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七)秋姨(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5-03-15 12:2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了一天,我姥姥和我坐着我二舅的马车回来了。到了于堤口,我姥姥让我二舅赶着马车自己回李大楼,她留下来,照顾我们弟兄仨。

      半个月后,秋姨和我妈也从湖里我大姨家回来了。秋姨的脸色仍旧很黄,只是比我在湖里见到她的脸呈黄表纸颜色,好了许多,灰黄色里多了些血色,只是不能直着腰走路。

       等我要上四年级的时候,我爷爷就把村长的官给辞了。只是不当官以前,他和我爸狠狠的拾掇了一下高秃子。这些话是暑假里,我住在我姥姥家,我姥姥给我说的。高秃子又去爬秋姨家的墙头,秋姨的呼救声,引来我爷和我爸、我妈。高秃子比我爷高一头,可是不是我爷的对手。这些话都是我妈告诉我姥姥的,我妈是从我大大娘、二大娘那里听来的。我爷爷曾经和高秃子父子俩一起去黄口镇用地排车拉豆饼,拉着豆饼回来在李寨吃饭时,三个人打了起来。我爷爷个头不大,可是身手敏捷,几个回合下来,高秃子父子二人都揍得鼻青脸肿,倒在地上。所以,我爷爷听到秋姨的呼救声,从墙头上跳下来,高秃子就束手就擒。

      我爸和我爷要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他就给我的家人和秋姨磕响头。他说,只要我爷和秋姨回答他一个问题,他永远不再骚扰秋姨。他跪在地上说:“于文焕(我爷的大名)、石秋荑,咱们仨一般大,我在于堤口也不是当一年保长了,谁的底细咱都清楚。你俩家好得给一个头样,你文焕死了老婆,你石秋荑没有外头,你俩为啥不搬到一块住去?”我爷气的要踢他,他急忙给我爷磕了一个头说:“文焕哥,你给我说清,就是揍死我,我也甘心!”我爷爷叹了一口气,“你问秋荑吧!”我爷指着秋姨说。

      秋姨眼泪汪汪的说:“我一辈子忘记不了吴静波,我心里再也不能容下其他男人!”“你有病啊,吴静波不是死在淮海战役战场上了吗?”高秃子拍着地嚷道。“我忘不了他!一辈子我谁也不嫁!”秋姨大哭起来,摇摇欲坠。一时,谁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我姥姥说出了满脸的泪水,我听得一头雾水。

       回到家,我数次问我妈,要是秋姨嫁给我爷爷多好,就把秋姨家和我爷爷家的中间院墙推倒就行了。我妈开始也掉泪,后来就嚷我:“瞎说啥!吃饱了撑得难受是不?”我还是一头雾水,我妈从来都不嚷我,就是不允许我提这件事。

      我一般不敢问我爸,我爸一听就暴跳如雷,还非要揍我不可;还一再嘱咐我,以后不准再提这件事。

      实在忍不住,我会跑到我大爷家去问。我俩个大爷就用一个字打发我:“滚!”俩个大娘倒说了很多,就是撇着嘴,阴阳怪气的说:“死老头子,小骚货,装什么贞洁烈女,到湖里打胎谁不知道!以后,谁再让你给那个小骚货送吃的,你就倒在地上喂狗!”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