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一)秋姨(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5-02-16 22:5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刚走到秋姨家的门口,秋姨倒迎了出来,仿佛我们有前世或者今生的约定一样。

      秋姨至少得有一百岁开外了。我奶奶知道秋姨的来龙去脉,只是她老人家已经仙逝六十多年了。我妈进门的时候,我奶说,她和秋姨是干姊妹,所以我妈就喊她秋姨。秋姨又把我妈熬走了,她除了腰佝偻狠一些,眼不花,耳不聋。我本来是喊她秋奶奶的,可是她不干,要我喊她秋荑。我疑惑不解,她就蘸了白碗里的凉开水写出了“荑”。直到后来我读了《诗经》读到“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我才真正理解“秋荑”的意思。

       我妈活着的时候,经常说到秋姨。秋姨以前的历史,是我妈从我奶那里听来的。淮海战役的时候,我家的秫秸庵子(打成捆的秫秸,两捆两捆的对着放置,中间就留下一块下宽上窄的空间)藏着一个穿着褴褛的旗袍,一条腿脓血淋漓,腥臭难闻,披头散发的中年女人。我奶是佛教徒,就省下一口饭送到秫秸庵子里。这个女人勉强维持着一口气,但她的那条受伤的腿都快要露出骨头了。孝武爷刚死了老婆,我奶就要把这个可怜的女人让孝武爷抬走。孝武爷只到秫秸庵子前看了一趟,就要和我奶吵架。我奶摆摆手说:“小武,我要把这个女人救活、看好腿,你要他吗?”孝武爷点了头,还答应只要给这个女人看好腿救活,就给我奶家一石麦子。傍晚村子里经过一个牵着骆驼的游方郎中,我奶给他擀了一叨杂面条。郎中答应给秫秸庵子里的女人看腿,才一看,郎中就说是硬伤,不难治。当晚郎中也不知道在宋孝武家里大车屋子里鼓捣的啥,第二天临走时,就交给我奶奶一包灰不溜秋的药面子,要我奶掺到酒里给那个女人洗伤腿。我奶胆大,乌龟、老鼠、鳖蛇、蚰蜒,啥都不怕,敢月黑头加阴天单独一个人走夜路。可是给这个奄奄一息的女人以药酒洗伤腿时,这个女人连声惨叫。据说我奶的头发稍都竖起来了。你别说,女人的腿不淌脓了,渐渐胃口也好了。下大雪的时候,女人能走路了。半夜里,我奶烧了一大锅热水,在杀猪锅里,给女人里里外外洗了个遍,换上从孝武爷家里拿来的他死去老婆的衣服,模样很齐整啊。孝武爷当晚就把女人领走了,第二天,就给我奶家送来三石麦子。

       我爷爷、奶奶把一石麦子接济揭不开锅的邻居百世,藏起来半石,半石在石磨上碾成面吃;一石交给公家支前。解放后宋孝武和秋姨被化成地主,我家是贫农,我爷爷还当上了村长。

 

       我妈被我爸娶进家门,宋孝武已经被批斗致死了。据说四清工作队,要宋孝武交代怎样在旧社会剥削贫苦农民的。他就说,他从来没有雇过人,自己的财富都是自己血一滴、汗一滴干出来的。四清队长勃然大怒,当即命令他背着生产队牛屋大院里的石猴子,送到大队部去。孝武爷人大力不亏,一口气把石猴子背到三里路远的大队部。踉踉跄跄回到家,吐了半盆血。自此一病不起,不出一个月就死在床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