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木家兄弟(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6-06-11 17:5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北丰县城南木楼村,木大和木小是双胞胎,彪形大汉,但极其懒语、迟钝,简直就是一对榆木疙瘩。
      小的时候,仲夏酷热,男子孩娃大都在村边打麦场旁的大树下纳凉睡觉,不过在干爽的沙地上铺一条苇席,拉一条薄被护住胸腹,就能过一夜。睡到半夜,变天了,狂风乍起,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小伙伴们都醒了,想把还在酣睡的木家兄弟叫醒躲避,可是怎么也喊不醒。对着他俩的耳朵狂吼,他俩不过翻一个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又打起了呼噜。劈脸扇耳光,跺屁股也没有用。拿手指捏住鼻孔,他们用嘴呼吸;再捂上嘴,他们扒开别人捂嘴的手掌,还是不醒。天上一道强烈的闪电掠过,紧接着是一声令人胆寒的霹雳焦雷,大雨顿时倾盆而下。大家只好逃回屋里或者走廊下避雨,木家兄弟抓挠中,拉过薄被盖住脸,还是长睡不醒。暴雨一夜如注,黎明才停下。幸亏兄弟二人睡的地方是高岗,不然坑满壕平的雨水肯定把他们泡起来。木大先醒来,扯掉蒙在脸上的湿被子,抹了抹被雨水淋胖的脸大呼:“老二,你这一泡尿,太厉害了,啥都尿湿了!”
       成年后,哥俩和村里的一帮年轻人看场。睡到后半夜,大家感到口渴,就去县苗圃场的菜园里摸黄瓜吃,连菜园里留下的黄瓜种也偷来两根。黄瓜种粗大漫长,怕人偷吃,特意涂上一层厚厚的乏机油(用过的柴油机机油),黑黝黝的像一大截黢黑的烧火棍。大家把还在酣睡的哥俩拉起来,每人塞给一根大黄瓜,兄弟俩半伏半坐闭着眼啃大黑黄瓜,“嘁哩喀喳”的吃了下去。等到第二天天明了,大伙不禁笑弯了腰:兄弟俩哪还有人样,就是两只逼真的黑嘴鼬子(黑嘴黄鼠狼)。
       木大刚烈,麦子黄稍要钉镰准备割麦子了,铁锤飞扬,“噼啪”有声。一不小心,狠狠的一铁锤砸在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上,皮开肉绽,鲜血迸流。大家让他快去卫生所止血、包扎,他举起血淋淋的手指,像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说:“没事的,又不疼,包啥!不就是淌几滴血,还能淌死人了?”半个小时后,他的痛感才姗姗来迟。他抱着受伤的手指摔倒在地上,滚成一个泥猴。
       晚上,木小在复新河边看秋庄稼,正想爬到窝棚里好好睡一觉,解一解白天干了一整天的农活落下的疲乏劲,忽然感到胸腹难受极了,出了一头虚汗。他拿着拳头顶住胃部,还是缠缠绵绵的疼。他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因为农活太忙,把三顿饭都耽搁了,原来是饿得难受啊。他走到红薯地里,摸着红薯秧子的根,感觉到手下的土地裂缝大,就扒开土壤,挖出很大的红薯来。他抱着几块红薯去河边洗干净吃,才走到河边,正要哈腰洗红薯,却发现不远处的桥上有个人影在月光下晃动,似乎在抽抽噎噎的哭泣。妈呀,莫不是遇上鬼了?他的心禁不住悬了起来,这个桥上去年有一辆挂着车厢的手扶拖拉机翻到河里去,砸死了四个人,还伤了好几个……还在寻思,那个人影轻飘飘的从桥上跳下来。“鬼啊!”他丢下红薯,抱头鼠窜,身后传来巨大的拍击河水的声音。他跑了几十步,猛然醒悟,肯定不是鬼,鬼跳河哪会有声音传出,肯定是人。他飞跑着扑到河水里,救上来一名苗圃场的女知识青年。又是控出水,又是人工呼吸,女知青苏醒了,还是要自杀。他怎么劝也不行,女知青只是“嘤嘤”的哭,要挣开他的拉扯再去跳河。木小顿时有种顶天立地的感觉,说:“妹妹,你有天大的事,给哥说,哥给你做主!”她幽幽的说:“哥,你娶我吧!”“哥娶你,天明就办喜事!”
        木小白拾了一个吃计划的媳妇,第二年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不但木楼村的后生眼热,连木大也觉得很憋屈:这样的好事自己为什么遇不上哪!不要说娶上一个吃计划的漂亮媳妇,就是一般的女孩也行。媒人说了不少,见面的女孩也不少,可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家贫不是主要方面,反应迟钝具有巨大的杀伤力,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一块榆木疙瘩,见了女孩,连头也不敢抬,脸红得像关公,满脸满头的汗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谁愿意嫁给这么一个闷葫芦,和他过日子,还不得把活人憋死。三耽搁、两耽搁,木小的儿子都上小学了,木大还是孤身一人。看看儿子都满三十岁了,木家的老人急得头上冒火星,亲朋好友也是拉屎握拳头——使横劲,谁能帮上这个忙哪。
       木大在家里苦闷,就去城里建筑工地上当小工。他身体壮实,手大腿粗,又干活不偷奸耍滑,一个人挣两份小工的钱。别人搬砖和泥都戴上工作手套进行,他却凭着自已的一双大手操作。几个月下来,钱挣了不少,而人更黑了,身体更加健壮了,两只结满老茧的大手简直就是两把钢锉一般。
        半夜他被尿憋醒了,出来工棚小解。借着工地上的长明灯,发现快竣工的楼盘边上有好几个人,还夹杂着女人的尖叫、哭泣的声音。他奔过去,看到几个醉醺醺的家伙撕扯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女人。他张了好几次嘴才大吼道:“住、住手!再瞎胡闹,看我、我不揍扁你这帮混蛋!”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小流氓跳出来骂道:“一个臭农民工,识相的滚他妈一边去,不然,这就弄死你!”“敢!你不怕蹲牢监,吃枪子!”“老子怕谁!看你找死,怨不得别人!”……一个小流氓悄悄绕到他的身后,一板砖劈下来。“啪啦”一声,击中他的头顶,板砖登时四分五裂。他一下子转过来吼道:“老子练过金钟罩,吃我一掌!”话音未落,蒲扇大小的巴掌落到小流氓的脸上。小流氓被扇得转了两个圈,一头栽在地上。醉醺醺的家伙们吃了一惊,把小流氓从地上拉起来,惊得呆了:鼻口窜血,连脸皮也少了一块,血糊淋漓的,好不恐怖!为首的大呼:“风紧,扯呼!”“呼啦”一声,坏人全跑了。
        被他救下的姑娘也是城南人,叫兰,曾经和他见过面,主要是看不上他的木讷而拒绝,因为“英雄救美”拉近了他俩的距离。第二天,他的头肿成猪头,只好住院治疗,消息不胫而走,不仅获得“见义勇为”的证书和奖金,有一拨一拨的人,手捧鲜花来看他,还赢得了姑娘的芳心。
        他俩的大婚之日,木家贴出的喜联是县文联赠送的,上联:木村木家木兄弟;下联:木下讷言自成蹊;横批是:木兰为舟。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