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被童年的击中(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5-12-09 19:3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放学回到家,老婆正在厨房炸豆腐泡,忙活晚饭。未及打招呼,她的死党走了进来,拎着半马夹袋东西。问她,她不语,自顾自找到一个干净碗,把袋子里的东西倾倒出来,轻描淡写的说:“不想吃臭豆子?!”
        老婆熄火停手,赶紧拿出一叠烙饼,把臭豆子和里边的萝卜片拨进烙饼里,每人一个“拤饼”,大快朵颐起来。闻着臭,吃着香,老家的记忆,童年的回响,一起涌现出来,每个人眼睛里透出点点泪光。
        咱们这些六十后,没有历经炮火连天的洗礼,对三年自然灾害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也没有切肤之痛,物资贫乏倒是赶上了。布票、粮票、油票、糖票,对于咱们懵懂的农村童年,也没有太多的记忆。大人们风雨一肩挑,小孩子毕竟缩在羽翼下。夏秋还好,生产队有大菜园,社员还有自留地,主食虽然极少能吃到小麦磨出的面粉(苏北叫“好面”),红薯、红薯干、红薯面、高粱、大豆等作出的食品,还是能填饱肚子。荤菜,要是不过年、不逢节、没有红白事,队里的牲口不出意外,是吃不到的;少有油花的水煮菜一般不缺的,农村可以自力更生,田边、地角、自留地可以种菜。队里的叫驴被长着长角的牯牛刺破了肚皮死了,整个队按人头分得一些驴肉。傍晚,驴下水归剥驴的和大小队干部煮熟下酒,驴心被我们小伙伴偷去,害得正副队长差点打起来。
      储存的白菜、萝卜,是不能吃一冬天的。童年的冬天特别漫长,雪也特别大,小孩子们就容易赖床。大人就哄骗说:“快起吧,家后冻掉好多大雁头!”大雁头是没有的,却可以喝红薯糊涂、吃红薯、吃臭豆子。矮小的锅屋(苏北称厨房为锅屋)水汽、烟气蒙蒙,关闭柴门,不让雪花飘进来,寒风挤进来,就温暖了许多,草房外大雪封门,一片肃杀。矮小的案板就摆在锅门口,靠近锅门口是爷爷的座位,谁也不能抢的。他负责烧锅,坐在木头墩上,偏半个身,就可以搛臭豆子吃。爸爸一般不坐四腿八炸的小凳的,好坐在烧火用的柴草上。妈妈往往凑着锅台吃饭,她要随时给她的家庭成员舀碗。早饭没有面食,糊涂做汤,红薯块做粮,唯一的下口菜就是一大碗臭豆子。一家人“吸吸溜溜”,喝糊涂、吃红薯,早已把冬天赶到屋外。臭豆子是不能尽吃的,生产队分配给每一家的黄豆很有限,都做了臭豆子,就不能磨成豆杂面了,筋斗的杂面条就没得喝了,二月二炒“蝎子爪”(黄豆稍微以温盐水浸泡,放在锅里炒熟,就是“蝎子爪”。蝎子无爪,就没有法子蜇人了。)也只能作罢。所以只能“量豆”去做:煮熟黄豆,放在麦秸窝里焐出青霉(其实是发酵过程),熟豆粒之间能拉出粘条;第三步就是下臭豆子了,萝卜片、冬瓜片要用开水焯熟,沥干水下到臭豆子的汁水里,如同汪曾祺先生写的“把青蒿、茼蒿放在臭坛子里臭一臭”。当然下入豆腐皮、豆腐块更妙,可是童年那是稀罕物,很少能够见到。一坛子臭豆子可以吃到春天,臭豆子不等吃完,妈妈就会再次下进萝卜、白菜一类的菜蔬,臭一臭,又可以下饭了。春末的蔬菜接上了,剩下的臭豆子水还是好东西,在鏊子上烙出饼,倒出少许汁水擦一擦,复入热鏊子上溻熟,满院子臭烘烘的,吃起来却是很过瘾哪!
        被童年的琐屑击中,明知在时过境迁之后,不能返回亲历,但是那种感觉能像黑白片一样,可能产生一种烟尘朦胧的美感,转化为心酸而甜美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