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让梦想成真的最佳方式就是醒来

 
 
 

日志

 
 

车过鱼台  

2009-05-08 17:0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程守忠

      客车驶离了江苏地,进入山东地界。鱼台县城近在咫尺。我几乎控制不住眼泪,一种酸楚、沉重、郁闷的情绪袭上心头。

      大姐李学英今年应是过花甲之年了。

      母亲姊妹六人,学英的妈妈——我的大姨是家中长女。大姨刚生下第三个孩子,姨父便撒手人寰。大姐当时还不到入学的年龄。大姨改嫁到北乡——我们这里习惯上称呼地方在北边且有百里开外的村镇,山东鱼台的一个乡村是我家最远的一门亲戚的所在地。

       我出生时,大姐已上中学。暑假里常来我家。我便在她的怀抱里撒娇顽皮。每当暑假结束,我父亲从他菲薄的工资里拿出一些钱充当大姐的学费时,大姐眼含热泪接过钱,深深地向我父母鞠躬。

        大姐是老三届的学生,上个世纪里曾作为红卫兵的代表在天安门被毛主席接见过。她说她的嗓子一直喑哑了一周时间——在被毛主席接见时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中也有她最大嗓门的声音;事后作为垃圾处理的几大卡车的鞋子中也有她的一只被踩掉的鞋子。

         大姐在我家最风光的是“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的日子。妈妈的胃病厉害,大姐就替她下地去收获覆垅黄的麦子。头天晚上,大姐就去求隔壁的大爷磨镰刀。这老爷子好戴高帽,大姐便让墨水在胸中流淌:您老是磨镰的老把式,比《青松岭》上赶车的功夫还深,,您老去年磨过的镰刀,现在还锋芒毕露,吹毛利刃不亚于青面兽杨志的宝刀,割麦子就像个韭菜一样轻松。您老的大名传遍了三乡五里,一提起您,都翘大拇指,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老爷子乐呵呵在镰刀上可下了功夫。第二天凌晨,大姐就把生产队分给的麦垄认准了,手握霜刃未试的镰刀与本村的小姐、小伙、壮汉、健妇一较高低。当大家才割到一半时,大姐已坐在田头休息了。为此公社还奖励给她一个印着“奖”字的草帽和一条绣花的毛巾。提亲的也上来了。

           大姐顺应了当时的潮流,找到了我的姐夫——一个抚顺军营里的连长随了军。

           我上高中时的的一天,母亲告诉我远嫁辽宁的大姐回到北乡省亲来了。我按捺不住兴奋骑自行车去看她,我是第一次去远在百里以外的姨家,几经辗转、询问,当我出现在大姨家的门口时,大姐惊呼一声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也紧紧地拥抱住大姐。大姐把我按在板凳上,从包里拿出一双白卫生鞋(白色软帮的网球鞋,当时可是时髦的东西),脱掉我的旧布鞋就往我的脚上穿,穿了半天也没有穿上,大姐不解的望着我,我说:大姐,我得穿43码的鞋!大姐笑着说:我觉得你还是个小孩子哪!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姐随姐夫转业到鱼台税务局工作。我利用暑假常去看她,也顺便给外甥补习一下功课。一次我与大姐意见相左争吵起来,大姐嗔怪:你还给我吵架,你小时候是我把你抱大的!我只有投降认输。大姐常对我说他的同学李贯通等都成了作家、教授等,她自己却一事无成。大姐心情不好时就发些牢骚、脾气。

            上个世纪末,也就是1997年,我大姐因肝癌辞世。

             鱼台税务局在即,我不禁泪水盈盈。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