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6-11-02 22:2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闲暇,相邀骑行。
      约定高正东、高为亮叔侄,于丰砀路(丰县到皖北砀山县)苗城河大桥集合,车轮便插上了翅膀。汇合后,沿着北岸乡村水泥路西行。即使教了二三十年的书,来自农村的我们,骨子里还保留着农民的情节。就像一块生来具有的胎痣,纵然经过平生千万次的洗涤揉搓,也不能去掉一丁点边角,何况是与皮肉相连的整体。山河可改,本性难移。亲近乡村,目酣神醉,有说不出的熨帖和惬意。农家屋宇静默在落叶萧萧的秋光里,恬静而美好。门口随意闲植的窄小竹林,越发的青翠。林下的土鸡、土狗自由徜徉,安定团结。应该是去年开败的盆栽菊花,被乡民随手插在竹林旁的空地里,如今长得重重叠叠,完全颠覆了“菊不盈尺”的审美观念。粗壮高大的植株已经倒伏歪斜,昔日“姚黄魏紫”化作不屈不挠的“千头菊”。然而朵朵向上,一片灿烂。花朵大烂漫无邪,花朵小从容内敛,本来就是春兰秋菊各擅专场,不需要评头论足。嘴角不觉莞尔。
       出了村庄,水泥路消失了,代之为坎坷的黄泥小道。由于前些天秋雨连绵,今日才云销雨霁,低洼处很是泥泞。不过有路眼延伸,仿佛大雪封山人迹兽途造就的蚰蜒小径。索性下车步行。人生许多病症是由疏远土地而成,人一旦亲近土地、融入村庄,就会神清气爽,疾病不治而愈。我们骑行就是例证,坐在电脑前头晕目眩,骑车来到乡村野地,诸多不适顿时消失。
       路旁是大块蓊蓊郁郁的菠菜地,肥硕黑绿,没有一点颓废黄叶;精神抖擞与田间的铁塔、天上的电线,明目善睐“秋波”频频。即使我们生在乡下,长在农村,在这个即将秋尽冬来的季节,也没有目睹过如此丰美的菠菜地,只是在春夏之交才见过,那是就要结籽的老菠菜,青春早逝,行将就木。要是允许,薅下一掐,淘洗干净开水一焯,佐以蒜泥、陈醋,最好再加一点水发好的微苦杏仁,淋不淋麻油都无所谓,那可是极其爽口的美味。烧羹汤也是上品,开水略焯,沥干、撕碎、盐渍,待羹汤熄火后入锅,鲜美异常,过口不忘。做杂面窝窝头更佳,麦子、金黄玉米、滚圆大粒黄豆磨成杂合面,掺入玉翠的菠菜叶,捏成外圆内虚的豆油窝窝头,不需要任何酱、菜佐口,就能吃个肚儿圆。当然,捣一臼鲜蒜泥更妙,赛过鲁智深大闹五台山这一节,在山下吃狗肉蘸着蒜泥。
      过了苗城集,看到一对农民夫妇在道边刨红薯。多么熟悉的生活呀!童年的记忆顿时复苏,迫使我们停车下来。敦厚的农妇正坐在田间喝柿子,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农民正在把红薯装在电动三轮车上。麦茬红薯可能是受到太多雨水的浸湿,很多红薯裂开了口子。寒暄一番,我们要买五元钱的红薯。他们笑着问是不是要烧红薯,我们点头。捡拾了一些漫长匀称不开裂的红薯,他们拒绝收钱。直到我们喝了农妇忙于刨红薯以喝柿子代替午饭余下的三个软甜的柿子,他们才勉强收了钱。
       骑入苗城河水库南岸堤下小路,几乎落光叶子的杨树林下,蜷曲着好厚的暗黑的树叶。骑行在上面,“沙沙”作响,简直有“踏雪寻梅”的错觉。
       选中一道河堤坡上的水冲沟,我负责改造烧红薯的地垄,他俩捡拾柴火。松软潮湿的河堤很容易操作,用较为粗大的枯枝捯饬捯饬,一个简易的好红薯的地垄就做好了。他俩拾来大量的枯树枝。干燥的杨树叶是上好的引火草,毫不费力就点着火,引燃了枯树枝。炉火熊熊,映照着我们的笑脸,把我们带回童年间放羊烧红薯、烧老玉米、炸黄豆、烤鱼的情景里。少不更事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长大在红尘里摸爬滚打,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事业、目标,有怀恋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岁月,人类真是有趣而无聊的动物。难怪叔本华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
        等架在地笼上棚着红薯的粗枯枝烧断了,地垄里的底火已经足够了,垄壁也烧成了红色。把烤黑的红薯拨到灰烬里埋好,就把地垄跺塌方,覆盖在上面,让烧红薯进入焖烫模式。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同样适用于烧红薯。我们还会背诵小时候烧红薯的歌谣:红薯没有爹,不熟捏三捏!我们深知绵软绝不等同于熟透。还是先骑行一圈,半个小时后,再来不迟。
       顺着落叶满地若有若无的沿河小路向东骑,一边是清波荡漾的宽阔水面,一面是长满杨树的高耸河堤,阒然无人,惟天籁有声,我们好像返回到远古的荒蛮年代。骑行不远,被一道溪汊隔断去路,我们就沿着溪汊南行,走出河堤的缺口,白杨树换成了桃树园,只是没有“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走了一段没有路的路,我们拐入一条林中小径。桃园又被杨树林置换,但不像河道两侧是纯粹的杨树,夹杂着槐树、柳树、柏树等,不时有坟茔和墓碑出现。
       出了林子朝南走,就是天师道创始人、被后人称为“老祖天师”张道陵的老家——丰县宋楼镇费楼村。我们已经去了多次,并且惦记着焖烫的红薯,就往烧红薯的方向而去。一株晚开的葵花虽然很矮,但还是露出金黄的脸盘。高正东老师亲切的称呼它为“奎哥”(葵),我们学校曾经有一位校长叫做刘向奎,年高德卲,大家这样称呼他。
       掘开浮土,暗阴湿土已经被烫成淡黄色干土,红薯露了出来。小心翼翼剥去黑色泥皮,焦黄色的红薯瓤冒着袅袅热气透出香味。轻轻咬一口,干面喷香,仿佛是童年烧红薯的“栗子香”。
————————————————————分割线——————————————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秋光溢馨(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