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卜开放(原创小小说)  

2016-05-07 10:2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五下午上了两节课,回到办公室,正想放下教材、教具,拿起手机回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要不是到了放学时间,我真懒得打开短信看看。不知我的信息从哪一条渠道上给泄露了出去,每天接到海量的信息。都是什么呀,推销茶叶的、医药的、旅游的、招聘的、房地产的;各种各样的群更是五花八门:健身的、理财的、交友的、同城的……。为了避开学校大门口蜂拥而出的人群,我还是坐下来,打开了短信:老师,我是卜开放。多年没有见你了,是学生的罪过,乞恕。要不是在上海遇到萧校长,我还得不到你的电话。别来无恙啊,老师,我在上海财政局工作,也混了个一官半职的,欢迎老师来做客。老师,您写给我的那张字条,我一直珍藏在皮夹里,随身携带;不知道我跟你上高二时,写的那份保证书,你还保留着吗……
        我打开办公桌抽屉下的柜子,拿出一个很旧的讲义夹子,细细的翻阅起来。简直就是与历届学生交往的文档博物馆:毕业照、旅游照、学生给我寄的贺卡、书信、保证书、悔过书、决心书、情况说明等等,估计不能比《红楼梦》薄。费了半天劲,终于找到他的保证书:我保证,进入高二(5)班后,不挑衅任何人……
        晚上,我正在教室里辅导,副校长萧宇到教室找我,让我去赴宴。我对我这位总是打着官腔、自以为高高在上的老同学没好气的说::“那哪行啊!咱们学校有纪律,谁也不能擅离职守。我有辅导课,失陪了!”“别价!你得去,我给高二的年级主任打电话,让他替你,行了吧?”
        到了酒场一看,嚯!阵势不小啊!两位副校长、教务主任、政教处主任、后勤主任、安保处主任全在,就我一个高二(5)的班主任,怎么看,都有点鸿门宴的氛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宇发话了:“老程,给你商量个事。你别作难,心里痛快就答应,不痛快也得答应!”“这是什么话!你们是刀俎,我是鱼肉啊!任人宰割,没门!”真是鸿门宴,这帮带纱帽翅的全部都劝我别急,先听萧校说完再做定夺。萧宇正要开口,一把手卫校长笑眯眯的走进来。
        卫校先给我敬了两个酒,我不干了。我说:“无功不受禄!要是满场的都喝两杯,刀山火海我也得试一试!”没有谁敢不给卫校面子,这帮不可一世的家伙全部龇牙咧嘴的陪着我干了两杯,当然,有的是真龇牙,有的是假咧嘴。
        卫校扶着我的肩膀说:“老程,你把卜开放接到你班去吧!”我吸了一口凉气,但是,还是趁着酒劲应承了下来。这个卜开放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居然敢给他所在高二(1)的班主任,当堂打了起来。1班的班主任坚决不让他进班,其他18个班级的班主任谁也不愿意接受这个“混世魔王”——他舅舅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就这么个“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不得、打不得”的货偏偏塞给了我。不要说,我也知道,这是我的那个老同学副校长给我下的套!该我倒霉,谁让我有这么一位同学哪。
      
        这小子只在我班里老实了三天,就给了下了“挑战书”:约我下象棋。我回应:下象棋没问题,你要输了,你的给我写一份保证书!他答复:没问题。只要我输了,我写保证书。不过,老师,我也有个请求,您要是输了,您也得给我写一份保证书,内容你定。我答复:没问题!我给你写的保证书的内容是:“绝不戴有色眼镜对待你,我保证以一个对待正常学生的要求对待你!”
        你别说,这小子的象棋下得不错,可是他还嫩着点,哪能下的过我这个老江湖啊。不论咋说,我在县级象棋比赛时,也拿过第三名啊。这小子不服,又提出掰手腕。小子哎,你是不知道“猴子惩罚乌龟,乌龟说它最怕丢进水里的酷刑,于是猴子把乌龟投进水里,还洋洋自得”的故事吧,老夫打了多年的太极拳,功夫没有长进,体力却不懒,犹擅左手发力。要不这小子也不会当年应届考上南京大学,他偏偏也是擅长用左手。他的左手有点力道,比起我来差了许多。我说:“这样吧,你要是能撼动我的左手,就算你赢了!”他脸庞涨成了关公,还是没有成功。
        他还是不服。我有点恼火,拎起一块要盖屋的新砖头,应手一掌劈下去,新砖断成两截。他吐了一下舌头,进行“鹦鹉学舌”。我说:“你要不怕你的掌骨骨折,你就试一试,也无妨。”他哪里劈得开,倒疼得龇牙咧嘴。他说:“我最后再和你比一样,就是我赢了,我也写保证书,肯定服你和学校的管理!”
        这小子就是幸运,要不怎么说还有狗屎运。他要和我比赛游泳的速度。我的家乡,村西是复新河,庄东是子午河,村前有一处碧波荡漾的大池塘,那可是我们小时候的乐园。谁不是夏天天天洗澡,天天比赛游水。我的动作说不上是蛙泳、蝶泳、自由泳,反正速度不慢。我们横渡大沙河水库,我几乎落了他一半的距离。他服了,回到学校,给我写了那份保证书。我也写了一张“人无信不立,仁义礼智信!”的字条,给他交换。

       这小子到底不是穰茬(菜包子),在我排位的时候,考验我的容忍程度。
       一切尘埃落定,班长开始制作点名册。他联合本班三名个头最高的学生,搬离他们自己原来的位置,跑到最后一排墙角处坐定。班长急忙告诉我。
       症结就在卜开放身上,只要打开他的心结,一切迎刃而解。自习课上,我把他约出来,要他谈一谈自己的想法。他说:“老师啊,我们四个人都搬出来了,再搬回去,多没有面子。你就大人有大量,让我们待到下一次排位吧!”我顿了一顿说:‘这样吧,咱们组织一个类似法庭的小型听证会,与会人员你定,会场我定。“”老师,多少人,哪些人?“”不要太多,九名就够了。你从咱班里叫来三名同学,从你住的村子里叫来三名长者,社会上随便叫来三名路人。只要他们听了咱俩各自的陈述,然后投票,你的支持票超过半数,我尊重你的意见!“
       第二天,他们各就各位。

       ……
        突然,老婆打电话过来:“老头子,晚饭都做好了。快回来吃饭哪!”
        得!先吃了晚饭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