架俯冲轰炸机向我袭来。我一偏头,黑色带着长尾巴的小鸟“歘”的一声从我的耳边掠过去。我脑海里呈现的是二战期间,小日本的“神风特攻队”以自杀的方式驾驶满载炸弹的飞机撞击美军的军舰的样子。看样子是我们人类伤害了小鸟,或者是小鸟的孩子,只是它认错了人。我还没有从胡思乱想里摆脱出来,那只拉起的“飞机”从我的侧面袭来。我急忙拿下遮阳帽,向着它来的方向挥舞着,它拉高逃走。没有骑多远,又有一只同样的小鸟加入进来,直在我头顶盘旋,伺机攻击我。
       我是爱鸟人士,曾在晚间无意中打开铝合金窗户,抓到一只在我的窗台上上宿的斑鸠。灯光下翠羽闪光的鸟儿十分惶恐,睁大眼睛拼命挣扎,我马上释放了。有一天早晨,我在我的走廊前打太极拳,我喂养了八年的大花猫蹲伏在廊下充当我唯一观众。一群燕子加入进来,总是俯冲挑衅我这只乖乖的大花猫。我的猫恼羞成怒,几次差点攫住低飞俯冲的一只燕子,可是燕子继续着危险的游戏。我停了下来,饶有趣味的看着,终于看出了端倪:我的廊下有一个燕子窝,窝里小燕子伸头伸脑的。我的花猫侵犯了燕子的安全领地,所以它们群起而攻之。我把花猫抱起来,花猫挣扎,不愿意无端受辱息事宁人。我说服了它,把它抱到玻璃门里边去。可是这两只黑色小鸟并不理解我,总是想报复成功。我是骑着车子,挥舞着遮阳帽且战且走。它们不依不饶,追了我半里路还是不肯罢休。我有点哑然失笑,要是一大群鸟儿攻击我,我还真不好应付,我得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我依然骑行着,停止挥舞遮阳帽,偷眼窥视着报复者。一只小鸟俯冲下来,看看接近我得头颅,我闪电般挥动遮阳帽,正好击中“来犯之敌”,把它斜斜的打出去,掉下两根翎羽,惊叫一声逃走了。另一只急忙追了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