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两万千米(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6-02-20 11:3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去美利达自行车专卖店修理骑行时被撞坏的旅行车。闲谈说起骑车的里程,我说自一四年买车以来,骑行不低于两万千米吧,老板的老爸说:你赚大发了,除了落了个好身体,还白赚了一辆自行车加看了许多风景。我们不解,他接着说:如果不运动,身体不会这么棒,吃药、打针要比买一辆旅行车多花钱吧。  也是,生活中的选择,可以看成加法、减法,或者以悲观、乐观的态度去评价,切入点不同,落脚点各异。回头一看,可圈可点的还真不少。
       年少时,更爱运动。初三,上体育课,短跑崴了脚踝,剧痛,脚不能点地。母亲搀着我去县百货大楼食堂找陈老师傅,其时食堂门口已经有一排等着他推拿的患者。开完饭,一身白衣胜雪的老先生(他当时恐怕也有五六十岁了吧。)笑呵呵的走来,三拉两拽,错位的关节、扭伤的筋骨已经复位。轮到我,他问了我已经原委,隔着母亲带来的崭新的毛巾,一手抓住脚脖子,一手抓住脚,一扭一推,一声脆响,就痊愈了。连母亲递上去的烟卷也没有顾得上接,就给下一个推拿了。工作第一年,推开寝室门,呵,好大的雪啊!不由来了一个旋子。落脚处雪地打滑,腰扭了。还是直奔城西陈桃园找老先生。老先生真的老了,须发皆白,像个老寿星。他拉着我的手问:“小伙子,腰是怎么闪着的?”我红着脸说了原因,他笑呵呵的说:”这可不行,你得做做准备工作,才能做剧烈的活动啊。你想骨头和肌肉都很僵硬,你硬来,那还不受伤?“手到病除后,他又告诉我:”年轻人,运动也是一门学问哪!“
       多可亲可敬的老人啊,我谨记他的教诲,运动中免去了好多的苦痛。二零一四年,我买了一辆美利达旅行车,开始享受骑行带来的乐趣。首次较远距离的出行——皖北皇藏峪。单程一百公里左右,正值暑假,时间宽裕,骑行没有经验,正是万事开头难。是日,太阳大而亮,我穿着短裤短褂,带着水瓶,四个苹果,四个酥梨。八点出发,下午一点半到达目的地。花了六十元买了门票进去,但见青檀、黄檀比比皆是,佳木葱茏,那棵中秋满谷清香的桂花树已经有上千年的树龄,属于国宝级别,还有那株长成高大乔木的黄杨……返回时,到了黄口镇,天已经黑了,下着小雨。没有带灯,只好摸黑。丰黄公路萧县段大坑、小坑相连,我中间虽然数次把它想象成日本伊豆的酒窝大道,还是提不起精神。小雨到挺可人,不紧不慢,淅淅沥沥,很是温情,十多公里的路竟走了近三个小时。也好,在以后的骑行中,再也没有这样差的路况了,正是:别担心,这一跤就是你人生中的最低点,之后每一天都只有更好,果不其然!回到家,老婆一见惊呼:“你遇到沙尘暴了?”洗澡时,头发洗了三遍,洗头膏洗下来的还是黑水,裸露的皮肤再也洗不出本色了,紫外线已经给它们镀上了小麦色。洗罢澡吃水果,怎么也没有骑行路上吃到的水果甘甜滋润。第二天,还得了一篇游记文章。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享受多了,胳膊不那么酸了,屁股也不如第一次硌得那么疼,大腿、小腿更有力了,只是脸部皮肤渐渐靠近非洲人的肤色,不过开玩笑的挺有幽默细胞:嗯,是黑了,不过黑得恬静!哈哈哈哈。于是一发不可收拾,芒砀山的西汉墓群、商丘的古城、微山湖的碧水风荷、济宁的太白湖天蓝水清、鲁西南的羊山战役纪念碑、陈官庄烈士纪念馆、砀山梨树王、沛县湿地风光、贾汪的紫海蓝山、台儿庄的大运河风情、单县的牌坊……本县的小镇、村落,临近的如砀山、萧县、沛县、鱼台、金乡、单县的聚落涉足的次数更多。每到一处,拍照、留影、写文章,去的地方多了,收获渐渐也多了;有时,照片、文章也能换回一些稿费,不亦乐乎。
       在路上、美景、美食是骑行的三要素,其实是三位一体的。春夏秋冬,春秋骑行最相宜。春天百花竟放,这种欣喜是渐进式的。迎风才去,不经意间,村前的一株杏花已经怒放。那是怎样的一种欣喜,一种需要引吭高歌的冲动,一种把酒临风的惬意。杏花才败,大片的桃花灼灼其华,“晚霞夕照桃花坞,柳絮飞来片片红”不是虚化。铺一张报纸,摆二三个素菜,酌三四口淡酒,幕天席地,在桃花从里看一行大雁北飞,一群麻雀起落,两只辛勤的喜鹊衔着细短的树枝搭窝,一只新生的雪白的山羊羔跟着母羊撒欢舔草……骑行在“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梨园,有多重选择。要扎堆凑热闹,就去“梨树王”景区、“百年梨园”景区、“酥梨王”、“梨树皇”、“乾隆御植园”景区,老树铁枝,遒劲飘逸,谁见了都会感叹激赏。人多却不吵杂,是敬畏老梨树的高寿,还是感叹自己的渺小无知;也可能被美景震撼过,忘却了语言。远离老树,有梨花糕、酥梨膏、麻糖等美食小吃,也都慢声细语,怕辜负、惊扰了这绝世的美艳仙境。不喜扎堆,就另谋高就。苏北、皖北连片的梨树千亩万亩,与苹果树间隔的不计其数,皆满树擎花,亚赛霜雪。选一处独立自主观赏的不容易,果农在授粉;抛开熙熙攘攘的游客很简单,只管去梨树林深处就做到了。放稳自行车,找一处向阳带有干草堆、或者细干梨树枝堆的斜坡躺下来,几粒熟花生、一把原味葵花籽、炒蚕豆,苹果、梨也行,不经意的咀嚼,就有片片落英起降,远处地面下起了大雪,近处雪色和土壤杂处,一块白、一片黄,黄白相间有些眼花缭乱。索性睡上一觉,睁开眼,头上、身上满是洁白的花瓣……
       贰万千米,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假如人生可达百岁,每日行近一百千米,人生的行程就是三百六十万千米,多数人做不到。把生命的时间化作里程,以“心和身,必然有一处在路上”来思索、考量人的寿命,或许你会有新的生活方式,新的发现。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