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三)孙天胆世家(原创故事)程守忠  

2014-06-29 11:1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财旺没有把家里的黑犍牛交给孙磐石,孙磐石也没有真正想要张财旺家的牛。张财旺只好在家里设宴款待孙家替自己圆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问起当天晚上的经过。微醺的孙磐石一拍大腿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口喝干杯中酒,似柳敬亭说书一般白话起来:我家婆娘和学花最好,说是叔伯姊妹,其实和亲的一样,就差是一个娘肠子摘的。说实在的,要是解放以前,我抓住那个祸害尉迟他姨的畜生,我会一刀一刀剐了他,才解我心头之恨。我蹲在那个畜生的棺材旁,头顶上的火苗呼呼地往上冒,那还想到害怕。他娘的,一会一个闪电、一声霹雷过后,又是刮大风,又是下大雨,快把我整迷糊了。我心想: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躺在棺材里怪好,害得老子受雨打风吹!他娘的,滚出来,给老子腾倒地方。我一把揭开棺材盖,揪出这个畜生一把摔得远远的。‘腾’我跳进去了,拉上棺材盖。你别说,外面狂风大雨,里面可享受了……“不等孙磐石把话说完,张财旺又是给孙尉迟搛菜,又是给孙磐石倒酒大叫起来:”老孙、小孙,我张财旺谁也不服,就服孙家!李燕山李大爷号称“李大胆”,敢上刀山、下火海,面不改色;你爷俩该叫“孙天胆”,特别是小孙天胆,敢比三国赵子龙啊,一身都是胆气。那天去河里找你,他敢捧着血乎淋拉死人的脸看,还揣了那个畜生一脚……“大孙天胆、小孙天胆的绰号不胫而走。
      一天,已经出息成棒小伙、先在砀山胡静章表老爷家学艺、后又到河南少林寺、温县陈家沟、河北永年广府、湖北武当山游历学习武术的孙尉迟正在给须发皆白的爷爷汇报修习武术的经历,爷爷让他打一路太极拳看看。玉树临风、挺拔结实的孙尉迟在爷爷面前略凝一凝神,一个陈式老架的“太极起势”紧接着是一个扎实有力的“金刚捣碓”,似乎屋宇也震动了一下。爷爷紧急叫停还要继续演练下去的孙子,颤巍巍的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拄着檀木拐杖一步一挪的走到孙子练“金刚捣碓”的震脚处,孙尉迟马上扶住爷爷。李燕山用拐杖捅了捅青石板铺就的地坪,那块比火柴盒还厚的青石板已经四分五裂。李燕山哈哈大笑:“好小子,有功夫!不要在这客厅里练了,等你练完一路太极拳,我的石板还不全碎了!”祖孙正在说笑,老态龙钟的张财旺拄着拐杖一步三摇气喘吁吁的走到屋里来。一阵寒暄后,张财旺道出原委:“家在萧县的我大姐家的孙子前几年盖了屋子,拉起了院墙,今年准备给他结婚,可是那所院子里闹鬼啊。请了和尚道士捉妖拿邪,又是道场,又是开坛作法,全没有用。已经伤了好几批人,我想请小孙天胆去看看。”望着满脸含着笑容又夹杂着忧愁的老邻居,李燕山沉吟了一下说:“去吧!练武之人就是扶危济贫、匡扶正义的!”

到了萧县张财旺的大姐家,孙尉迟查看了被妖邪所伤的那些人的伤势,有的被抓瞎了眼睛,有的被撕破了脸皮,有的手臂上、前胸腹下被抓出很深的鹰爪般的抓痕。几个年轻力壮的棒小伙做向导把孙尉迟领到一座植被茂密的小山坡前的一处院落前,才接近院落,院落里想起了刮大风般的“呜呜”声,几个小伙子转身就跑,瞬间无影无踪。孙尉迟像被钉子钉在地上纹丝不动,他静静的听着院落里传来的风吹林涛、大海扬波的声音,脑子在高速运动。心想:“这是什么怪物如此嚣张?光天化日之下还敢示威?我且试一试,看看到底是什么?”孙尉迟主意既定,轻如灵猫般悄悄移步靠近院墙,了无声息。天地一片死寂,孙尉迟能听得到自己心跳和呼吸的声音。一个“梯云纵”孙尉迟上了院墙,偌大的院落里芳草萋萋,中间通往堂屋的草径上横七竖八倒伏着荒草。孙尉迟轻如羽毛般的跳下来,几个纵跳潜到虚掩的大门旁,抓住大门扇轻轻上托,把大门洞开。大门发出一丝“吱呀”声,堂屋里的“呜呜呜声又起,似疾风扫落叶,怒涛卷霜雪,渐渐强大起来。孙尉迟矮一下身形鹜伏在地,两只雪亮的眼睛扫视着庭院,耳朵竖起来,捕捉着传来的声响。须臾,“呜呜声销声匿迹,依旧天朗气清,阳光普照。孙尉迟几个纵跳,接近堂屋门,一切悄无声息。他正想凝神看清楚堂屋阴影里动静,不料脚下踩中的瓦片断裂了,发出清脆“啪的一声。一团花里胡哨的东西电射而出直扑孙尉迟的面部,说时迟那时快,孙尉迟一个上步迎上去躬登步站稳,左手掌往前一拦,腰部旋转带动右拳打出,正是杨式太极拳里的“进步搬拦捶”!“砰”的一声,如击败革,那团东西惨叫一声飞了出去贴在堂屋窗户边的墙上滑了下来。未等孙尉迟看清那东西的面目,一声怒吼后又一个花里胡哨的东西扑到孙尉迟的胸前,他拧腰开臂一个“左蹬脚”正好击中那团东西,那团东西似流星一样击中院墙委顿成一团。只听得堂屋里一阵狼奔豕突的杂乱声音,他一步跃进堂屋里,只看见一截粗大的花尾巴消失在窗户里,一股腥臊恶臭的味道差点把他熏呕吐了。他急忙跳了出来,看了看已经口鼻都是血污的微微蠕动的那团东西,真像一只大花猫。他扯着花猫样但比猫大得多的东西后腿拎出了院墙,看着院墙外远处环立的人墙大喊:“都来看看吧,妖精捉住了!”众人“呼啦”一声围了上来,一位老者惊呼:“天哪,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肥壮的山猫啊!”

时光荏苒,大浪淘沙,孙尉迟年已花甲。后辈们上学的去上学了,打工的去打工了,只有逢年过节李寨村还能多一些烟火气息。儿子、孙子从远方的城市纷至沓来。一帮孩子们最爱听的还是爷爷年轻时的故事,孙尉迟大儿子孙远山家里的在南京上高中的小子孙左轮最爱听爷爷给他讲的“打豹”的故事。孙左轮把这件事写成文章参加江苏省举办的读写大赛,还获得奖哪。孙尉迟端着冒着热气紫砂茶壶笑眯眯的听着孙子给他读孙左轮写成的文章:……中央电视台听说我爷爷曾在山西打过吃人的金钱豹,就来李寨采访爷爷,还用铁笼子带来一只满身花纹的金钱豹。打豹现场设在水草丰美的大沙河畔,周围用铁丝网围起来。我爷爷和豹子在铁丝网里对峙,我爷爷大吼一声,豹子恼羞成怒一溜烟的扑向我爷爷,我爷爷也跳起来奔向老豹子。老豹子和我爷爷接触的一刹那,我爷爷的铁拳正好打在老豹子的眉骨处,老豹子“噗通”一声摔在地上昏死过去……一个孙女问道:“爷爷,你不怕它咬你吗?”“爷爷心里有把,它咬不住我!”“爷爷,你要打不中它的眉骨,怎么办?”“肯定能打中啊,爷爷专打那个地方!”……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837)| 评论(2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