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原创散文)程守忠  

2014-05-12 18:2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人可能不屑一顾这样一个题目: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因为答案显而易见、几乎是约定俗成的:名车豪宅,身居要职,家资殷实,全家和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沉迷于物质的世界本来无可厚非,然而精神的层面显然是不可忽略的。

   今天历经了三件事情,看似特行独立,应是人世间再平常不过的举动,然而风雨过后,细细回味,你可能会见到滚滚红尘中的彩虹——生活原来还能如此!

   初夏的周六,静谧而安好,只是意杨的花絮令许多人丧魂失魄。杨花柳絮本来袅娜多姿,是可以入诗入画的,即使不是歌颂的,也令人生出许多遐思。韩昌黎说道:杨柳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柳絮才罢,杨花就纷纷扬扬。张晓风歌颂过大团大团的絮状物为对下一代无私的奉献:不论能不能落地生根,成就下一代,杨花只是如飞雪一般飞舞。五月飞雪令世间苦恼,飘香榭、扑秀帘,或者生成“柳絮飞来一片红”或许还能兴起诗情雅意,可是太多的热情迎头铺面就成为灾害了,呼吸不畅,脸痒难耐,过敏者甚至扁皮疙瘩累累垂垂,痒痛不可抑制!上午天降甘霖,淅淅沥沥的小雨可能宣告杨花飞雪的终结,正读书出神间,楼下传来一阵激烈的吵闹之声:儿子和老妈又吵吵起来了。儿子是职场精英,月薪上万,老俩口均为退休人员,退休金逾万,儿媳妇为公务员,收入自当不菲,一个孩子正读大学。如火如荼的日子蒸蒸日上,老头不幸中风瘫痪。老太太不愿意伺候,就请来保姆,可是老太太总是不满意保姆,横挑鼻子竖挑眼,没有一个保姆能坚持一周的。赶走保姆,老太太又不愿意伺候,怎么变通都不行,而今非要和老头子离婚单过,于是和家人吵吵起来了。大家劝了几次,仍然是涛声依旧,大家只好在吵吵中“叹叹息把头摇”。也是啊,天阴雨湿,大把空闲时间,既适合读书,也适合吵架呀。有人说,人固有一死,泰山鸿毛另当别论,烧死的是不是有点冤枉!答曰:不冤枉!早有公案于此: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子非我,安知吾不知鱼之乐乎?正在慨叹“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大表哥来电:能饮一杯无?现代社会,不必讲究“家酿酒”、“手抄书”、“菊黄蟹肥”、“晚来欲雪”,喝一杯唠唠家长里短、亲情友谊,说说天南海北、奇闻异事也是很快意的。

   携一瓶67度的衡水老白干来到老表哥指定的饭店时,中途遇到房份远一层的小表哥来小镇买东西。正是午饭时间,岂容他人错过,于是我俩共享一把伞的空间来到。原来是表哥的一双儿女出差路过老家特意回家看望老爸,表嫂还在把家安在苏州的儿子家看孙子,家在郑州女儿正好与儿子在苏北邂逅,于是姐弟百忙之中挤一点时间回到老家。可能是表嫂的嘱托,也可能是孩子们的心意,怕已过花甲表哥孤身在家寂寞,特地安排此事。酒醇菜香,我们沉浸在浓浓的亲情里。表侄和侄女小时候都跟我读过书,特别是表侄做学生是年轻无赖,被作为他的班主任的我好好修理过不计其数次,今日说来,不禁感慨万千。表哥陈述经年往事,说他的儿子跟我上学的时候,曾经数次告诫自己的父母:我那做教师的叔叔管得我太残酷了,简直是不近人情,来咱家时,你们不能管他饭吃!侄女、侄儿不断给我敬酒,然而都是点到为止。两位表哥摆起了“龙门阵”,小表哥正为“不理政事”的孙子着急。老表哥示意小表哥向我讨教,我说:你还是请教大哥吧!侄子小时候可不是省油的灯,如今功成名就,活生生的教材,你为什么不请教一番?”我踢出去的皮球又被老表哥和侄子踢回来,小表哥就是缠住我不放;仿佛我一张嘴,就能立马解决他孙子桀骜不驯、犹如脱缰之马的境况。我吃央不过只好问他:他杀人了吗、做土匪了吗、、强奸了吗?小表哥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坚决的摇摇头;我接着问:缺课吗、周末在家吗、做作业吗、偷家里的钱吗?小表哥仍然摇头;我再问:他除了看电视、上网玩游戏,还读书吗?他点点头。我大笑起来:我以为有多大的事哪,你的孙子本来就不错,你还要求他怎么样?非得变成书呆子,你才满意吗?孩子只要愿意看书学习,不必再压缩他本来就少得可怜的游戏快乐的时光了。

   喝完这瓶67度的衡水老白干,大表哥意犹未尽,在孩子们的劝说下,停止喝酒,大家吃饭。送走他们,我回到家里,在网上偶然看到陈纳德和陈香梅的爱情故事。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是民国初年学者、外交家、曾任驻古巴公使,他与著名的资产阶级革命家廖仲恺是同胞兄弟;父亲陈应荣是北京大学教授、中华民国的驻美领事官。她十九岁岭南大学毕业成为中央社的第一位战地女记者。陈纳德号称“飞虎将军”,由他率领空中的“飞虎队”——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给侵华日军以沉重的打击,他是唯一一名自始至终参加中国抗战的美国将军。陈香梅第一次任务就是去采访陈纳德将军,那天下午,陈纳德将军阔步登上讲台,肩膀上的将星熠熠生辉,他微笑着向大家问好:先生们,下午好!接着他发现了坐在最后排阴丹士林蓝旗袍托着白皙而稚气未脱瓜子脸的她,他接着说:还有女士好!十几名记者里唯一女性的她微笑着颔首致意,这是他们第一次平淡而浪漫的邂逅。记者招待会结束后,陈香梅正想离开,陈纳德微笑着走过来。原来在美国做领事官的父亲认识陈纳德,并且,姐姐陈静宜在第十四航空队做护士;父亲写信给陈纳德询问陈静宜的情况。陈纳德请陈香梅喝茶,她愉快地接受了。一个是反法西斯阵营里的英雄,一个是情窦初开的美女记者,令人津津乐道、心向往之的跨国往年恋情拉开了序幕。随着频繁交往,陈香梅对英雄崇拜的情愫里增加了一些其他感觉。身边美女如云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司令官陈纳德对陈香梅也另眼看待,心存好感。陈应荣准备把女儿们接到美国去,陈香梅选择留在中国,她更愿意留在陈纳德身边,把他的工作、生活及一切告诉中国人民。在战火中的惺惺相惜和亲密合作,让二人的爱情迅速升温,可是谁也没有捅破这层薄薄的窗户纸。1945年7月,54岁陈纳德退役。最后一个采访送别的是陈香梅,陈纳德对她说:我会回来的!同年圣诞节前夕,陈纳德重返中国,他是为陈香梅而来。他告诉她:我已经是一个自由人了。陈纳德与妻子内尔由于战争分居八年,一旦重聚却发现二人已经无法共同生活,他返回中国前,已经和内尔办妥了离婚手续,横在二人之间的阻碍荡然无存,陈纳德向她求婚了!沐浴在爱河里的二人遭到了家庭的阻力,巨大的年龄悬殊毕竟如一座大山的阻隔。陈纳德以高超的桥牌技术和不屈的韧性,赢得了陈香梅外祖父母的赞同。陈应荣也不同意这门婚事,陈香梅对他说:我宁愿和我爱的人共度五年或者十年的时间,而不愿跟一个我没有兴趣的人相处终生!父亲同意了女儿选择。此时,对陈纳德来说,比击落日本飞机还要兴奋;对陈香梅来说,她凭着自己的耐心和勇气有跨过了人生一个重要的关口。1947年12月21日,54岁的陈纳德与22岁的陈香梅在上海举行了婚礼,有情人终成眷属。63岁时,这位曾经荣获美国空军十大领袖、带领他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浴血奋战而立下累累战功和不休业绩的老将军与世长辞。

    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是一个不容回避、也没有法子回避的问题。许多人因为金钱和欲望的驱使,一直奔跑在生活的大路上而无暇放松、思索,把灵魂落在后面,忽略了沿途的风景,是不是一种悲哀!总是为工作、为他人忙忙碌碌失去了自我,错过了无数次与家庭亲人团聚的机会,从来没有留给自己分分秒秒,等到盖棺定论,剩下的是什么!舒婷面对神女峰这样写道:与其在岸边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仰而思,俯而读,平视人生;诗意栖居,认真生活;简单而不简陋,复杂而不复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得意淡然、失意夷然;或许我们的生活更开心一些。沈从文在《<长河>题记》中说:横在我们面前的许多事都使人痛苦,可是却不用悲观。社会还正在变化中,骤然而来的风风雨雨,说不定把许多人的高尚理想,卷扫摧残,弄得无影无踪。然而一个人对于人类前途的热忱,和工作的虔诚态度,是应当永远存在的!与其要别人看好,不如自己活到好看!

 

 
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chengshouzhong196的博客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chengshouzhong196的博客
 
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chengshouzhong196的博客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原创散文)程守忠 - 橙子 - chengshouzhong19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