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祝神医(原创小小说)程守忠  

2016-12-30 13:1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神医者,祝效芝也,苏北人氏,神医绝非浪得虚名。专攻眼科,许多大医院医疗后不见减轻症状的眼睛疾病,到了祝家庄“祝氏眼科专科医院”,一般只需要来三趟,即可手到病除;比较难以治愈的也不过来五趟,症状一定会减轻的。如果不见疗效,祝神医就会摘掉老花镜,语重心长的对患者家属说:“医病,但我不能救命。我的本事尽了,眼睛可能保不住了,好好回家养养吧!”
        邻村赵河涯的赵得水最不信祝效芝的那一套。他俩从上学就要好,在同一处部队里当兵,同一年复原,同一年结婚。不同的是祝效芝认了一位专攻眼科的老大夫为干爹,苦学医术;而赵得水当上了村长,带领村民发家致富。五年后,二人都是远近闻名的佼佼者。祝效芝小神医的名声已经很响亮,赵得水带领村民栽果树、熬糖稀、办理养殖场也是风生水起,大部分村民都盖起了宽大的新房。除夕是二人欢饮的日子,已经整整延续了五年,两家轮番做东。这一年,轮到赵得水家。祝效芝才一进门,禁不住脸色变了——赵家刚刚盖好的明三暗五的青砖大瓦房的屋角正好挡住西厢房的一半窗户。酒酣耳热之际,祝效芝对他说:“老赵,屋角盖住半个窗户,可是犯了风水学上的大忌!”“什么大忌?说来听听。”“窗户窗户,相当于人的眼睛。眼睛被遮挡住半个,多难受,还不得生眼病吗!”“迷信,老迷信!难怪说巫医、巫医,一半巫术,一半医术!”“你说的不错,中医的确来自于巫术。别论巫术、中医、西医,只要能治病救人,就是最好的术!”“拉倒吧,咱们知根知底,还是喝酒吧!”“老赵啊,你要得了眼病,我可不给你看。你这个人不识劝!”“放心吧,我的眼睛瞎了也不找你!”酒场不欢而散。
        三天后,赵得水下眼睑长了麦粒肿——角炎,很是痛苦。去乡卫生院,打了针、吃了药,疼痛减轻了些,麦粒肿仍在。再去,症状减轻些,还是没有痊愈。再三再四,轻轻重重,就是不能复原。去县里人民医院,就是去乡卫生院的翻版。不得已,赵得水的老婆孙玉枝趁傍晚用头巾抱了二十个鸡蛋,登了祝家的门。与祝神医打了招呼,去找他的媳妇阚花枝。也不知道两位婆娘一会儿嘻嘻哈哈、一会儿唉声叹气,“叽叽咕咕”、“嘟嘟囔囔”说的啥,吃一顿饭的工夫,阚花枝把孙玉枝有说有笑的送去家门。
       坊间猜测,两位婆娘一定是吹了许多枕边风,可能吹了半夜也未可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反正第二天刚黎明,孙玉枝就用平车把赵得水拉到祝效芝的诊所里。谁也没有说话,祝效芝把一针管蓝色的液体(也可能针管是蓝色的)注入赵得水眼睛里。他一边把那诡异颜色的针管放到药箱里锁起来,一边对孙玉枝说:“弟妹,你把得水拉走吧,傍晚再拉回来,我看看情况再说。”拉着昏昏沉沉的赵得水回到家不到吃上午饭时,剧烈的疼痛袭来,他碰头撞脑,折跟头、打把势,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直到昏厥过去,硬是没有呻吟一声。估计祝家已经吃过饭了,孙玉枝赶忙把他拉到祝家。祝效芝一看,笑了,说:“没事了,毒气出来了。我给他打一针,开一点药回家吃,一周后再来一趟,保管手到病除!”他开开上了锁的小药箱,拿出一只纯白色的针管(也许药液是纯白色的),把些许药液注入赵得水的眼睛里。
       赵得水一口气睡到第二天黎明才醒来。原来酸胀肿痛、油煎火燎的眼睛清凉了。他摸了摸覆盖在眼睛上的纱布,苦笑着下了床,走出来。孙玉枝正在收拾西厢房下的建筑垃圾——西厢房的窗户被堵上了。他勃然大怒,话还没有,人已经跑到被青砖堵住的窗户下,飞起一脚,响声大作:坍塌的砖块击地的“咚咚”声,窗户玻璃破碎的“稀里哗啦”声,他摔倒在地的“噼啪”声……等孙玉枝回过神来,赵得水已经躺在地上,捂着眼睛“哎呦、哎呦”的声唤起来。孙玉枝扶起他来,走向平车,准备拉他去祝家庄,并骂道:“拧种!垒砖头堵住窗户,碍你啥事?你发哪门子火!咋不疼死你!”
       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又把赵得水置于祝效芝的眼下。祝效芝有点怒容的说:“不是说一周后再来吗?”孙玉枝满脸通红的说:“他又疼得受不了!”祝效芝还想要说什么,被闻声赶来的孙玉枝制止住了:“效芝,他是谁,你是谁,看看吧!”打了一针白色的液体,他感到眼部不是“霍霍”的刀剜斧劈般的剧痛了,代之而来的是那种曾经的清凉感。
        孙玉枝找人又堵上了窗户。这次赵得水扶着覆盖住眼睛的纱布,来来回回的在庭院踱步,咬牙切齿的嘟哝着,却不敢再飞起一脚了。一周后,祝效芝拆下罩在他眼睛上的纱布,又把一支黄色的液体注射到他的眼睛里,拍拍他的肩膀说:“赵老弟,你的眼睛好了!人不能逆天啊!”

        两年后,一帮人围住祝效芝的诊所吵闹,赵得水作为村长理所当然出面调解。原来是远路的眼病患者来医治,回去的路上,突然大喊“疼死了,疼死了!”,从飞驰的公共汽车上跳下来身亡。家属来讨个说法,祝效芝说:“他说疼死了,疼死了,并没有说眼睛疼死了,说不定还有其他原因。你们可以去解剖,可以检查我的药品,是我的责任,我绝不推辞!不是我的责任,我也不怕你们闹事!”
     后来,事情不了了之。

         十年后,祝效芝一家被灭门,连房屋也被烧了。至今案子悬而未破。据坊间说,祝效芝看眼疾的确有一套过硬的本事,只是他先打针让患者的病再厉害一些,然后才手到病除。他看不了的眼疾,许多大医院的专家、教授往往也是束手无策。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