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钱多了(原创)程守忠  

2012-11-27 18:01:0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自习上课后,学校布置班主任到班级收取学费。拿出收费名单,我步入教室。学生先把钱当着我的面数清楚,再投入我拎着的天蓝色的提包里,由学生自己在收费单上签上自己的姓名,一个学生的收费工作就画上了句号。

     我在熟悉的教室里缓行一周,收费单已经写满了学生的签名,我拎着的天蓝色的钱袋子如硕大成熟的玉米般沉甸甸的。我坐在讲台边整理包里的人民币。数了一遍,多了400元钱;又数了一遍,还是多了400元钱。我脑海里无端涌出鲁迅先生的文章:有一株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群可爱的高中生,别看个头长成大人,心智还是孩子啊,顶多叫他们大孩子,连自己的钱也管理不好。我微笑着来了一嗓子:“谁的钱交多了?”静谧的教室似乎楞了一下,时间顿时停了下来。大约过了30秒钟,三个男生、一个女生沉着的站起来,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老师,我的钱交多了!”我吃一惊,居然是四个人?我心思空白了至少一分钟,然后才点着三个男生的姓名(抱歉,我还叫不出这个女生的名字)问他们各自少了多少钱。平时动如脱兔的弟子们今天居然严肃而深沉的回答。“我多交了200元!”“我多交了50元!”“我多交了100元!”“我多交了30元!”假如他们所报出的数字正好是400,我会不假思索的马上退还给他们。人有失手、马有漏蹄,本是生活里的小事,何况是我们年轻少壮的学子。关键是他们报出的数字与我手里多出的钱不吻合。学校无小事,事事关育人。好像是陶行知老前辈如是说。我正思索如何将尴尬进行到底,卫生委员突然起立,他用深沉而不允缓和的语气说:“老师,你先出来一下,我找你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全体同学还有我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都集中在卫生委员的脸上。在我们聚焦的目光里,他已经打开后门,向教室外走去。

    我跟出去。教室外并没有卫生委员的身影。我有点儿焦躁:今儿,不会是世界末日吧!四个人多交钱,还有刻不容缓的十万火急的事!我正在狐疑中胡思乱想,卫生委员从远处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握拖到离教室足足有50米开外的地方。他刚一站定就坚决的摔开攥在他手里的我的手,用怪异颤抖而严厉的声音质问我“:你想干啥?”我吐出胸腔里积压着的粗气几乎有点儿恼怒的说“:不干啥。就是想把多收的学费退还给学生,这是秃子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地球人都知道啊!“比我高半头黑铁塔般卫生委员嘶声低吼:“老师,你怎么那么糊涂啊?!”这小子,蹬鼻子上脸了,给你点阳光就灿烂啊。我不过工作20年、当了20年班主任,还不是老人家,教书育人还头头是道,工作没有把我整糊涂啊。“瞎说啥哪!多收钱了,退给学生天经地义!你小子,想说啥?整明白点!别云山雾罩的!”铁塔气得来了一个原地三步上篮外加一个漂亮的空中转身,接着又做了一个陈氏太极拳里的“金刚捣椎”,一震脚右拳砸在左掌里:“老师,你这样考验我们,会出事的!”这回轮到我打太极了,一招“手挥琵琶”把铁塔挥了出去,旋即赶上“转身大捋”又把他揪了回来:“小子哎!我喜欢巷子里扛木头——直来直去,讨厌吃荆条屙笊篱——曲里拐弯肚里现编。我退给学生多交上来的钱,正好证明我老人家败絮其外、金玉其中的优良品质。我如何能不计后果胡乱考验我的学生哪?你今儿必须说清楚其中的原委,不然,我跟你没完!”我发现我的三昧真火即将冲出胸膛。铁塔腾出另一只手要捂住我大声嚎起的嘴,我躲闪开了,手掌被他拿住。他使劲握了握我的手掌沉声神秘的说:“老师,老师!你急个啥子吗!你多出来的400元钱,是我还给你的哉!”好小子,你怎么成了王保长了?“有这等事?”我直摇头。“老师!上周我借了你400元钱。刚才收学费到我跟前,我示意还钱给你,你点头同意了。我就把学费和400元钱一起投入你的蓝书包里了!”定睛一想,真有这样一回事。看样子,不服老不行啊!年轻时做班主任,和学生见一面后,立马就能叫出来每一个学生的姓名;可现在都上了一个月的课了,还不能叫出刚才站起来的那个女生的名字。这下子轮到我“金刚捣椎”了:我本无意考验学生,这倒好行动考验了!我正束手无策“捣椎”,铁塔居高临下一脸春风:“老师,急啥子吗?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把这事给你摆平!保证不留后遗症。”王保长又回来了。“答应!只要是不反党反政府危害国家,不违背伦理道德,不陷我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伦不类不三不四之地,别说一件,就是十件也答应无妨!””那好,你教会了我们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还得教我们陈氏老架一路!“”没问题!不过你得告诉我如何处理这件事?“”老师,你保证不发火,我就告诉你!“我一手抚胸,一手指天“保证不发火,上帝作证!”铁塔“噗哧”一声笑了“老师啊,我是这件事的导演啊!起因是你的学生、我的体育老师——邱老师给我们班上室内课,他给咱班讲了十多年前你做他班的班主任的时候,收费时把你的钱交到会计室的趣事,直到你准备随份子时,才发现兜里空空如也。邱老师说你当时也是这么当众大呼:谁多交钱了?邱老师模仿你的声音可真是惟妙惟肖啊!”

    这帮小兔崽子,包括那四个站起来的和铁塔以及还有几个其他班级的学生,看我在学校打太极,就要跟我学习,我教给了他们简化二十四式。我想他们有点基础找到感觉后,再教授他们陈氏老架,所以他们联合央求我几次,我都是说让他们等一等。好嘛,他们联手算计我,居然被他们拿下。我只有大度的一挥手:“告诉他们,明天早操后,大操场开教老架一路!”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