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三九不寒(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6-01-09 18:3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梅赞》里唱道:“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九九歌》里说:“头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皆说温带地区冬至数九后,三九、四九呵气成冰,进入一年里最寒冷的节令。寒冷于人,千差万别。饿死闲人,冻死懒人,网易新闻说,俄罗斯克拉斯诺雅茨克,叶尼塞河畔上的冬泳俱乐部“嗜冷生物”Cryophile如今已拥有约300名成员,聚集了老少青各个年龄阶层的爱好者。他们无时无刻不享受冷水带来的刺激,哪怕气温低至零下30℃。77岁的Nikolai Bocharov冬泳后往身上擦雪,当天气温为零下27℃。Bocharov在德国参军时便开始冬泳。他说:“我从军队退役后,就在叶尼塞河挖了个冰窟窿泡在里面。我从不觉得冷,也不觉得不舒服,我可以在冷水中泡很长时间。当我从水里出来时,我感觉浑身刺痛,仿佛就要飞起来。”
        从热烘烘的充满暖气的房间出来,还是打了几个哆嗦。骑行是不可穿着太厚的,否则是自寻烦恼,可是毕竟最低温度是零下六度。成为“嗜冷生物”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不容易;今天巨大的温差还是会让有机体猝不提防,感到寒不可当。不过骑行不过三公里,骑车产生的自身热量,已经可以高唱:三九不寒!路上遇到顶盔掼甲,以御寒衣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骑摩托车和电车单车者,还是可怜他们:一脸愁苦,浑身瑟缩!他们的热量即使包裹的再严实,还是被冰冷的空气夺走了。我有过这样的经历,年轻时在冷天冻地的路上开着摩托车,感觉头盔和羊皮大衣简直就是纸做的!谁说“三九不寒”,当时肯定我得给他急: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骑着摩托车试一试!
       农家更是惬意。水果之乡,水果之多自不必说,干树枝、树桩、树疙瘩俯拾皆是,烤火人群当然也是比比皆是,中老年人居多。一群人围着一堆明明灭灭的火堆,青烟袅袅,粗大的干树桩、树疙瘩已经被引燃,估计一个大树疙瘩,半天也烧不完。抽着烟、喝着茶,烤着地瓜、土豆、花生、馒头,还有山药、核桃;年轻人也有烤苹果、烧梨吃的;唠着嗑,哼着豫剧,不时响起语焉不详的笑声、嬉闹声。狗也不凶,在或坐矮凳上、或蹲在青石上、或站立着的人圈里,一会靠近火堆蹲坐下来,瞅瞅这个,看看那个;一会又心不在焉的溜达出去;根本不屑追逐骑行的我们,“狗护三家”不复存在。
        驴友提议,买一些东西寻个地方咱们也烧着吃。大家叫好,于是在一家青菜店,买了些个头小的生红薯、生土豆,还买了几个馒头。来到苗城河水库旁的河堤上,褐黑的杨树叶子铺满路旁,遍地都是干枯而落下的或长或短、或细或粗的树枝。捡树枝的捡树枝,挖地窑子的挖地窑,连看护水库里养的鱼的大嫂也来帮忙。把红薯、土豆支在地窑上,拿干燥的杨树叶引燃枯树枝,鲜艳的火焰舔着地窑和红薯、土豆烧了起来。拿出来买来的熟花生(青菜店里,只有炒熟的花生,没有生的。)和馒头,有的剥花生吃,有的烤馒头吃,说着、笑着,背靠长堤,面朝碧水,不时有翼展宽大的水鸟飞过。
         多久没有烧红薯吃了?四十多年前的记忆闪电般复苏了。童年和小学时代,我们最喜爱的秋天。先吃老玉米,趁看护庄稼的凶老头不注意,就跑到玉米地里去掰棒子。留下一个人看着羊群,我们就去窑厂。偷偷登上正在烧火的砖窑顶,剥一段青苘的粗纤维拴住连接玉米秸的那一端,把它扔进沸腾的暄土里,举着一根较长的木棍,把拴好的不剥外皮的玉米埋在土里。只要一小会,就牵动苘纤维,把玉米拉出来。剥掉玉米的外衣,喷香的老玉米闪着黄金般的光泽,忙不迭时的啃食一口,清香味直透肺腑,比煮熟的老玉米好吃多了。以此法烤地瓜也棒极了,从不会把红薯皮烤焦,比用地窑子烧的更香。特别是一种叫做“栗子香”的红薯,干面噎人,谁也不敢大口吃,不然会噎得翻白眼,干挺脖子,咽不下去。烤鱼要复杂得多,钓上来的鲜鱼迟净内脏,至少要用两层蓖麻叶浸水后包裹(想更美味,就从家里偷点盐出来,塞进鱼肚子里。),等蓖麻叶一烤干,就得赶紧把它慢慢拉出来,否则蓖麻叶破裂,鱼就漏在沸腾暄土的窑顶上,谁也不敢去取回来,会烫死人的。炸料豆不能在窑顶上,得寻找一块干净、平坦的地皮,最好是快要收割的大豆,以干豆叶引燃含有豆荚的豆秸,烧完豆秸,黄豆就炸好了,状如生产队炒熟要磨成粉喂马的熟黄豆(所以叫料豆)。等火熄灭,举起展开的褂子用力扇几下,豆秸灰真的灰飞烟灭,料豆就姣好的聚集在平坦的地皮上。撮几粒猛嚼,“咯崩崩”香死人了。
        地窑的壁已经烧红,化作灰烬的枯树枝被烧成短段,还保持着树枝的模样,但镀上一层耀眼金色,已经足够厚了。把架在地窑上,半生不熟的红薯和土豆取下来,丢在窑膛里,用木棍把明明灭灭的灰烬拨在上面覆盖住,接着把窑膛跺塌,整个把红薯、土豆和上面的覆盖物盖个严实。我们就围着不时有窑膛气蒸蒸冒出的地方侃大山,吃花生,喝自带的冰凉的茶水。一个驴友说,他年轻时骑摩托车,要经过一个乡村才能到学校。村头一条大黑狗总是追逐他的摩托车发疯的狂吠,令他十分不爽,头皮发麻。一次他又从那里经过,离村口那家还有几十米,那条疯狂的大黑狗已经冲出院子候在路旁,四个狗腿弯曲蓄势,准备扑击路过之敌。他看看接近黑狗,早已从脚踏板上蜷起右腿,准备蹬击。说时迟,那时快,摩托车和大黑狗打个照面,大黑狗一跃而起,扑向他的一侧。他右腿猛然蹬直,愤然发力。正中狗的胸骨,如击败革,“怦”然有声。加上摩托车的惯性和奋力一击,那黑狗顿时飞出数十米惨叫着爬回家里。从那以后,那黑狗老实了,只要听到他的摩托车声音,那只可怜的黑狗,就夹着尾巴往家跑。我们都笑起来,估计红薯、土豆 也焖熟了。轻轻拂去表层半干的沙土,半黑的红薯和土豆顿时显山露水。不待它们凉一凉,已经被驴友攫走。
         土豆、红薯俱已熟透。剥去表皮,瓤肉飘动着香气,呈现在眼前。红薯肉金黄色,土豆肉黄白色,异香扑鼻。咬一口,我们回到了童年。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