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骑行老家(原创随笔)程守忠  

2016-06-28 23:2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回家,想老爷子了。
       六公里的路程,骑自行车还没有进入状态,已经进了家门。老头老矣,正在床上躺着,见我进来,笑嘻嘻的。人老先老腿,正如树老先焦梢,生命从来只是一遭单行的过程。
       “咱爷俩溜达溜达?”“好嘞,就溜达溜达。”把老爷子的拐杖递给他,我们走出了院子。
       老爷子为了显摆自己的身体还健康,就很认真的对我说:“我不用拐杖走得也挺好,不信你看看!”他把他大孙子程宝箴从南京给他买回来的金属拐杖夹在腋下,果然走得有点大步流星,没有一点蹒跚姿态。走了不到五步,他慢了下来,重拾老态龙钟,拄着拐杖,一步三摇。“为什么哪?”“真的是老了,走不上几大步,就忘记了下边还要迈大步,只好回到现实里来了!”此时老爷子思维清晰,句句在理。
       下午的阳光炽热,我们步行在浓荫蔽日的水泥小道上。这是一条废弃的通往复新河老桥的乡道,即使南边那条宽阔的大路上车水马龙,这条小道上还是不时有电动三轮经过。老爷子很享受习习的凉风,却对往来的三轮车颇有微词:“咱们不躲它,车辆应该避让咱们!”“那哪行!咱们可是血肉之躯,小三轮是钢铁做成的。鸡蛋碰石头,那还有好?”老爷子不执拗,连连点头,就像我小时候很听他的一样:“咱还是躲它吧!退一步海阔天空!”老爷子黑学底子不薄,解放后还上过师范学校,做过小学校长。
       我问他上午吃的啥饭,他想了一阵子说:“在你大哥家吃的,还喝了两瓯子烧酒。“”老爷子,酒瓯子的瓯怎么写的?“”酒瓯子的瓯……忘了。“”还得看点书,动动脑子,不然情况不妙啊。瓯不就是一个‘区’加上‘瓦’吗!“老爷子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
      看到一沟粗壮的芦苇,老爷子神采飞扬:“咱娘会打席,会编篓子,你还记得吗?”老爷子开始糊涂了,他以为我是他的哥们,与他是一奶同胞,完全忘记我的他的儿子。
      半下午,把老爷子送到大哥家,我要返回宋楼镇。我去村东,沿着子午河西侧新修的沿河水泥路南行。这条路要与二坝湿地接通,骑行其间,能与老家的土地、庄稼亲近更久一些;这样也许能冲淡85岁老爷子渐渐衰老带给我的忧伤。骑到王洼村东侧,遇到老爸的同学王存胜大爷。他是老爸的同学,与老爸同岁,身体比老爸硬朗,还在给一小块豆子地锄草,他的二儿子陪着他。
       存胜大爷很健谈,他曾经担任我们村的支部书记好多年。他羡慕老爸的一嘴牙口。老爸从秋天开始就好吃甘蔗,我的哥嫂反对,而我支持,总是偷偷的告诉老爷子,想吃就买。老爸一只坚持天天刷牙,至今不辍。存胜大爷告诉我,他老弟兄俩在村子里听大戏的过程。我们村子里有一处太阳姑娘庙宇,前几天庙里组织唱大戏,老爸和存胜大爷一起去听。大热天,老爸还穿着坎肩,额头上沁出汗水。存胜大爷让老爸脱掉坎肩,老爸张开胳膊让存胜大爷拉着他的袖子帮忙。存胜大爷笑眯眯的对我说:“你爸迂了,坎肩哪有袖子啊。脱下来,还拿在手里不松开。我说你放在我的三轮车上吧,你猜你爸咋说:‘我坎肩里有钱!’他信得过我,把坎肩放在我的三轮车里。我们听《回龙传》听了多少遍了,都能唱下来,就烦了,我把你爸扶到我的三轮车上送他回家。送到家,我们分手了,我回到王洼才想起来坎肩还在我的车子里。老头发现钱没有了,肯定急,午饭我也没吃,就骑车给他送来了。“存胜大爷说罢,爽朗的笑起来。
       说了一回家长里短、桑麻闲话,存胜大爷神秘而自豪的给我说:“咱们大队(村),除了一个九十一岁的老哥健在,我和你老爸排第二、第三了。我和你爸是一年人,可是我的生月比他大,所以我排第二,他第三。”存胜大爷拄着锄头换了个姿势,悄悄的对我说:“你爸的牙口多好啊,吃甘蔗吃的嘁哩喀喳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