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圣诞节见闻(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6-12-25 22:3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诞节,苏北小雨如酥。才过冬至,正是数九寒天,不是雪花飘飘,委实有点异常。正如我们不识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的成因一样,我们只夸大科学的远见卓识,不敢反躬自省,而且不懂装懂还不脸红,真真有点活该吃糨糊。
       陪伴老爸,顿时觉得自己面目可憎。老人在老家生活,工作的原因,我不能时时承欢膝下,倍觉罪孽深证。远远不如大哥、二哥时时悉心照料老父亲的饮食起居,他俩才是孝顺儿子。买了羊肉回老家炖煮,蒸汽和香味并不能消减我心里的罪恶感,我唯有关怀老父亲的言行举止,感觉大哥、二哥的居家不易。老父亲八十有六,垂垂老矣,正是需要人手照顾的岁月,而我,只能周末回家,怎能不令人悲伤垂泪。
      冬雨淅沥,大哥陪我在公交站牌下等车。长兄如父,大哥的行止正是还原了父亲年轻时的言容,令人禁不住想吟唱《北国之春》的旋律:家兄酷似老父亲,一对沉默寡言人,可曾闲来愁苦酒,偶尔相对饮几盅。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回到你怀中!生命的更迭,唯有亲情和牵挂的传承,才具有令人感动的内涵。
      公交车没有等来,挥手告别大哥登上一辆“黑车”。司机是一名年轻的女士,言语中怨恨颇多:老公喝大酒,入赌局,一旦受到媳妇的管束,就大打出手,连孩子也不敢在家,只好寄居娘家;为了生存,不得不开“黑车”养家糊口。言语之间,清泪长流。我不知道如何劝解,只待下车时,多付一倍的车资。我的小善于世风无补,更不能普渡众生,救那位女士脱离苦海;甚至不能使沉甸甸的压抑情绪得到一丝缓解,可是我还是悄悄的做了,感觉那个可恶的小子似乎是我的家人或者亲戚,怎么想,他也不应该这样,可是他做了,我顶多只能做一个无聊的听众。就是我的家人朋友,我又能如何。报警、法办,出来后故伎重演,又当如何。并非所有的问题都拥有答案,眼不见,心不烦,恐怕是最佳的处理问题的方式。
       果然能眼不见、心不烦吗?答案是肯定的。假如我等来公交车,面对满车冷漠的乘客,我也就冷漠一会,又回归熟悉的环境,然后碌碌的生存。问题是我不见,问题还在那里,人在,问题就在。不论有无办法解决,都有需要解决的问题。想一想,还是童年更美好,赤子之心,简单明了,哪有这些简直能撑破脑袋的问题。世间有多少善,就会有多少恶。见了烦了,仍然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能推给万能的上帝了。再不然,就只好忍着。忍不住就爆发,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随他去吧。
      然而,人是有理性的,还有世俗和法律约束着,愿意打脱牙齿和血吞,坚信家丑不可外扬,认为忍一忍,就风平浪静了,那怎么办?只有凉拌了。叔本华说得好: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如此看来,痛苦和无聊就是人生不可规避的梦魇,那么世间有那么多风风雨雨,也就正常了。
      人是感情动物,天生有惜小怜弱、扶危济贫的情节。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该出手时就出手,是多么的令人振奋,令人相信社会的美好,正义的伸张。我想,假如政府积极引导,抑恶扬善,公平执法,让普天下大众相信,除了脚下有厚重的大地,头顶还有朗朗的青天,那么人心是多么的畅快,社会会是多么的安稳,人间就会少缺更多的罪恶。
      邻镇有一个恶人,说不上十恶不赦,也绝非良善之辈。长期打老骂少,虐待家人,搅得四邻不安。一日醉酒,发酒疯痛打老婆孩子,摔砸家什,丧心病狂。适逢女儿、女婿回来,大家合力制服恶人。其妻想到假如恶人酒醒,得以解脱,定然更加疯狂,不可理喻,遂起杀心。拿塑料袋捂住恶人口鼻,杀了他,然后以铁链缚住磨盘捆住尸体,抛尸河里。后东窗事发,法院审理,依据《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有关规定》,认定情节较轻,依法从轻判决。此事不能说大快人心,至少令人解气,暗暗叫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据说这是陈毅元帅在1965年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当一位香港记者提问时,即席讲了这段话,引发了这次记者招待会的高潮。 针对当时的国际斗争实际,他以豪迈的气势回答国际反动派对新中国的挑战,此句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一再被人转引。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全是迷信,还说明人心是有敬畏的。神明,在《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神的总称” ,即“宗教指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统治者“;迷信的人指神仙或能力、德行高超的人物死后的精灵。迷信的本义是“相信了错误的东西”,那么什么才是错误的东西?假如迷信能敬天畏命,保一方平安,能让百姓安居乐业,迷信还能称为迷信吗?恐怕应该叫”宗教“吧。宗教的起源就是因为恐惧。圣诞节还那么可怕吗?还那么洋人的东西学不得吗?八国联军的确是烧杀抢掠了,的确是犯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与圣诞节何干!一些微信和QQ上,以讹传讹,大肆渲染,真真可笑。也许这样的问题还牵扯不到”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你也就当我开玩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