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十八)秋姨(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5-05-05 20:5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推门进来,只有加藤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面对着我爷爷栩栩如生的遗像。

      “三儿,坐吧,我有话对你说。”我爷爷的说话声再次响起,而声音来自加藤的喉舌。还没有等我问他,他又回归自己苍老的声音说:“三儿,我知道你要问的,我把一切告诉你。”

       我不忍心看着一位垂暮之年的老人笔直的跪在那里,想扶他起来。他好像已经知道我的用意说:“三儿,你自己坐下吧,我必须跪着面对我的大哥、恩人,必须跪着向中国赎罪。跪着,我的心里好一些!”

       他说:“两位哥哥其实是回家探风和盖房子去了。房子就是这两口屋子,后来我藏在地洞里,问起为什么不都盖瓦房,文焕大哥告诉我,兵荒马乱的,一下子起了两口新瓦房,那不是有意和自己过不去吗,土匪、强盗、官府、兵痞,哪一方咱们能得罪得起!土墙屋,经不得大雨、大水,地洞自然不安全。想来想去,就同时起了这两口屋子。为了给二哥一家和我留一条后路,就在两口屋子之间安放了一块能活动的大石头。本来我不需要藏身于地洞里的,只要装哑巴就行了。可是日本人在丰县做了太多的恶行,把城南蒋庄的人杀绝了,在李寨南把唐寨逃难路过此地的唐老八一家一百零八口人全部杀死……种种恶行,罄竹难书。二位哥哥怕我一不小心,露了马脚,那可不是咱们一家人的事,全村的父老乡亲都要遭殃啊。日本是一个凶残、嗜血,不讲道义的民族,我失足落进长城脚下的枯井里,要不是小花姑娘一家救我,我早就饿死在里面了。可是惨无人道的日本兵却凌辱后残杀了他们一家,我不敢冒险待在村子里的,只好藏身于地洞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向一匹生活在下水道里的脏老鼠。后来孙花朵成了我家大嫂,徐玉娇成了我家二嫂。对于二嫂的辞世,我是罪魁祸首。本来二嫂只是得了小病,我通医术,还有些药,二嫂肯定没有大碍,可是她为我担惊受怕,心弦时时刻刻绷紧了,本来就体弱的二嫂小病就变成了大病。我用尽了我的医术,也没有能留住二嫂。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了,我才敢走出地洞。我这才知道,二嫂是饿死的。俩家的大人孩子,都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顿顿都是吃糠咽菜,我在地洞里却有面食吃。我愧疚死了,我不能再拖累这两家人了。我向大哥二哥辞行,大哥二哥、大嫂说,只要他们饿不死,就不会饿死我。我们三兄弟相互跪倒,抱头痛哭。我还是乘船回到日本,家里已经被战火夷为平地。我在医院谋得了一份工作,我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汉语,学习中国的历史文化,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去中国找我的大哥二哥。从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我就不断申请到中国来,直到上个月才被批准。可是等我赶到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我的哥哥们、嫂子都已经辞世了。幸好我还能赶上我大哥的葬礼,我还能送他一程。可喜的是续二嫂在世,你们一家都还安康……”

       老人擦了一把泪,可是身体跪姿依然笔直,只是有点微微打抖。我想去扶他起来,他接着说:“三儿啊,你就让我给我大哥跪一会吧。我这一跪,不能对残暴的日本军国主义赎任何一点罪,更不能减轻我对你两家的愧疚之情,但可以让我死以前减轻一点遗憾。三儿啊,你去替我求求我二嫂,我能不能去地洞再住一夜?能不能给我的哥嫂立碑?能不能接受我的一点心意,帮助你们一些钱财?”我点点头说:“行,加藤先生,天亮了,我去问。不过我想请教您个问题,您怎么模仿我爷爷说话,那么惟妙惟肖的?”老人叹了一口气说:“三儿啊,我住在地洞里那么长时间,除了吃喝拉撒,我拿什么来打发时间!我跟着你奶奶学会了做针线活,会纳鞋底、套被子、棉袄、棉裤、纺棉花;跟你爷爷学会了编筐、打席(用破开的芦苇压扁后编制苇席)、打篓子;跟二哥、二嫂学会了绣花、裁剪、熬中药;俺们可是真正的一家人。有时他们下来说话,不下来说话,我就静静的听,慢慢的模仿,他们四个谁的声音我都能模仿出来,像极了;就是听了脚步声,我就知道谁来了!可是他们都不在了……”老人呜咽起来。

         吃过早饭,大家一起来到秋姨的家里。秋姨已经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候在堂屋当门,大家分宾主坐定后,秋姨挨个给大家端上茶水,不待加藤开口,秋姨声音朗朗的说:“加藤兄弟,咱们是生死之交。不要说你要到地洞里住一个晚上,就是十天半月,一月四十,三年五载都行,这里是你的家呀!可是立碑和资助就免了,咱们不要再打扰他们的亡灵,立碑是给后人看的,与逝者没有任何意义;他们都是平凡人,就随着平凡人的礼仪走吧,俺们会逢年过节给他们上坟的,你要了烧纸祭奠能随时来;俺们现在安居乐业,能吃饱穿暖,不需要你资助……”不待秋姨说完,加藤先生已经掩面啜泣起来。(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